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临终“病案”揭秘: 乾隆......古人迷信的保健品:宋元显贵盛......
A01版: 健康热点 A02版: 网络健闻 A03版: 天时节气 A04版: 寻医问药 A05版: 健康资讯 A06版: 生活百事 A07版: 饮食宝典 A08版: 慢病管理 A09版: 中医中药 A10版: 心灵驿站 A11版: 运动健身 A12版: 两性世界 A13版: 好孕妈咪 A14版: 亲亲宝贝 A15版: 旧闻新读 A16版: 悦读连载
2018年01月11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古人迷信的保健品:宋元显贵盛行喝鹿血



  核心提示:宋元时期,以动物乳汁、血液为代表的液体补品开始流行。这种保健品消费趋势,其实在唐末已经出现,当时称为“饮子”,即现代所说的保健饮料。真正的有钱人、贵族中间则盛行喝鹿血。
  如今,各种养生保健产品可谓名目繁多、数不胜数。其实,中国古人同样重视养生保健,当然,历史上因“补品”过量导致伤身折寿甚至中毒而亡的也不鲜见。
  秦汉人青睐“五色药石”
  从《神农本草经》所记来看,人参在秦汉时期已被作为保健良品来消费了。而当时最高级的补品,要属以“长生不老药”为代表的所谓灵丹妙药。秦始皇嬴政曾派人率数千童男童女到东海蓬莱仙境寻访“神药”。
  经考证,秦汉时期人们迷恋的不老补药都是些将丹砂、水银、铅丹等矿物质烧炼,经化学反应后所得的物质。当时最受有钱人青睐的这些“补品”,有紫水晶、硫黄、雄黄、褚石和绿松石五种矿物质,被视为“五石之精”,又称“五石人参”,通称“五色药石”。这些“大补品”实际是大毒药,成分中大都含有程度不同的有毒物质,少量服用问题不大,有时还有益处,但多了或长期服用,不仅起不到保健作用,反而伤身折寿。
  魏晋人迷信“五石散”
  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服食养生补品成为有钱人、文人雅士的消费时尚。这一时期,以药石为基本成分的这类“补品”最受欢迎。
  当时最高级且最流行的是“五石散”,又名“寒食散”。据东晋人葛洪《抱朴子·内篇·金丹》所记,寒食散由丹砂、雄黄、白矾、曾青、磁石五味药物制成。鲁迅生前对此也有研究,认为五石散的基本成分是石钟乳、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脂。
  五石散的效果立竿见影,服食后身体发热,但也有很强的毒副作用,服后心中烦躁,如火烧身,因此服食五石散是有严格讲究的:必须寒衣、寒饮、寒食、寒卧,故名“寒食散”。当药力散发时,一定要宽衣大帽,出户散步,故又叫“行散”、“行药”。
  唐代人热衷服食“大药”
  中国人对补品的迷信,到隋唐时代达到了高峰。这一时期,炼丹手法花样翻新,保健补品种类丰富。有的用猪牙和十一月采的皂荚,烧炼取灰霜,制成名叫“荚天生牙”的保健药品。甚至连大小便都曾被唐代人拿来炼制补品,有一种叫“铅汞”的丹药,便是用童男童女的大小便烧淋取霜而成。这些丹药,唐代人俗称为“大药”。
  唐朝皇帝更迷信进补“多饵丹药”。唐太宗李世民、高宗李治等,都曾召来大批炼丹道士进驻宫中,为他炼制长生大药。李世民甚至找到外国方士、天竺(今印度)人罗迩娑婆为他炼丹。李治刚当上皇帝便广征天下奇人入宫,合炼黄白仙丹,成为当时皇家最高级的补品。但李治嘴贪,服食过量,致急性中毒而亡。
  宋元显贵盛行喝鹿血
  宋元时期,以动物乳汁、血液为代表的液体补品开始流行。
  这种保健品消费趋势,其实在唐末已经出现,当时称为“饮子”,即现代所说的保健饮料。真正的有钱人、贵族中间则盛行喝鹿血。《清波杂志》中记载:“士大夫求恣嗜欲,有养巨鹿,日刺其血,和酒以饮。”有的人家甚至养了成百上千头鹿,由此可见宋元时期的人们对鹿血保健功能的迷信。
  明清时的补药多是壮阳药
  明代有钱人的保健品消费观念似乎有所倒退,汉唐流行的药石类固体补品又有了市场,炼丹之风再起。明代有钱人服食丹药成为一景,从皇帝、大臣到太监,甚至一般官员,都相当迷恋烧炼之术,《明史》、《明实录》里都有这方面的记载。实际上,明清时的不少大补药都是壮阳药,而历代皇帝常用的“大补品”其实也多是这类东西。从孙静庵所著的《栖霞阁野乘》“圆明园内发现之房中药”来看,清朝皇室也是这样。
  摘自《老人报》作者倪方六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