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冬日素描无标题骑行小东江北方的雪
A01版: 旅游报要闻 A02版: 最热度 A03版: 早知道 A04版: 新视线 A05版: 观业界 A06版: 览天下 A07版: 说观点 A08版: 型游线 A09版: 私享家 A10版: 公益广告 A11版: 食之味 A12版: 看历史 A13版: 微话题 A14版: 爱玩客 A15版: 轻悦读 A16版: 秀视界
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北方的雪

□江兴旺



  一直眷念江南,因为那儿是我的故乡,因为那儿山水秀美。
  有了水,江南便多了一种灵韵;有了灵韵,便有了亭台轩榭的典雅和别致、江南女子的清纯和缠绵以及江南小伙的内秀、细腻。
  缺水,是北方的不足,但雪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种缺憾。
  雪对我来说,一直是北方的象征。雪是水的化身,具有极致的美。若江南的水用灵韵来形容,那北方的雪就是空灵。
  北方的雪气势磅礴,一望无垠,因此有了李白的“燕山雪花大如席,纷纷吹落轩辕台”,高适的“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和韩愈的“云横秦岭千秋雪,雪拥蓝关马不前”。
  朔雪尽管磅礴,但它粗犷的外表下有着细腻的情感。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清晨,推开窗户,窗外一片银白。户外,雪神仙女们正将一筐筐六角琼花凌空撒向这冬日的萧条里,倾泻在这北方的旷野中。那些花瓣如一个个飞舞的素衣精灵,在这生命归隐的季节里舞动着曼妙的芭蕾,增添了悸动的活力。飘曳的身影、欢快的旋转、轻盈的小跳,如此的舞美,恐怕世界最顶尖的舞蹈大师也望尘莫及。
  此时,没有人会拒绝这些天外仙客。这些小精灵会深情地亲吻你的手心,在你的温暖下,融化为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水珠,打个滚,转个圈,抛个媚眼,跌落至疏松的地面。他们会在你的睫毛上荡秋千,有时也会俏皮地钻进你的颈项,给你一种凉爽、轻颤的感觉。这些宁馨儿时而静若处子、娇羞旖旎,时而活泼奔放、随风旋舞。如果你和你爱人在雪中漫步,漫天的精灵有的会在剪剪如毯的地面上凝神观望,互相做个鬼脸;有的会在你周围欢呼雀跃,扯襟拉袖。此时,无需言语,无需承诺,爱就在这纤尘无染的皓洁里,情就在那含情脉脉的眸子里。
  驻步远望,天挨着地,地连着天,天地一体。大地和万物如待嫁新娘,穿上了洁白的婚纱,那绵延无边的裙裾,时而被小树撩拨,时而被花草拱起,但万物都遮掩不住她那淑女般的矜持和娇羞。更有那暗香盈袖的梅花的白天做伴,还有那溶溶皓洁的素娥的夜晚作陪,这些小精灵便快乐无边了。在这样的日子里,什么是烦?什么是忧?所有杂念都被这高贵的雪涤净,所有世俗都被这极致的美所震慑,任何过度的欲望都是对这银白世界的亵渎。
  雪住了,偶有寒风劲吹。揉碎了六角冰晶,扬起的细细粉末迷离了你的视线,抚平了所有沟坎。寂静的雪原上,忽地冒出成群的孩子,嬉笑着,追逐着,嬉闹着,空中雪球你来我往,快乐的情绪四溢,就连大人也被这情绪感染,加入了这快乐的队伍。
  雪,用她的空灵,用她的高贵,用她的极致,用她的纯洁,用她的完美,用她的神韵,让我们超凡脱俗,气闲神定。
  雪,北方一道靓丽的风景!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