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旅行,根本治不好你的人生......法国必去的圣诞集市中国火锅排行榜(一)
A01版: 旅游报要闻 A02版: 最热度 A03版: 早知道 A04版: 新视线 A05版: 观业界 A06版: 览天下 A07版: 说观点 A08版: 型游线 A09版: 私享家 A10版: 公益广告 A11版: 食之味 A12版: 看历史 A13版: 微话题 A14版: 爱玩客 A15版: 轻悦读 A16版: 秀视界
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辞职旅行,根本治不好你的人生迷茫



  年轻人们潇洒地辞掉工作,飞去春暖花开的澳洲,在葡萄园里干体力活;或者去非洲大草原,感受狂野的非洲气息;又或者去大理,找个酒吧客栈。我们佩服他们走出日常生活的勇气,以为到达远方的他们,活出了我们理想的样子。但没有人知道,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

  无论走到哪 钱都很难赚

  如果存款不够多,又不愿给旅行的时间和目的地设限,旅途中就一定要赚钱。
  小杨就遇到了从未想过的生存问题。最开始他也没想好行程,在东南亚花得大手大脚,一时冲动又去了非洲,才发现预算不够了。他只好把每天的伙食费降到10元以内,一个26岁的小伙子,一天只能吃五张薄饼两袋方便面。连续一周,他每晚都饿醒,醒着等到不那么饿了,才能重新入睡。他说,等着饿意消散的那几分钟里,他人生第一次有了去偷去抢的冲动。直到通过当地华人QQ群找到了零工,小杨才算是勉强熬了过去。
  更多人选择了代购这条路。北斗游历过40多个国家,他总结出一套代购生意经:体积小、重量轻,可以批量带的东西,利润才大。他最成功的一次是在伊朗代购藏红花,一夜赚了几千块。但赚钱的关键是北斗过去5年在大公司积累的人脉,他用心经营的3个微信号,加起来有一万多个联系人。北斗觉得自己很幸运。他在路上遇到的许多年轻人,人脉也都是学生群体,买不了太贵的东西,认识的人也不多,做代购根本赚不到钱。

  当远方变成生活 日子也变得乏味

  很多人选择Gap,是厌倦了职场的重复。他们原本以为,远方不止有新的体验,也许还有新的人生。但事实往往是,当你在远方找到了生活,那种新鲜感就消失了。
  原本做销售的吴非在Gap期间去了新西兰做打工旅行,那段时间他身兼多职,摘果、做导游、去餐厅当临时厨师……当了半年的冰川向导后,吴非不想再继续了。他每天带3个团,参观壮美的冰川很快变成了另一种的重复劳动。笔者的同事也做过一件很文青的事。大学毕业前,他不想随大流找工作,于是从西宁一路到了拉萨,还在那里开了间酒吧。但时间一长,来来往往的面孔虽不同,旅人的故事却越来越相似:“活成了故事里的那个酒吧老板,生活便不再有趣。”半年后,同事关了店,回到北京开始找工作。

  不食人间烟火让你和亲人恋人变得渐行渐远

  在笔者采访的人里,有好几位Gap Year结束后,爱情也走向终结了。大锛儿说,当他走过山川大海的时候,收到女朋友的消息说自己今天买了什么衣服,食堂的饭不好吃,那一刻,他觉得他们像是生活在两个毫无交集的世界。女朋友想知道他每天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可是他很难跟她分享这些风景和感受。吵架变多了,她也开始在线上蒸发,也不再跟他分享自己的生活。
  和家人的关系也一样,身处不同的世界,内心也越走越远。在提到父母的时候,小杨用了“愧疚”两个字。因为有段时间在没有网络的地区,长达10天没有音讯,后来看到QQ上母亲的一条消息: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回家之后,小杨意外地发现家里的电脑换了新的。后来才知道,因为电脑坏了,父母怕收不到儿子的信息,两位老人第一次把电脑搬去电脑城维修。后来又坏了一次,他们就买了一个新的。对于他们,电脑的用途基本上就是登陆QQ,这是唯一与儿子联系的方式。

  重返职场 需要恶补

  在职场里,最令人不安的就是对于脱节的焦虑:跟市场脱节、跟年轻人脱节、跟同龄人脱节。从Gap Year回来,这种脱节感无疑被放到了最大。
  筱雅在游荡了11个月后,回国的前一周,把所有公众号翻了一遍,从早到晚看新闻、刷朋友圈。那一周,她陷入了恐惧,害怕之后跟不上北京的节奏。她抱着一丝侥幸,觉得回去后会有朋友给她推荐工作,结果发现,自己想多了。然后她像个应届生一样,投简历、面试,但到了适婚年龄又未婚,将近一年没有工作,找工作变得更难了。折腾了一圈,筱雅现在找到了旅游公司新媒体运营的工作。横向对比了同学和闺蜜们,她已经落后了。
  倪宏在环游世界之前,是个程序员。等到他两年后回来,老同事们已经都跳槽了。之前的leader也婉拒了他,说对他这两年的水平不太了解。倪宏承认,这一行技术迭代太快,两年的脱节,几乎是致命的。跟以前平级的职位看不上,更高的职位又没人来挖他,倪宏只能做自己的老板,开了家小公司重新来过。听上去挺风光,但是年收入比过去少了一半。

  与琐碎的现实生活更疏远了

  Freestyle久了以后,很多人发现,也很难再适应996的工作节奏了。倪宏已经回来两年了,虽然他知道作为老板应该按时上班,但至今他都没能把工作生活节奏调整过来。他说,“以前自驾经常一开开一天车,到了以后睡两天。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过惯了,无法再过程序化的生活。”
  在笔者的采访对象里,安泊算是最成功回到正轨的。她如今在大通层的互联网公司办公室里当产品经理。经常一不注意,天就黑了。踩着月光下班的时候,偶尔她会回想起在慕尼黑的时候,住在奥林匹克公园旁边,每天下午5点阳光最美的时候,会遇到很多人下班了在跑步,还有很多人在酒吧聊天、发呆。然后,她会深深叹一口气。“见过了世界,知道外面的人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看过如此这般的风景,再接受‘在这样的社会大环境里,做个普通人’的人设,就特别难了。”安泊说。
  不过,当被问起,如果再选一次,你还会Gap吗?每一个人都坚定地说,会,不后悔。关于是什么让这些代价变得值得,朋友边边的回答特别打动笔者。她说,“这段旅程让我知道,没有一种生活是错误的。每种生活都有它存在的理由。
  (X所长)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