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在大雪节气变成了风雅之士
A01版: 健康热点 A02版: 网络健闻 A03版: 天时节气 A04版: 寻医问药 A05版: 健康资讯 A06版: 生活百事 A07版: 饮食宝典 A08版: 慢病管理 A09版: 中医中药 A10版: 休闲养生 A11版: 运动健身 A12版: 两性世界 A13版: 亲亲宝贝 A14版: 好孕妈咪 A15版: 旧闻新读 A16版: 悦读连载
2017年12月07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古人在大雪节气变成了风雅之士



  核心提示:谢安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欣然曰:“白雪 纷 纷 何 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公大笑乐。后人称道这位以柳絮比喻白雪的才女谢道韫咏雪“形神皆备”。
  当太阳到达黄经255度的时候,即每年的12月7日前后,冬天的第三个节气来临了。《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大雪,顾名思义,雪量大,天气更冷了。大雪节气表示降大雪的起始时间和雪量程度,它和小雪、雨水、谷雨等节气一样,都是直接反映降水的节气。
  大雪节气最常见的就是降温。据统计,大陆中国强冷空气最多的月份是在11月,强冷空气过后,北方大部分地区12月份的平均温度约在零下5℃-零下20℃之间,南方也会出现霜冻。
  中国人将大雪分为三候:一候鹖鴠不鸣,二候虎始交,三候荔挺出。”因天气寒冷,寒号鸟不再鸣叫了; 此时阴气最盛,盛极而衰,阳气有所萌动,老虎开始有求偶行为;“荔”为马蔺草即马兰花,据说也感受到阳气的萌动而抽出新芽。
  关于寒号鸟,陶宗仪在《南村辍耕录》中说,“五台山有鸟,名寒号虫。四足,肉翅,不能飞,其粪即五灵脂。当盛暑时,文采绚烂,乃自鸣曰:‘凤凰不如我。’比至深冬严寒之际,毛羽脱落,索然如彀雏,遂自鸣曰:‘得过且过。’”民间还传说,这种鸟在冬天冻得发抖,以至于不再唱歌而活活冻死,人们以此传说来教育人启迪人。鹖鴠究竟是什么鸟?古人说,这是一种“夜鸣求旦之鸟”,因其夏月毛盛,冬月裸体,昼夜鸣叫,所以又称“寒号”。“大雪之日,鹖鴠不鸣”,是因为冬至日近,这种鸟感知到了阴寒至极而不鸣。
  实际上,现代科学证实寒号鸟其实是一种啮齿类动物,学名“复齿鼯鼠”,性情孤僻,喜安静,昼伏夜出。古人虽也知道寒号鸟的习性,但更多把寒号鸟当作某种寄托或象征。
  第二候,今天人们以为珍稀动物的老虎进入古人的视野,老虎在此时开始交配,是在至阴中感受到微阳。虎的发情交配期一般在11月至翌年2月,虎在发情时的叫声特别响亮,能达两千米远,这大概是猫科动物中叫春叫得最早最响亮的动物了。
  自古以来,虎就被用于象征军人的勇敢和坚强,如虎将、虎臣、虎士等。古代调兵遣将的兵符上面就用黄金刻上一只老虎,称为虎符。中国的虎文化源远流长,在文字、语言、诗歌、戏曲、民俗,以及更为广泛的民间传说、神话、故事、儿歌等传统文化的各个领域中,虎的形象无所不在。人们说它搏物不过三跃,不中则舍之;说它伤重后,咆哮而去,吼一声为一里,听其声多少便知远近; 说它靠岩倚木而死,绝不僵仆在地。虎是十二生肖之一,是道教的守护神,是二十八星宿中的西方七宿,又是四方神之一,即“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可谓护卫了中国文化。
  大雪期间的三候,在仲冬之月万物均为雪所覆盖的时候,独有荔草生长露出地表的现象。这一荔草,又叫马蔺草,还有马兰花、马莲、旱蒲、马帚、铁扫帚等多种称呼。马蔺草长而柔软,耐盐碱,耐践踏,根系发达,生长于荒地路旁、山坡草丛、盐碱草甸中,是节水、抗旱、耐盐碱、抗杂草、抗病、抗虫、抗鼠害的优良观赏地被植物。用它编的各种草制品,如草帽、手提包、床席等,细致光滑坚韧耐用,散热性强。它的根则可做刷子,旧时农村人家“束其根以刷锅”。
  在古人眼里,如果大雪节气里寒号鸟还在啼叫,国内就有妖言惑众;如果老虎此时仍不交配,那说明军队里的将帅不和睦;如果马蔺草不长出来,那么就有官员专权的现象发生,还有人认为,“荔挺不出,则国多火灾。”
  在大时间序列里,大雪节气在比卦时空,比卦的比字是两人搀扶之象。从经验层面上看,这个时候冰雪半化不化,积在地上,对行人来说是一个危险之象。人们在这个时候走路经常跌倒,有时候或牵着他人一起走,或跌倒时被他人扶起来,说说笑笑,增进了感情。这一时空是顺而险,又有相亲相感之象。比卦时空中有平等之义,有团结合作之义,有快乐之义。比一比,看一看,比比皆是。
  中国人对大雪的感受可圈可点。历史有名的风雅故事是谢安一家人相聚赏雪。谢安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公大笑乐。后人称道这位以柳絮比喻白雪的才女谢道韫咏雪“形神皆备”。
  中国人说大雪可兆天气,祖咏有诗:“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大雪可见气节,陈毅有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大雪可思贫穷,罗隐有诗:“尽道丰年瑞,丰年事若何。长安有贫者,为瑞不宜多。”大雪可喻富贵,《红楼梦》 里说:“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红楼梦》 里还有一句名言:白茫茫一片真干净。这是大雪来了。是人生的终极。是空无。唐人柳宗元有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在诗人笔下,世间一切不复存在,空旷寂寥,别无生物。千山无鸟、万径无人,空了还空,一空再空。人生再怎么有过红楼儿女般的热闹,仍要回归或直面空无,甚至说,空无才是本来。千山万径,唯一的存在之敞亮者便是诗人自己。这是何等的境地?  来自凤凰网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