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神仙谷趣游“列国”半夏无标题
A01版: 旅游报要闻 A02版: 最热度 A03版: 专题 A04版: 早知道 A05版: 新视线 A06版: 观业界 A07版: 览天下 A08版: 说观点 A09版: 私享家 A10版: 公益广告 A11版: 食之味 A12版: 看历史 A13版: 微话题 A14版: 爱玩客 A15版: 轻悦读 A16版: 秀视界
2018年06月14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半夏

□张凌云



  半夏是这样的一种存在,与初夏稍即,与盛夏远离。不像初夏那般稚嫩,更没有盛夏的酷暑难耐。当揭去初夏的兴奋与不安,半夏便大大方方地走到人前,绽开她娇媚多姿的仪容。《菜根谭》有云,“花开半开,酒饮微醉”,形容半夏最是恰当。半夏的妙处,是成熟中透着矜持,洒脱中带有余味,从不锋芒毕露,却将一种无处不在的欣愉包孕其中,就那么柔柔的、美美的,融融的、淡淡的,风轻云闲而意蕴久长。
  这样的天气,适合对案读书。张潮说,“读史宜夏,其时久也”,指的是夏日时长,适合读卷轶浩繁的史书,其实,半夏之妙,在于除了时长,更兼气候宜人,什么都可以读。“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半夏之时,神清气爽,难道不机畅么?至于“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诸子宜秋,其致别也”,想必在寄啸南窗,独品香茗的环境里,无论经子还是其他,没有什么不适合的。
  不读书,可以出去走走。不刻意追求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随意散步就挺好。半夏之时,天上似乎总遮着不厚不薄的云层,阳光偶尔露个照面,随即收起脚步,甘愿做个配角,而把主角让给无边的清风和秀色。走在哪里,尽被各式各样的绿包围,春天开花的树,早都绿叶成荫子满枝了,一些常绿树木,绿叶却是那么的剔透,远没有盛夏以后的酽深,徜徉在林荫大道,扶疏小径,听着远近高低的鸟鸣婉转,嗅着若隐若现的树草清香,间或随风拂来一阵带有淡淡水腥味的凉意,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竟不知身在何处。
  除了绿,当然有其他颜色,红粉蓝紫,而我以为白色最佳。绿配白,恰若绿裙白衫的江南女子,素雅而不失明丽。半夏之时,多的便是这样的明丽女子,栀子、茉莉、白兰、女贞,包括许多不知名的野花,都是绿叶开着白花,清净素雅,芳馨袭人,更有意味的是半夏本身。
  半夏是一味中药,常用于镇咳化痰,绿叶,花近白色,包括成品药也是白色。半夏花期大抵在夏至前后,故名半夏。见半夏照片,身形婀娜,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极富诗意的名字,却味辛带毒,药性甚为刚烈,与想象中并不完全一致。
  仔细一想,却也释然。以花喻人,半夏好比一个人的青春期末端,有着即将直面社会苍生的复杂心态。网上曾见一女孩取名半夏,当时只觉得好,并未多想,现在想来,大概因为女孩在国外留学,既有对生活的热爱,也有希望在不易的环境里拼搏抗争的意味吧。半夏的内涵,除了温柔敦厚,是柔中带刚,毕竟还带着盛夏的前奏,暗藏一种金属般的力量。
  杭州灵隐寺有付对联:“人生哪能多如意,万事只求半称心。”当此花开未尽、天凉未热的半夏时节,且让我们保有一份淡定与从容,享受这难得的逍遥时光。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