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的城墙远人如酒真花不语无标题
A01版: 旅游报要闻 A02版: 最热度 A03版: 早知道 A04版: 新视线 A05版: 观业界 A06版: 览天下 A07版: 说观点 A08版: 型游线 A09版: 私享家 A10版: 品酒店 A11版: 食之味 A12版: 看历史 A13版: 微话题 A14版: 爱玩客 A15版: 轻悦读 A16版: 秀视界
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西安的城墙

□连忠照



  多年前,我经常到西安。每次,当汽车开过咸阳的渭河大桥,进入西安境内,汇入那条看不到尽头的车的河流里,巨大的喧嚣声扑面而来,我就不由地心里发紧。特别是从玉祥门到西门的那条街上,一个挨一个的批发市场,和五一客运站,那拥挤的人流,大大小小的人力、机动三轮车,夹杂在来往的班车当中,整条街显得拥挤混乱,喧闹得让人感觉到心脏都被震出了胸腔。
  那时,站在洒金桥上,一眼望出去,就看到护城河里一股墨绿色的污水,散发出奇异的臭味。河堤上下,长满半人高的荒草,随风摇曳。其间是一堆堆花花绿绿的垃圾,让人望而生畏。我独自沿着城墙,走进窄窄的小巷,沿路一间又一间古老的房屋,被分割得支离破碎,变成一家家的杂货铺、废品收购站。路面被污水浸蚀得坎坷不平,旁边堆满了各种的货物和废品。巍峨的城墙,因为腐蚀风化,一些地方的墙砖残损不堪。不时,疾驶而来的车辆,溅起黑色的泥点,落到行人的衣服上。
  到了晚上,玉祥门外的那条街,就变成了马路市场,那些卖服装、日用品的摊位,一街两行,摆满了人行道,只留下一条仅能侧身而过的通道。行人不得不走上行车道,堵得过往车辆寸步难行。那一个挨一个的饭摊,更是把餐桌、火炉、烧烤摊档,一起摆到人行道上来。一眼望去,但见人行道上,一盏盏的红灯下,到处烟熏火燎的,空气里有各种作料和烟火混合的令人窒息的味道。滑腻的地上满是残汤剩饭、用过的餐纸和密如蛛网的电线,让你不得不小心翼翼,生怕随时踩上“地雷”。
  每每走在这样的街上,想到西安曾经作为十三朝古都,竟沦落如此,就像一个高贵的王妃,流落民间,衣裙上布满岁月的斑斑污迹,让人从心里发出轻轻的叹息。
  如今,西安变化的迅速,是让人惊异的。车子刚开进西安,就轻快地驶上高架路,如飞一般穿行在高楼大厦之间。窗外不时闪过一片片芳草如茵、繁花如锦的绿地。新的西安,就这样,如诗如画地进入我的眼帘。让人一下子就感到,作为国际化都市的那种浩大的气势。
  走到玉祥门外,曾经的客运站不见了,那些遮住城墙的简陋的房屋不见了,整个城墙一览无遗地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城墙下修整一新的护城河、环城公园、环城西宛,组成一个小桥流水、鸟语花香的景观。一个个身穿唐装的老者,或者带着孙儿在曲径上漫步,或者在花间树荫下,打拳舞剑。一切都显得那样安逸闲适。
  步入环城公园和环城西宛,不由得让人浮躁的心宁静了下来,收敛了匆匆的脚步,欣赏着那一个个关中风情的雕塑,心中就升起一缕温暖的情愫,仿佛又回到童年的那个关中农村,和伙伴们一起倾听老师的念书声,一起滚铁环,挖野菜,帮父亲摇着辘辘绞水……
  如果说环城西宛里的那些雕塑,不经意间,勾起每个陕西人脑海里那温馨的记忆,让人慢慢地品味陕西独特的民风民俗文化。那么,大唐西市,则让人恍如穿越了时空,回到盛唐时期那个繁华竞逐的长安街头。那一座座错落有致、雄浑大气的仿唐建筑,和店铺里的古玩玉器,文物字画。甚至,那街边,身穿异族服装的拉驼人,以及一个个金发碧眼的洋人,都让人产生奇异的错觉……
  而顺城巷,让人想起的是一首首唐诗,是“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鸣……”的意境。特别是晚上,走在那石板路上,走在那石雕路灯发出的青幽幽的光影里,听着鞋跟敲击石板发出的声响,便恍惚觉得有踏花归来的诗人,马蹄带来淡淡的花香……
  走近西安城墙,我的心终于醉了,我知道,西安,在不断的发展中,终于在众多的城市中脱颖而出,展现出自己所独有的文化特色和个性的魅力,这才是最重要的。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