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守岁有一种幸福 叫过年抢绣球父亲酿的米酒
A01版: 健康热点 A02版: 境外健闻 A03版: 天时节气 A04版: 寻医问药 A05版: 健康资讯 A06版: 两性世界 A07版: 生活百事 A08版: 亲亲宝贝 B01版: 要闻纵览 B02版: 无锡老龄 B03版: 报章精华 B04版: 延年益寿 B05版: 金色生活 B06版: 心香一瓣 B07版: 福彩人生 B08版: 才艺天地
2018年02月13日 星期二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父亲酿的米酒



  父亲酿米酒的“手艺”是祖父教的,属“正宗祖传”。
  父亲酿的米酒香甜可口,尝一口就想喝一碗。父亲酿米酒很讲究;“酒药”专门从江阴“老字号”定购,每一粒“小汤圆”那么大可做5斤米的酒,酿酒用的米选优质“香梗糯米”。
  酿酒时,母亲在大灶上烧米饭,父亲则在一旁把酒药碾成粉末。米饭烧好后,母亲把它盛在一个干净的竹匾里。父亲便在竹匾里一手撒酒药,一手用筷子搅拌米饭。我们兄妹几个则围着父亲“团团转”,不是想学父亲酿酒的手艺,而是喜欢刚出锅的糯米饭“和”着红糖,紧紧捏一个“饭团”,吃在嘴里,那叫一个香!
  父亲把米饭搅拌均匀后趁热盛进一只预先洗干净的小缸内,盛满后,用手在缸中间掏出一个直径6-8公分的潭; 然后将缸放进一个专门酿酒用的草窝里,盖上草盖,再用棉被盖严实。24小时后掀开草窝、棉被、草盖,只见小缸中间潭里早已蓄满酒水,一股浓浓酒香扑鼻而来。
  3天后,父亲把酒中的米粒用白纱布拧干,拧干的米粒俗称“酒糟”。酒糟是烧菜的好佐料,烧鱼、烧肉、烧青菜萝卜均能放,加酒糟后的菜有几许淡淡的酒香,爽口。父亲每次酿酒一般是10斤米,拧干酒糟后的“酒”,按每斤米兑6斤冷开水的比例兑水,然后换一只稍大一点的缸装酒,稍稍搅拌后把缸口封好。一个星期后,满满的一坛子正宗“祖传米酒”即酿成,打开封口,浓郁的酒香飘满整个屋子。
  父亲酿的“米酒”,虽比不上“茅台”“五粮液”,但甘醇、绵软、温厚,一口喝下去,清甜爽口,顿觉一股暖流传遍周身,舒坦、惬意。父亲酿的“米酒”,美名“醉不倒”。我结婚婚宴上喝的就是父亲的“米酒”,有几位“小兄弟”想灌醉我,酒量不大的我喝了三大碗,竟然亦没醉倒。
  如今,父亲已离开我们10多年,可父亲酿的米酒却铭记在我们心里。每逢过年、过节、亲朋相聚,总会提起……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