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元代传入中国,小小的燕窝何......爱因斯坦提出狭义相对论石破天......
A01版: 健康热点 A02版: 网络健闻 A03版: 天时节气 A04版: 寻医问药 A05版: 健康资讯 A06版: 生活百事 A07版: 饮食宝典 A08版: 慢病管理 A09版: 中医中药 A10版: 休闲养生 A11版: 运动健身 A12版: 两性世界 A13版: 亲亲宝贝 A14版: 好孕妈咪 A15版: 旧闻新读 A16版: 悦读连载
2017年08月10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自元代传入中国,小小的燕窝何以经久不衰?



  核心提示:为什么小小的燕窝可以从元开始,由东南亚而中国,经久不衰?冯立军认为,这与中医学中的“进补”观念密切相关。燕窝之“补益”功效,在众多医家的推崇及文人墨客的颂扬之下已达极致。
  1368年,明王朝正式建立。此时,浙江海宁的“华山老人”贾铭刚好100岁。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看到一个朝代的结束。上一次是宋,这一次是元。
  雄才大略的洪武皇帝朱元璋听说有这么一个人,顿时来了兴趣,虽然开国百废待兴,各种忙乱,但还是抽空召见了他。身体依旧硬朗的贾铭面对皇帝关于长寿秘方的询问,淡淡地说:“没啥,就是注意饮食,吃好喝好。”接着,他把凝聚自己一生心血的《饮食须知》献给朱元璋,出宫去了。又过了6年,他在家中安详辞世。
  《饮食须知》内容广博,记录了360种食材的使用心得。我们今天只是想讲其中的一种,那就是燕窝。这本书,是我们今天能找到的最早记录燕窝食用的资料。
  乾隆下江南早餐必吃燕窝粥
  贾铭在书里这样写:“燕窝味甘,性平。黄,黑烂者有毒,勿食”。话虽寥寥,但内涵丰富。我们可以从中推断,当时像贾铭这样的养生家,对燕窝的品性、功用已经有了相当深的了解,说明至少在他这个层次的人物当中,燕窝已不算稀罕物。我们只是好奇,他吃的燕窝是从哪里来的?燕窝主产于印度尼西亚、泰国、缅甸等地,我国南海也有出产。
  学者指出,明清时期由于对燕窝的认识进一步加深,燕窝成为中国饮食中的珍品,南洋华侨也开始把更多的燕窝运回中国。明代《东西洋考》记载:“燕窝,每百斤白者税银一两,中者税银七钱,下者税银二钱。”说明此时我国与南洋的燕窝贸易已达到一定规模。到清代,这种贸易的规模就更大了。史料记载,1805-1830年,从苏禄开往马尼拉的67艘商船中,49艘载有燕窝,其中最多的一艘装有100担。它们和同样数量巨大的海参一样,从马尼拉输往中国。
  研究者陈伟明、侯波指出,燕窝的输入对中国饮食产生了巨大影响,首先燕窝本身营养价值较高,其滋补作用在明清时期已被广泛接受,富贵之家都用燕窝作为日常进补的食品。崇祯皇帝就是燕窝的忠实拥趸。清宫老档案也记载,乾隆几次下江南,每日清晨,御膳之前,必空腹吃冰糖燕窝粥。《红楼梦》记载:“每日早起,拿上等燕窝一两,冰糖五钱,用银吊子熬出粥来,若吃惯了,比药还强,最是滋阴补气的”。因此《红楼梦》中写贾府吃燕窝连篇累牍。其次,燕窝的输入加剧了明清时期饮食的奢侈之风。燕窝昂贵的价格成了官宦人家讲究排场的首选。徐坷《清稗类钞》中记载清代的筵席有烧烤席、燕窝席、鱼翅席、海参席等。燕窝席是仅次于烧烤席的第二等高档席,“一燕窝席须八十余金”。袁枚的《随园食单》也记载:“某巡抚宴客,碗大如缸,日炖燕窝四两。”又如湖广巡按御史王骥“烹鱼时,必先置燕窝腹内方食。”
  明代燕窝成了招商引资的“诱饵”
  根据一些资料还能获知,在16世纪中期,海南的燕窝都没能端上餐桌,所以元代时中国的燕窝绝大部分应来自南洋。即使到了明清,海南燕窝也只是“岁出不过数斤”,没能成功实现“进口替代”。从某种角度上说,这也许是一件好事,与东南亚的贸易,就愈加显得迫切。
  学者冯立军指出,明代中文古籍中对东南亚燕窝产地已有较多记述:如张燮《东西洋考》记载了交趾、占城、柬埔寨、大泥、马六甲、哑齐、彭亨、柔佛等处出产燕窝,这种“美食地图”的绘制,已经很精确全面了。
  中国人对燕窝的爱好也引起了刚刚到来的西方殖民者的注意。西班牙人奥古斯丁在1624年的记述中写道:“更有价值的产品是由某种被错误地称为燕子的小黑鸟搭建的窝……获得燕窝只能通过一条供上下的绳索,有时也通过攀爬竹竿来获得,如此危险的采集方式所付出的代价可能会伤胳膊断腿,甚至丢掉生命”。
  冯立军指出,在明代,东南亚的燕窝早期多“随舶至广”,即经由广州进口和分销。1567年明朝政府解禁开放漳州月港为海外贸易口岸后,燕窝、犀角、象牙、檀香、蜂蜡等贵重物品纷纷而至,富商巨贾尽享其利。此外,广东的惠州亦是燕窝贸易港口。不过主要原因是因为当地贸易凋零冷清,太守林燮轩以燕窝等珍奇之物为“诱饵”,招徕富商大贾,以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
  “进补”和“显富”观念拉动了长期的贸易繁荣
  冯立军指出,受中国市场强烈需求的刺激,采集燕窝成了东南亚当地居民一项风险很高但获利也颇丰的生计。相较而言,苏禄群岛、北婆罗洲和爪哇岛为燕窝主要产区,与中国的燕窝贸易也最为繁盛。在苏禄,各国商人对于中国市场青睐的燕窝等产品的无限贪求,极大地刺激了统治者,使他们加强了对苏禄地区所产燕窝的控制。东北婆罗洲是苏禄控制之下的重要地区,亦是苏禄苏丹采购贸易的核心。据统计,从东北婆罗洲每年进口到苏禄的白燕窝约有200多担,黑燕窝约700担,总价值可达45万西班牙银以上。苏禄统治者采购到的燕窝,并不全部于本地交易,也通过向清王朝进贡的形式,换取丰厚的赏赐。此外,爪哇岛出口到中国的燕窝每年也不少于200担。
  为什么小小的燕窝可以从元开始,由东南亚而中国,经久不衰?冯立军认为,这与中医学中的“进补”观念密切相关。燕窝之“补益”功效,在众多医家的推崇及文人墨客的颂扬之下已达极致。这恰好与明清上流社会对“补肾壮阳”“延年益寿”“长生不老”等养生观念的向往与追求相切合,从而引发了他们对燕窝的广泛追求,“燕窝消费区域因之由沿海渐至内地,由较大城市逐步向城镇扩展”。
  此外,这一群体“但取其贵”“徒务其名”的极度扭曲的消费心理以及挥霍奢靡生活,更增大了燕窝的消费。所谓认知产生需求,需求创造市场,市场则带动了贸易。 摘自《广州日报》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