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医论症话健康为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活着......
A01版: 健康热点 A02版: 网络健闻 A03版: 天时节气 A04版: 寻医问药 A05版: 健康资讯 A06版: 生活百事 A07版: 饮食宝典 A08版: 慢病管理 A09版: 中医中药 A10版: 休闲养生 A11版: 运动健康 A12版: 两性世界 A13版: 亲亲宝贝 A14版: 好孕妈咪 A15版: 旧闻新读 A16版: 悦读连载
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为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活着记事



  昨夜的风甚是凶猛,早上起来,车库门前的地上铺了一层枯叶,春迎来了新生,旧的自然就要离去。大自然是鬼斧神工的,不用我们想怎样迎新去旧,风的飞舞就带来了自然的圆满。池塘的睡莲上面铺满了竹叶,我用渔网打捞,突然发现长的四个花骨朵含苞欲放了,现在才阳历的四月末,似乎比去年早了许多。
  去年的五月末,我开始吃郭医生制作的汤药,如今算起来已经11个月了,每个月吃20天,每天6袋,粗略一算应该吃了1300多袋了,每袋175毫升,231000毫升。哇!这个数字蛮吓人的吧,呵呵!
  这个病既然全世界都无法治愈,那不管对于西医还是中医来讲,都是试验品。最初做过西医的靶向药试验,挺不过9天就全身红肿,鼻塞得凌晨三点就再也无法入睡,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吃西药那段日子我的样子是最可怕的,看起来都快要不行了。每个被诊断重病的人,都想求生,而求生的方式自然是治疗,我也不例外!没有发现病前,虽然爬不上楼梯,走路缓慢,但至少脸色是正常的,做其他事情看起来也像正常人,在医院的6分钟步行也走了600多米,吃西药后,反而每况愈下,我果断地断了西药。
  停药两周后,我又恢复了正常的气色,我没有相信西医讲的:最好不要洗澡、最好不要出门,要完全静养。在阜外住院的日子,见过一个当医生的特发病友,她在去年的酷暑,竟然真的三个月没有洗澡和出门,我真的很佩服她!但我做不到,如果要那样的苟活,我宁愿美丽地死去。住院的日子我也偷偷跑到护士的洗澡间去洗澡,没有吃药的日子,我开始买来很多医学书籍研读,然后去遍访名医。
  首先我买了一些经络方面的书籍,我觉得肺主动脉的管子压力过高,一定是有原因的,会不会是全身的经络不通造成的?蔡洪光先生著的《一用就灵——经络通养生手册》,简单易学,非常实用,我发现一些小毛小病,自己把穴位按按就好转了。然后我买了一套李可老中医的书《李可医案处方集》、《李可医论专辑》、《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来阅读,我惊喜地发现在《经验专辑》里面有我这样的病例在他的调理下恢复的。中医是根据病症问、闻、望、切来断病的,那个病人当时也是走不动路,还出现了紫嘴唇,从西医来看应该就是肺动脉高压。我突然觉得好有希望了,通过书还有百度信息想找到他,结果发现他已经于2013年去世了,享年83岁。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