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意拈花湾芦花如旗冬夜星空无标题
A01版: 旅游报要闻 A02版: 最热度 A03版: 早知道 A04版: 新视线 A05版: 观业界 A06版: 览天下 A07版: 说观点 A08-A09版: 私享家 A10版: 品酒店 A11版: 食之味 A12版: 看历史 A13版: 微话题 A14版: 爱玩客 A15版: 轻悦读 A16版: 秀视界
2017年12月07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芦花如旗

□张凌云



  想必在这秋影远去、寒意日生的季节里,记忆中的芦花仍一簇簇聚在河畔,轻轻随风摆动,又定定地立在那里,像一面面灰白色的旗帜,无言耸向苍茫的天空。
  我总觉得芦花代表着某种象征。芦花是如此平常而司空见惯,就像面对熟悉的老朋友,许多话想说又不知从何说起,甚或已经到了“欲辩已忘言”的境地,那简单朴素却又随处可见的芦花,其中该蕴藏着多少真意?
  我眼中的芦花总是如此安静,如同一幅永恒的风景画,仿佛整个时间就此凝固,从来不曾挪步,也从来不曾走远。它们一季季、一年年生长在那里,荣枯代谢、周而复始,不会因世界的纷纭复杂而发生任何改变。很小的时候,它们是那番模样,许多年以后,它们还是那番模样。我一次次见到依然故我的它们,竟无法生发“树犹如此”的悲凉,只是曾经的少年早已不再年轻。甚至,就连“从今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的感伤也没有,时光的绳索在它们身上没有留下任何印痕,它们永远是那么纤弱而轻灵,飘逸而饱满,自由往来于天地万物之间。
  每当看到那些沉默无言的芦花,我常会有种心悸的感觉,随即让一颗心慢慢沉淀下来。是的,芦花就像一面坦荡如砥的镜子,照见我的过往,照见我的去路。世间的人情冷暖,曾经的成败得失,与亘古不变的天地法则相比实在算不了什么,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才是应当秉持的人生态度。有时候,我会联想到自己的年少时光,或是志得意满之时。走在故乡的土地上,走在昂扬的姿态里,待瞧见那些风中低拂的芦花,心情会突然冷寂下来,不切实的想法随之打消。而有时候,当心情处于低潮,再瞧见那些浅浅依依的芦花,眼前却豁然开朗起来,再大的挫折,再多的沉浮又能如何?人生不过如此,不过是一粒粟,一滴水而已,淹没于这浩渺宏大的宇宙尘寰之中。
  但人毕竟是思想的动物。正如帕斯卡尔所说,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有时候,我会将芦苇联系到自身,将自己比作芦苇,而芦花,则是结出的思维之花。人与自然如此唇齿相依,我们是如此渺小,无法不与周围的世界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芦苇或芦花便是极佳的参照。某种意义上,芦苇,芦花,它们属于大地的象征,是大地长出的胡须,浓密了,就剃去一些,稀疏了,就长出一些,反反复复的轮回中,我们始终瞧不到那张脸,但那张瞧不出沧桑、也瞧不出真容的脸,始终闪烁着父性的光芒,他轻轻地托起我们,抚平所有的波澜起伏,微笑着将眼睛对着远方。
  这个世界上,总有某种形而上的东西支撑着我们的信仰,总有一些挥之不去的事物让我们魂牵梦萦,它们紧紧包裹着我们,容纳着我们的躯体和灵魂,让我们获得安宁和纯净。芦花如旗,那至柔而至坚的苇杆,举着的是一颗不肯低头的思想之颅,让我们面对萧瑟的天空和猎猎的西风,永远保持着淡泊从容的心灵。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