长安不是西安的古名古代大礼中的“九拜”不是连续......
A01版: 旅游报要闻 A02版: 最热度 A03版: 早知道 A04版: 新视线 A05版: 观业界 A06版: 览天下 A07版: 说观点 A08版: 型游线 A09版: 私享家 A10版: 品酒店 A11版: 食之味 A12版: 看历史 A13版: 微话题 A14版: 爱玩客 A15版: 轻悦读 A16版: 秀视界
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长安不是西安的古名



  长安城是我国汉唐时期的都城,也是世界知名的古都,还一度是世界上最雄伟和最大的城市,声名闻于海内外。近年来,网上流传的一篇关于地名变化的文章《那些改名后肠子都悔青的城市》,长安也在此之列。如果说黄山市改回古称“徽州”还有史可据的话;那么,西安改名“长安”则并不妥当。因为,历史上并没有发生过长安改名西安的事;或者说,西安的古名并非“长安”。

  “西安”的由来
  讨论这个问题前,先要明白一个概念,在政区层级上,西安是统县行政区名,不是一个县名。今天的统县政区多为地级市;明清时多为府;唐宋时多为州;在秦汉时多为郡。县级政区,在今日即县、县级市、市辖区、自治县(旗)等几种;在古代基本为县。
  西安之名始于明代。明太祖洪武二年(1369年)三月,大将徐达进兵奉元路后,改奉元路为西安府,今西安名称即从此开始。换句话说,“西安”这个地名,不是“长安”改的,当时是由“奉元”改的。再往前追溯,则是安西路、京兆府、京兆郡、京兆尹。其中,“京兆”这个地名用的时间最长。京兆之名首现于西汉时期。秦代置内史管理京畿地区。汉景帝二年(前155年),分左、右内史。武帝太初元年(前104年)改右内史为京兆尹,以右内史部为辖区,治所在长安县,职同郡太守,参预朝政。曹魏改京兆尹为京兆郡。隋初,一度改雍州。唐朝开元元年(713年),升雍州为京兆府。宋金时期,西安虽然不是首都或陪都,但是名称仍旧叫“京兆”。元世祖至元九年(1272年),世祖忽必烈封其第三子忙哥剌为安西王,出镇京兆府,至元十六年(1279年),升京兆府为安西路,西安也从此失去带“京”字的地名。仁宗皇庆元年(1312年)又改名为奉元路。
  所以,西安名称的历史沿革是这样的:内史(秦)→京兆尹(两汉)→京兆郡(曹魏)→雍州/京兆郡(隋唐)→京兆府(唐宋金)→安西路/奉元路(元)→西安府(明清)
  从这里,可以看到,统县政区层面从来没出现过“长安”,也就不存在“长安”改“西安”的事了。

  “长安”本是个俗名
  既然西安府及其众多前身是统县政区,理所当然地要辖县,不管是一个还是多个。以西汉京兆尹为例,辖长安县、新丰县、船司空县、蓝田县、华阴县、郑县、湖县、下邽县、南陵县、奉明县、霸陵县、杜陵县等12县。而长安,正是其中一个县的县名。
  汉高帝七年(前200年)刘邦命萧何建造未央宫,同一年由栎阳城迁都至此,因地处长安乡,故被称为长安城。长安县在秦代为长安乡,隶属于内史。汉高帝五年(前202年)始置长安县。汉武帝建元六年(前135年)长安县属右内史。太初元年(前104年)以后为京兆尹治所。中国古代把没有独立县城而将治所附设于上级政区(府、州、郡、军等)城郭之内的县,叫做附郭县(又称倚郭县)。以西汉时期为例,长安只是京兆尹附郭县的县名,完整的称呼应该是京兆尹长安县。西汉长安县的县城很特殊,不但是县治、郡治、州治(司隶校尉部)所在地,还是国都。套用后来的一句俗话来说,它就是附郭京城了。
  这种重合的关系导致了后来一系列的误会,大众认知里著名的“长安”,无论是汉朝还是唐朝,实际上指的都是那座城池,是一个俗称。这座城脚下的这片土地究竟是属于哪个官方行政区划管理,则是另外一个问题;且行政区划和城墙圈起的范围并不一定一致。大部分人认知里著名的“长安”只是一座城的城名,而“京兆尹”才是那片行政区划正式地名。换句话说,认为“长安”改名“西安”的人,是把点状的城名“长安”误解成为片状的正式统县政区名了。于是,“长安”成为了“京兆尹(西安府)”等统县政区的民间俗名。
  隋文帝杨坚建立隋朝后,一开始也是定都在汉长安城。但他嫌弃当时的旧城破败狭小,以及水污染严重,便决定在东南方向的龙首塬南坡另建一座新城。开皇二年(582年)起建造新城,用9个月左右的时间建成宫城和皇城。次年,迁都至新城,因为隋文帝早年曾被封为大兴公,因此便将其命名为“大兴城”。唐朝建立后,可能是“长安”之名影响太过深远,朝廷将其易名为“长安城”。隋唐长安城,是中国古代规模最为宏伟壮观的都城,当时也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城市。据说,大兴城(长安城)人口在隋文帝开皇之治时为25万人(一说60万人),到了唐朝(武周)武则天时期达到了100万左右。

  被唐诗宋词所误会的“长安”
  中国人有写籍贯的传统。在行省时期,一般是省名+县名;在州郡时期,一般则是州郡名+县名。京兆杜氏是唐朝显赫的官宦世家,世居京城长安。出身京兆杜氏的著名诗人杜牧,他正式的籍贯是京兆万年。现在问题来了,没长安什么事啊,但大家都知道他是“长安”人啊。这是怎么回事呢?
  杜牧传记附于祖父杜佑的《旧唐书.杜佑传》中,据此传记载,杜佑是京兆万年县人。
  因为当时的京兆府,出现了双附郭县。我国古代,把有两个或三个县治附设于一级政区治所城市,这类县就分别被称作双附郭县或三附郭县。按照规定,住在州府城内的居民,其籍贯也要写到县,而不能直接只写州府。于是,出现了同住一城,籍贯却不属同县的现象。北周明帝二年(558年),析置万年县,与长安县同城而治,首现两县附郭情景。隋初,长安县属雍州。
  隋文帝大业三年(607年),改雍州为京兆郡,长安县为郡治。唐武德元年(618年),长安县与万年县以皇城朱雀街为界,街西五十四坊属长安县,街东五十四坊属万年县。这就出现了杜牧是“长安城”人,却不是“长安”人的现象。但是,人们还是习惯把他称作长安人,这里的“长安”应该是“长安城”的城名,而非是官方序列中的正式县级政区名;而如果严格按照官方序列的地名来说,他不能称作“长安”人,因为长安县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唐天宝年间,万年县一度改名咸宁县,后又复名。宋金时期,万年县先后被改为为樊川县和咸宁县,一直与长安县同城而治。
  唐诗、宋词里面的“长安”指的都是“长安城”,其实长安城还有半个是万年(樊川、咸宁)县城,除了官方文书,很少有人会提到了或知晓了。当代大众将“长安”误作为正式统县政区名,唐诗、宋词恐怕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
  民国二年(1914年),北洋政府将咸宁县并入长安县,结束了千年来两县共治一城的局面。

  南京原本也是俗名
  长安这个俗名并没有变成正式的州府名称;而后来的都城,却实现了俗名演变为正式地名的现象。
  历史上,我国有多京制的现象,为了分不同的都城,会依其方位,称作某京、或某都。唐朝有两都:西京京兆府(今陕西西安)、东都河南府(今河南洛阳)。北宋有四京:东京开封府(今河南开封)、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西京河南府(今河南洛阳)、北京大名府(今河北大名)。此处的“某京/都”就是相应都城的头衔,一般来说,一旦失去都城地位,京号就不再与其发生联系。
  今天的南京市,在明朝洪武年间,真正的统县政区名是应天府,而京师只是它的头衔。明成祖迁都后,京师的头衔从应天府转移到顺天府(北京的实际政区名),但旧都应天府获得留都的名份,头衔改称南京。
  明亡后,应天府不但失去了南京的头衔,也失去了带“天”字的地名,清政府将其改为江宁府。但经过几百年的沉淀,“南京”已演变成特指江宁府(应天府)的地名,开始与地域挂钩了,民间一直称呼它为“南京”。这个民间俗名不但影响着国内,还影响到了西方人,导致他们的地图将清代的江宁府也写成Nan-king。
  1737年,法国地理学家唐维尔《中国新图集》 中的江宁府就被注为“Nan-king”,而此时的中国已经处于清朝乾隆二年。
  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改江宁府为南京府。这时的南京,才真正成为官方序列中的正式统县政区名。

  西安是长安的上级行政单位
  可见,俗名演变成正式的地名也要看历史的进程。城郭是城郭,俗名是俗名,行政区划名是行政区划名; 长安城是长安城,长安县是长安县,西安府是西安府。这些概念并不相同,且存在一个并不简单的演化关系。作为正式区划地名的“长安”,从古到今只是一个县名。2002年6月,长安县撤县改区,成为西安市的市辖区之一长安区。如果不计分出去的万年(樊川、咸宁)县,长安县自西汉立县开始一直没有变更过县名,如同“永恒之县”。西安和长安是两个不能混为一谈的概念,一个是统县政区名,一个是县名。两者也是明代开始两个并存的地名,两者关系不是谁取代了谁,而是上下级关系。类比现在的话,西安府是地级市,长安县是市辖区,知府知县(市长、区长)同城办公。 (徐春伟)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