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冬日素描无标题骑行小东江北方的雪
A01版: 旅游报要闻 A02版: 最热度 A03版: 早知道 A04版: 新视线 A05版: 观业界 A06版: 览天下 A07版: 说观点 A08版: 型游线 A09版: 私享家 A10版: 公益广告 A11版: 食之味 A12版: 看历史 A13版: 微话题 A14版: 爱玩客 A15版: 轻悦读 A16版: 秀视界
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骑行小东江

□彭文斌



  特意等到斜阳渐薄的时刻出发,为的是一睹迷人的雾。骑着景区专用的休闲脚踏车,像踩着一辆古水车,翡翠一般的珍珠从小东江流淌进我的眼睛,在心田间辐射开来。
  河床就是一卷绵长的宣纸,质地上乘。河流就是一支多情的画笔,青山碧树白云再现于水无瑕的玉体之上。一半暖色,一半冷色;一半透明,一半幽暗。小东江仿佛沿着车轴缓缓展开画卷,有深闺仕女的冷艳高贵,也有乡村少女的明媚率性。愿意将身体交给这样的山水,身体如当季的花,优雅绽放。
  山间公路不宽,系由原来的铁路专用线改造而成。野菊穿戴鲜艳,成群结伙,夹道欢迎。岸头的树木更加血气方刚,簇拥,茂盛,诗兴大发,构成绿色屏风,渴望遮挡起小东江的花容月貌。一条幽邃的隧道河水一般穿透山体。我感觉自己正进入史前的小东江,浪花已凝固成岩石。背负满山青绿,犹如行走于一个水底的世界,充满玄学的猜想。而真正的河流,玲珑剔透的小东江,静静地在隧道外的山谷间等我。
  我发现了竹林掩映下的船只。它停泊在灌木丛边,以河面为镜,欣赏水中的青山绿树,像垂钓者,像桃源隐士。我悄然走近,渴望聆听船只与流水的对话。所有的植物停止耳语,唯独一只白色的蝴蝶在飞。山色浓郁,仿佛化不开的墨团。也许,船只也在等待一场诗意的雾。
  在一茶水摊落座。清风徐来。翠竹摇曳修长的细腰,婀娜多姿,那小东江里的碧绿,分明是它们从枝叶间摇落下去的。阳光执着地在水面布景,水中气象斑斓,有满河金片银片闪烁。稍远处,一颗一颗巨大的青螺浮于白银盘里,没有谁有力量移动。此时,我多么像一枚水杯里的茶叶,酝酿着染绿河山的勇气。
  车继续前行。好像一只昆虫在叶片上蠕动。小东江的琳琅翡翠间,也有三只这样的昆虫在蠕动。他们披着竹影出发,各奔一方,渐渐化为船只模样。山谷寂静。河床寂静。游客寂静。水花戏着桨,渔网透着绿,光影制造着饕餮盛宴。无声的流动。无声的人间。大自然彻底收容了红尘。我追随着一支桨有节奏地漂泊在湘南的彩色童话里,吻一吻鱼虾,吻一吻小东江冰清玉洁的唇,然后,流逝于旧光阴。
  雾,诗意的雾,迟迟不见踪影。暮色的薄裳从天穹方向飘来。我舍不得移步。同伴们也不忍催促。守着时光流淌成不竭的小东江,或许,这便是我们迷失的幸福。
  我已经不在乎有无诗雾前来助兴。车轮似乎在一个时间停止计量的化外之地作着圆周运动。小东江继续埋头创作工笔画,墨绿沉郁,翠绿深深,嫩绿无邪。绿是那陈年老酒,醉了来来往往的人。
  碧水拐弯处,青山和植物早已精心设伏,绿液体的流动更加痛快。我是否出现,与小东江无关。它亦无意争宠资兴市旅游的“头牌”。自己欣赏袅娜的身形,自己从草木的荣枯分辨和感验四季。把一切交给大自然,多好,多自在。
  在一座桥边,我折服于一棵小树,它站在水中,个子不高,顶着微卷的绿冠,根部是五彩的土壤和岩石。黄昏没有任何妥协的位置。小树注定不会成材,没有过多的考虑,也构不成华章,但它顽强地撑开了自己的梦幻空间。
  大地向晚。青山渐渐陷入神秘。耳际荡起轰鸣声,仿佛交响乐曲。山涧在左,好像刚刚闭关修炼完毕,水闪电般跌宕而出,构成鲜活的泉林图。我扶着栏杆,想平静地倾听一阵子,却苦于做不来隐者。水,激越唱响山谷,即便孤独终老。
  小东江就在绿屏风之后,耐心等待涧水的加盟,如此甚好,它正可以给狼毫蘸满墨,挥笔再创新画卷。墨色愈浓,用情愈深。青山见我易老,我见青山妩媚如初。
  夜色终将淹没一切。
  朦胧中,从空中撒下一副渔网,希冀把我留在小东江边。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