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国》背后的商鞅变法古人春天有多忙?独坐垂钓郊外......
A01版: 健康热点 A02版: 网络健闻 A03版: 天时节气 A04版: 身体密码 A05版: 健康资讯 A06版: 健康时评 A07版: 生活百事 A08版: 日常养生 A09版: 慢病管理 A10版: 健康管理 A11版: 饮食宝典 A12版: 两性世界 A13版: 亲亲宝贝 A14版: 运动健身 A15版: 旧闻新读 A16版: 悦读连载
2017年03月02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大秦帝国》背后的商鞅变法



  没有看过连续剧《大秦帝国》的人,似乎不理解它为什么会热播。为什么春秋战国的历史故事可以在当下取得人们这样的共鸣?
  也许我们早已经习惯了秦国雄视天下的强国姿态,习惯了秦王嬴政一统天下的丰功伟业。我们对秦的了解也多限于寥寥的“商鞅变法”、“焚书坑儒”、“孟姜女哭长城”等历史片断。但曾经有这么一个时代,秦国陷入四面楚歌之绝境,辎重耗尽,兵源匮乏,国力虚弱。而六国虎视眈眈,时刻准备分秦。当一心要富国强秦的年轻君主赢渠梁,遇上誓要一展抱负的法家士子商鞅,一幕改变秦国、甚至影响中华文明发展进程的历史上演了。

  孝公张榜招贤士 商鞅入秦展雄才
  商鞅,本姓卫,因是卫国皇室之后,又称公孙鞅。后因变法有功被秦孝公封在“商”地,才被称为“商鞅”、“商君”。
  商鞅自幼研读法家刑名之学,学成之后,来到当时的强国魏国,试图大展雄才。魏国丞相公叔痤很赏识他,任命他为自己的家臣。但还没有来得及向魏惠王荐举商鞅,公叔痤就一病不起。
  这时,魏惠王来探病,问:你一旦过世,谁可以当丞相?公叔痤就说:“我的门客公孙鞅虽然年少,却是一个奇才,我死之后,大王可以让他担任丞相,魏国必然大治。”魏惠王听后不以为然,所以含糊其词。公叔痤看出魏惠王决不会重用商鞅,于是屏退左右说:“如果大王不用公孙鞅,就杀了他,不要让他被别国所用,以威胁魏国。”这大概算是战国时代的“人才观”——要么重用你,要么杀了你。魏王许诺而去,一出门就说:“公叔看来是病糊涂了,竟让我把国政委任给一个年轻小子,太荒谬了。”
  魏王走后,公叔痤招来商鞅,实情以告,劝他赶快逃命。商鞅胆识确实不寻常,他沉着地说:“大王不能听你之言重用我,又怎么会听你之言杀我呢?”
  事实证明,商鞅是正确的,魏惠王既不用他,也没有杀他——他根本没有把商鞅当成一个人物。
  此时,地处西部边陲的秦国,国势日衰,民生紧迫,士无斗志。刚刚继位、年仅21岁的秦孝公,面对咄咄逼人的六国,愤然说道:“诸侯卑秦,丑莫大焉”。他张榜招贤,“有能出奇计强秦者,吾且尊官,与之分土。”强秦的决心溢于言表。
  壮志未酬的商鞅,终于见到了求贤若渴的秦孝公。第一次,商鞅对秦孝公大讲“帝道”,劝他要“顺天而成”,秦孝公几度瞌睡,责备景监竟推荐这样的“妄人”;五天后,商鞅又向孝公推销“王道”,类似儒家一派的治国理论,他依然不感兴趣。有了前两次的试探,商鞅第三次极力宣扬“霸道”,终于合了秦孝公急于富国强民的心意。
  殊不知,在中国变法谈何容易,因为祖宗之法不可变,变法就是跟列祖列宗过不去。于是孝公安排了世族代表甘龙、杜挚与商鞅当场辩论。
  商鞅面对责难,慷慨陈词:礼制、法度都是因时而定,政令要符合实际需要。要想富国强兵,就必须打破古人的条条框框。既然历史已经证明了,不法古的汤武能成就大业,而不改变礼法的夏商却灭亡了,那么变法也就没条件可讲了。
  在论辩中大获全胜的商鞅被任命为左庶长,一场壮怀激烈的变法就此展开。

  劓太傅动用酷刑 行新法秦国大治
  商鞅拿出了最现实又最速效的解决方案,那就是“农战”二字,并以国家意志来强力推行,手段之强硬、态度之坚决,亘古未见。
  司马迁将商鞅变法的内容概括为:“变法修刑,内务耕稼,外劝战死之赏罚。”具体如下:废除井田制,准许买卖土地,重农抑商,奖励耕织;废除分封制,推行郡县制,建立中央集权制度; 取消贵族特权,废除“刑不上大夫”; 奖励军功,即使是奴隶也可以因军功恢复自由身,而贵族没有军功者不授爵位;厚赏重刑,建立连坐制度,对耕织、作战、告奸有功者施以厚赏,对那些私相斗殴者、不积极外战者、懒惰贫穷者、隐匿犯罪者加以重刑。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富国强兵、称霸天下。
  但如何让新法得以推行呢?为了表示变法的决心,商鞅“徙木立信”,用五十金来试探老百姓,也向老百姓传递了一个信号:推行新政,赏必重赏,罚必重罚,态度不容置疑。
  新法一经颁布,就遭到了保守派的顽固抵制,为了推行新法,商鞅不得不用血腥来树立威严。
  太子触犯新法后,因是国家储君,不能用刑,商鞅就让太子傅公子虔和太子师公孙贾代为受过,一个处以刖刑(砍脚),一个处以黥刑(在脸上刻字涂墨)。新法实行四年后,公子虔再次犯法,商鞅竟然割掉了他的鼻子(劓刑)。于是“秦人皆趋令”,再也不敢批评新法。
  新法“行之十年,秦民大悦,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于公战,怯于私斗,乡邑大治”,一些原来批评变法的人,又改口说变法的好话,这等于是向商鞅认错了。不料,心狠手辣的商鞅将这些人全部发配远方,从此以后,秦国再没人敢批评政令。

  刑太酷人人自危 遭车裂作法自毙
  商鞅的变法使秦国从一个贫弱偏僻的二流国家,一跃成为强国,却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他重新确立的等级制度,使大量靠世袭、资历、行贿等途径成为贵族的人失去特权。
  而新法中最让人争议的就是“连坐法”。这种制度是建立户籍制,把百姓置于国家的严密监视之下,并使他们互相监视、监督。告发奸人,予以重赏;隐情不报,予以重罚;藏匿奸人,刑罚更重。在同一个社会组织里,一人有罪,则人人受刑,甚至株连三族。至于酷刑,什么腰斩、凿顶、抽肋、锅烹,哪一样都让人心惊胆战。商鞅实际上把“告密”行为制度化、法律化了,人人都是密探,处处都有监视的眼睛,结果是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
  商鞅变法之所以成功,很大的原因是秦孝公的无条件支持。秦孝公英年早逝之后,已经酝酿了20年的风暴骤然来临。对商鞅恨之入骨的贵族们乘机告发商鞅谋反,失去后台老板的商鞅逃到了函谷关,想住客店却没有证件,店主不敢收留他,因为按照商君制定的法律,留宿没有证件的客人,要受连坐之罪!商鞅喟然叹曰:“嗟乎,为法之弊,一至此哉!”他走投无路,只好回到封地,仓促地组织了一支人马,起兵造反。战败后,秦惠文王对他实行了严酷的车裂之刑,告诫世人“莫如商君反者”。
  来自 人民网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