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野文化小考时光之味冬日,与文字相约无标题
A01版: 旅游报要闻 A02版: 最热度 A03版: 最热度 A04版: 新视线 A05版: 观业界 A06版: 览天下 A07版: 说观点 A08版: 型游线 A09版: 私享家 A10版: 探理论 A11版: 食之味 A12版: 看历史 A13版: 微话题 A14版: 爱玩客 A15版: 轻悦读 A16版: 秀视界
2018年01月11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冬日,与文字相约

□钱国宏



  北方的冬天离不开寒冷与冰雪,“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洒空深巷静,积素广庭闲”。一进入冬季,似乎自然界里的一切生命都凝固、静止了,唯有隐在书页间的那些清晰的文字,在悄然舞蹈——冬日读书,聆听文字的吟唱,是一件多么令人惬意的事情!
  我对读书的感情可谓一波三折。少年时不知读书的好处,认为读书是一种苦差事,全不如在野外游玩、河中捞虾、上山狩猎来得痛快。于是就把读书看成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中学时,迫于考试的需要,开始认真读书,但总有一种被迫的味道,缺少主动性。中年后,随着社交范围的扩大和工作的需求,愈发觉得自己知识的贫乏,文化的透支和世情的欠缺,于是急急惶惶,挤出一切能挤出的时间来读书,为自己充电。
  相对而言,我比较喜欢冬日读书,因为较之春夏秋三季,冬日的北方因受气候影响,室外活动相对少一些,社会应酬也少了许多,我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用来读书。尤其是冬夜,雪花簌簌,寒风剪剪,夜色沉沉,万籁俱寂,大人孩子都钻进暖呼呼的被窝,进入了甜美的梦乡。这次第,极适宜展卷读书——没有任何干扰,天静、地静、身静、心静!
  冬日读书,我对所读的书籍无甚挑剔,从家中的书架上随便取下一本来,都可以拂去封面的浮尘,细细地展读。当然最好的氛围是围着一只火炉,佐着一杯香茗,听着炉中煤火发出的呼呼声,闻着香茗散发出来的缕缕茶香,身心都陶醉和沐浴在一种随意而虔诚的氛围中,思绪也像草原上的骏马撒开了四蹄……这时的书,便读得入脑,入心,入神,即便是平淡的文字,也能咀嚼出满口的荷香来!若是遇到张爱玲“千江有水千江月”、林清玄的《镜明,千里皆明》《心美,一切皆美》《情深,万象深》,那便是欣赏了一场高端的大型文字演唱会了!会心时,“读书有味心忘老”;动情处,“抛书人对一枝秋”;怡然时,“枕书而酣梦庄生”;激情处,“扼腕击节叹古今”……
  寒风,在屋外的世界逡巡徜徉,狼奔豕突。而室内,却是春意融融,生机盎然——清冷的文字,以深邃的思想,温暖着整个冬天。双休日的午后,撇开厚重的棉衣,卸掉冬的甲胄,推掉一切应酬,坐在书案旁,展卷与心爱的文字相约:余秋雨的沉邃,袁腾飞的轻松,庄子的逍遥,都梁的弘阔,刘绍棠的土气,海岩的警醒,丁立梅的清新,余毛毛的浅吟低唱,唐宝民的醍醐灌顶……酒不醉人人自醉,书能香我不须花,在与文字的对舞中,眼界又拓宽了一爿,灵魂又攀高了一个层次……
  冬日,与文字相约,映入眼帘的是一幅绝美的画;冬日,与文字相约,萦绕耳畔的是一首大气的歌;冬日,与文字相约,温暖心扉的是一炉熊熊的火!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