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砚墨香入骨秋日桥韵山一般的芋
A01版: 健康热点 A02版: 境外健闻 A03版: 天时节气 A04版: 寻医问药 A05版: 健康资讯 A06版: 生活百事 A07版: 饮食宝典 A08版: 慢病管理 A09版: 中医中药 A10版: 休闲养生 A11版: 心灵驿站 A12版: 两性世界 A13版: 亲亲宝贝 A14版: 好孕妈咪 A15版: 旧闻新读 A16版: 悦读连载 B01版: 要闻纵览 B02版: 无锡老龄 B03版: 滨湖风采 B04版: 银发视野 B05版: 金色生活 B06版: 心香一瓣 B07版: 福彩人生 B08版: 才艺天地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山一般的芋



  教完谢冰莹的作品《故乡的烤红薯》,看到孩子们脸上露出对红薯的向往之情,我也不禁忆念起故乡的山芋来。
  饥饿的感觉时常伴随着岁月,那是永远抹不去的瘢痕。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我刚记事,那时家家都不宽裕,不用说鱼肉,就连大米在乡亲们的餐桌上都极鲜见。饭桌上的主食,春夏是瓜菜,而秋冬则是山芋。
  山芋是生命力极强的植物之一,它像庄稼人一样性情温和朴实,对土地要求不高。乡亲们将松软的沙地做成一垄一垄的,到了春末夏初,把培育好的山芋藤剪下,栽在垄上,嫩嫩的山芋秧子起初病恹恹的,像睡着似的,然而浇些水,只两三天,那些山芋秧子便“睁开眼”,精神抖擞地挺立着。盛夏,垄地上的山芋藤蔓延开来,匍伏一地,这时,人们会剪去一些,否则会影响山芋的生长。而剪下的山芋藤也不会浪费,把它切碎搅拌在糠里就成了猪的上好饲料。如果把叶梗掐去叶子,撕去茎,爆炒,那么饭桌上就多了一份美味佳肴。母亲炒时还爱滴些自家酿的豆酱,撒些红椒丝,加点糖,这样炒出的山芋茎,清嫩喷香,自有一种天然的韵味。
  跟着大人下地时剪山芋藤,山芋地里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经过人为节制,山芋藤终于有些喘息的迹象了,它们在静默中积蓄着自己的力量——这力量可以让一切生命欢欣。仔细看,能隐约瞅到里面埋伏着的山芋。掏一个山芋,不大,但可以吃了,在河边略洗洗,咬上一口,脆生生的,会有淡淡的白浆溢出,不算甜,但别有一种野脆与清香。
  挖山芋一般是在初冬,一场浓霜之后,遍地苍绿的山芋藤叶转眼变成枯黑。乡亲们踏着银色的白霜,细心地割掉一垄垄山芋藤,然后顺着垄,举起钉耙锄山芋。钉耙高举轻落,小心翼翼,生怕“抓”破了山芋,因为,山芋破了是不能贮藏的。山芋藤挑到生产队大场上一堆堆码好,留着喂队里圈养的猪,而山芋则就地分给社员。男人们挑着装满山芋的担子,“哼育、哼育”地打着号子,那喜悦的劲儿一点也不比分到稻谷逊色。
  整整一个冬春,我们几乎都是以山芋度日。早上山芋粥,中午山芋汤,晚上焖山芋。吃不了的山芋,一部分切成细片,摊在竹帘上暴晒数日后,收进袋里,慢慢食用。一部分存进地窖里。所谓地窖,就是在灶后挖一大洞,在洞底铺上一层稻草,倒进山芋,上面再铺一层稻草,并用泥土压实,最后堆上烧锅草。开春后,窖存的山芋含糖量极高,甜得粘嘴,胜似蜂蜜。山芋最香的吃法是把它埋入烧柴的余烬里,半个时辰后,拨出来掸去黑灰,揭去黑皮则金灿灿的,氤氲着香气,软糯糯的,恰似煮得生熟参半的鸡蛋黄,那是我童年最垂涎不已的美味。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山芋当宝,二十一世纪山芋解馋”。在“食不厌精,烩不厌细”的今天,山芋依旧受到乡亲们的喜爱,故乡的餐桌上仍时常能看到它的身影,那是为了营养搭配和回归自然。
  我曾不解,为什么故乡人不叫山芋为红薯?仅仅因为山芋是故乡粮食作物中个头最大的食物吗?非也,故乡方圆数百里都没有一座山,乡亲们对大山充满了神往。故乡把红薯叫做山芋,是乡亲们对山芋情有独钟的一种情感流露。在饥饿的年代,是山芋养活了乡亲们; 而在改革开放的今天,山芋又成了乡亲们解馋长寿的佳品。山芋,在故乡人眼里,具有大山一般厚重博大的品格啊。
  山芋,就是故乡人心目中的一座沉甸甸的大山!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