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染九华山坐着驴车去捡秋清泉石上流无标题
A01版: 旅游报要闻 A02版: 最热度 A03版: 早知道 A04版: 新视线 A05版: 观业界 A06版: 览天下 A07版: 说观点 A08-A09版: 专题 A10版: 公益广告 A11版: 食之味 A12版: 看历史 A13版: 微话题 A14版: 爱玩客 A15版: 轻悦读 A16版: 秀视界
2018年10月11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清泉石上流

□田宏莉



  叮咚——叮咚——,秋日的午后,干燥的空气里,我在街头漫步,忽有滴水声划过耳畔,我停下脚步,找寻那一泓清泉。
  是一家音像店里流出来的乐音——埙·灵谷。买回它,坐在阳台一角,我静静聆听。
  咚——咚——,暮色下的钟声缓缓响起,厚厚的绵绵的,空灵辽阔,似来自佛家大殿,荡漾山间,回音久久。
  叮咚——叮咚——,两滴泉水落在石上,明朗,清脆,也滑进了我的心窝。随后,哗啦啦——哗啦啦——,一溪清流,曲曲弯弯,流向远方。哦,那是古峥与琵琶琴瑟相映的声音,我在这声音里看到了一个小姑娘,她在花间跳舞,舞姿轻盈,身姿曼妙,金风玉露正相逢啊。
  呜呜——呜呜——呜呜——,幽缓柔婉的埙声响起,深沉悠远。我随着乐音,来到了诗佛王唯归隐的地方,一介茅屋前,诗人临泉而坐。“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盢。”厌倦了官场起伏,诗人习佛参禅,清心寡欲,只与明月、清泉、松风相伴,“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筝声渐慢,埙声缭绕,如泣如诉。那里有一股缓流,漂着一枚写满诗的红叶。那个大唐深宫的女子,她有多么深的寂寞啊,只想抛下锦衣玉食,去过烟火热闹的日子。她将寂寞写在了红叶上,让出宫的流水带去心意“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献红叶,好去到人间。”
  我在这埙声里,回到了丽江古城。沿着纳西族民居,也蜿蜒着一渠清泉。细雨霏霏的初夜,深不见底的小巷,湿湿的青石板路上,没有喧嚣,不见人影,唯有流水哗哗。我与他,手挽手,走在幽静小巷,任清泉洗去身心疲惫,似乎,除了水流,所有的声音都是多余。
  那地籁之声的埙啊,朴拙抱素,沉郁幽缓,它有一股深深的穿透力,散发着神圣干净又典雅的气质,这分明是立秋之音,一股淡淡的感伤漫过心房。那可是康桥下的一泓清流,那可有志摩的深情呼唤?是他,那个一身诗情的男子,他正在桥上踌躇徘徊,他在等他的心上人林徽因,康桥下的流水啊,请你捎去诗人的思念……
  欢快悠扬的钢琴声响起,我在埙、古筝与钢琴的合奏里,回到了故乡朗朗的秋日大山,那里有一处清流,是我童年嬉戏的地方,它奔腾欢跃,穿山过石,喷珠溅玉,流向遥远。那里有飞鸟,不时停在五彩的枝头,吟啭着心中的情歌。天蓝的那么干净,白云在水中跳舞,林风抚过,阵阵沙沙响。一串串红珠豆摇曳在水边,他们在聆听山泉唱歌,叮咚——叮咚——。
  琴声渐远,筝声淙淙,我在这潺潺流泉里,听呜呜的埙声隐没在天边,一切终归于安静淡然。唯有流水,昼夜叮咚。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