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太大,脖子承受不住(二)为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活着......
A01版: 健康热点 A02版: 网络健闻 A03版: 天时节气 A04版: 身体密码 A05版: 健康资讯 A06版: 健康时评 A07版: 生活百事 A08版: 日常养生 A09版: 慢病管理 A10版: 健康管理 A11版: 饮食宝典 A12版: 两性世界 A13版: 亲亲宝贝 A14版: 运动健身 A15版: 旧闻新读 A16版: 悦读连载
2017年03月02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为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活着记事



  跌倒的时候,要能认识障碍,勇敢站起;
  失意的时候,要能自我检讨,再次出发;
  困难的时候,要能冷静分析,寻找突破;
  彷徨的时候,要能看清目标,不变方向!
  绝望的那一刻,往往是希望的开始;
  危机的尽头,往往就是转机的来临;
  山穷水尽的地方,往往就有柳暗花明。

  登机后,那天的头等舱只有三个人,我跟他分别霸占了走道左右的位置。飞机起飞后,他主动要回答在车上我让他猜的问题,他说我的职业是文化传媒的,问对不对,我笑而不语。他有些迷惑,说:“不对吗?”
  因为中间隔着走廊和一个位置,说话比较费力,我示意他可以坐到我旁边的位置。他有一米八的身高,皮肤白皙,戴一副眼镜,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与活力,他的声音总是充满了欢快和喜悦。聊天中得知他是清华毕业后去了美国的华裔,2008年从美国回到苏州创业。他是我国组织部引进的“千人专家团队”的一员。我告诉他,他猜得也对,我过去是一名媒体从业人员,现在是研究珠宝玉石的鉴定评估专家。
  因为同为“专家”,我们相见恨晚,热烈地聊起来。他聊他的科学,我讲我的风水、珠宝玉石、传统文化,虽然风马牛不相及,但欢笑不断,两个多小时飞逝而过。到了要下飞机的时候,他去成都市区谈工作,表姐跟姐夫从新津开了他们新买的车来接我,他一路两次问我:“你确定你姐姐来接你吗?要不跟我一起走吧?”
  我捂嘴笑得花枝乱颤:“我姐姐他们早到了,你就自己去成都艳遇吧!”他帮我拎着行李走出飞机,我去机场洗手间时他在外面等着我,出来时他拉住了我的手,那一刻我突然有些羞涩和激动。
  被诊断快一年了,中间除了跟Steve 有短暂的交接,这大半年来,我几乎已经对男人没了任何感觉。不是身边没有男性,只是感觉我心已死,官员男的离去,对我心灵的伤害让我对男人彻底失去了兴趣。因为我只能因为爱而去性,当我丧失了爱的能力后,性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负担。对男人的献殷勤或者其他示意,我已经毫无感觉!我以为我这生不会再为谁而心动了!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