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试睡员,没有想象的那么美......美团旅行推“公务员考生房”世界上最古老的十个餐厅(二)2018年度“亚洲50最佳餐......清明出游经济型酒店成首选
A01版: 旅游报要闻 A02版: 最热度 A03版: 早知道 A04版: 新视线 A05版: 观业界 A06版: 览天下 A07版: 说观点 A08版: 型游线 A09版: 私享家 A10版: 品酒店 A11版: 食之味 A12版: 看历史 A13版: 微话题 A14版: 爱玩客 A15版: 轻悦读 A16版: 秀视界
2018年04月12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酒店试睡员,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



  近年,酒店行业尤其民宿的蓬勃发展,催生了一个新兴的职业——试睡员。人们对这个职业的认知,更多来自零星宣传片中所展示的高大上形象:试睡员们每天拖着行李箱踩着高跟鞋,游走于各大五星级酒店,最后完成一篇图文并茂的试睡报告。
  试睡员究竟是一份什么样的职业?当试睡员会有什么神奇的体验?近日,资深试睡员“满大人”(化名)接受了笔者的专访,揭开这一“躺着就把钱赚了”行业的神秘面纱。作为国内最早的酒店试睡员之一,“满大人”5年前以为民宿客栈提供服务入行。他说,尽管试睡员这个职业听着很有吸引力,但“这种辛苦的体验,并不是很多人愿意去做的”。
  两年睡300家酒店
  “满大人”是一个北京爷们,5年前,一次出游丽江,素昧平生的客栈老板拉着他彻夜长谈。“这位客栈老板曾为丽江的客栈做过线上代运营服务,但力有不逮,身边又缺乏互联网人才,他建议我去做这件事情。”
  由此,在给民宿客栈提供线上推广资讯服务的过程中,他渐渐入了试睡这一行。当时丽江有3000多家客栈,在两年期间,他体验了其中约300家。
  说起当试睡员的初体验,“满大人”回忆,当时在旅游网站抢到了一个免费试睡的名额,去了一家之前特别喜欢又舍不得自己花钱去住的精品客栈。那时候,他对试睡员这个职业还一知半解,不知道应该体验到什么程度,也不懂应该写什么样的试睡报告,结果他洋洋洒洒、事无巨细写了3000多字,成为当时该网站所有点评中最长的一篇。
  负责审核的工作人员为此还亲自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太牛了。“这件事情多少给了我一些信心和支持,后来开始尝试把这件事情做得更好,自己设计表格,借鉴一些好的试睡员的经验,阅读酒店管理和经营书籍,渐渐我成为一名真正的试睡员。”
  他觉得成为试睡员之后自己性格都变了。“以前我是一个特别内向的人,去住酒店直接到前台递出身份证,话都不多说一句,办完就走了。但是现在我会主动跟前台多聊几句,或者提一点自己的要求。”
  后来,因为父亲的身体不好,作为独子的“满大人”在两年之后回到了北京,成为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但直至现在,他依然会利用闲暇时间继续睡酒店,甚至给客栈老板讲课,帮他们分析应该如何给客人提供好的体验。
  试睡并非想象中美好
  “满大人”说,大家对试睡员了解不多,甚至有不少误解。“经常有人在我的点评后面回复也想当试睡员,其实我觉得轻易不要蹚这摊浑水,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美好。”“满大人”说。
  为了形成工作规范,“满大人”自己制作了一个精细的表格,考察酒店的方方面面,包括大堂的布置、办理入住的速度等等。进客房后,他会掀枕头,试床垫,查床单……有时他甚至会发现前面客人遗留的物品。“有的星级酒店节假日高峰期时的服务会跟不上,这一点我们也会写入试睡体验报告。”
  “满大人”也会劝阻想做试睡员的朋友。“这份工作其实比较辛苦,经常要熬夜写报告,试睡员要试住的不只是五星级酒店,事实上什么酒店都要住。”
  有一次,他发现雅安某个村子都是民宿,一时来了兴致,决定去试睡。谁知道去了之后才发现,那些民宿只是一些家庭旅馆,设施相当简陋。
  这个村子建在一座大山的半山腰,风光不可谓不美,夏季总能吸引不少旅客前来。不过,“满大人”去的时候是湿冷的冬天,没有其他取暖设备,唯一的被子还短了一截。夜里冷得睡不着,他只得跑到烧着柴火熏腊肉的小棚子取暖,听在那儿烤火的当地村民聊天,可惜他听不懂当地方言。
  “所以,类似这种辛苦的体验,并不是很多人愿意去做的。”他说,“当然,试睡员当久了,我也慢慢学着去体验一些快乐。比如,能够在熏腊肉的小棚子里烤柴火,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有这样奇妙的经历。”
  点评不能发泄情绪
  因为居无定所,有的试睡员陷于长期失眠的境地。“满大人”也有这个职业病。“其实我原来是一个不挑床的人。但试睡员时间做长了以后,因为酒店床垫的品质不一,腰开始‘闹意见’,床硬一点睡不着,太软也睡不好。然后因为经常要试用洗护用品,接触各类酒店的床褥毛巾,皮肤也有一些问题。”
  试睡员做久了,也有文思枯竭的那一天。“不停住酒店会失去新鲜感,比如一开始见到床上摆一枝玫瑰花,会觉得好浪漫,现在看到床上摆着用浴巾精心折叠的大象或孔雀,还洒上花瓣,只会在心里默念:他们做到了。”
  “如果一个人住酒店住得多,那就像夜路走得多,总有碰到鬼的时候。酒店的服务有一些偶然性,比如有些员工当时心情不好,可能会给你脸色。”“满大人”说,“但是作为试睡员,要全面客观地去看问题,不能在报告里发泄个人的怒气。”
  对“满大人”来说,之所以一直没有断掉试睡员这一职业,一方面是兴趣使然,另一方面是因为一直想做一个酒店行业中类似米其林的评价体系,这是他的个人梦想。 (谢绮珊)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