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旅游”庞氏骗局亟待监管......高铁“霉盒饭”事件不能止于下......黑车何以凶猛在“滴滴夜停”之......师恩难忘开学之“难”“道歉信”
A01版: 旅游报要闻 A02版: 最热度 A03版: 早知道 A04版: 新视线 A05版: 观无锡 A06版: 览天下 A07版: 说观点 A08-A09版: 专题 A10版: 品酒店 A11版: 食之味 A12版: 看历史 A13版: 微话题 A14版: 爱玩客 A15版: 轻悦读 A16版: 秀视界
2018年09月13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黑车何以凶猛在“滴滴夜停”之后?

□邓海建



  滴滴出行暂停深夜服务一周,结果是黑车业务盆满钵满、出租公司业务陡增。比如杭州黑车再出动,晚间打车开价翻倍。滴滴打车深夜停止派单,网约车司机走投无路,乘客出行无路可走。(9月11日央视网)
  在这几天的微博或朋友圈,“滴滴消失后的第一夜”已经成为吐槽大会般的热门话题标签了。很多网友分享了滴滴停运第一夜的打车经历,出租车漫天要价、强行拼车、拒载,黑车暴增,不一而足。
  这个问题不妨化为两个更现实的追问吧:第一,在滴滴深夜停运后,城市出租车远远解决不了市民打车需求,这说明了什么?如果这种失衡的供需状况发生在白天呢?第二,“滴滴夜停”之后黑车横行,这是网约车的责任吗?历史而言,究竟是先有黑车还是先有网约车的呢?
  打车贵打车难,就像看病贵看病难一样,早就是民怨沸反的民生症结。至于网约车,大道理就无须重复了,纵使再是螺旋式进步,迟早也是谁也挡不住的滚滚大势。倒是这些年呼声减弱的出租车改革,改来改去没有在服务的质上有长进,作为公共属性与财政贴补的民生行当,难道无须在“滴滴夜停”之时深度反思吗?
  理论上更安全的出租车如镜花水月,却又对市场化的网约车恨之入骨,那么,这种痴缠复杂的情绪,是怎样“‘恨’ 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呢?不要说什么有序竞争的遥远故事了,先解决好车站机场出租车的小脾气,可能比“打死网约车”更紧迫、更正义。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