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妈妈生病的日子里韭菜黄米饭我是个植树迷报春
A01版: 健康热点 A02版: 境外健闻 A03版: 天时节气 A04版: 寻医问药 A05版: 健康资讯 A06版: 两性世界 A07版: 生活百事 A08版: 亲亲宝贝 B01版: 要闻纵览 B02版: 无锡老龄 B03版: 专版 B04版: 延年益寿 B05版: 金色生活 B06版: 心香一瓣 B07版: 福彩人生 B08版: 才艺天地
2018年03月13日 星期二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我是个植树迷



  大概从小受奶奶的影响,我对树木植物很感兴趣。记得上世纪50年代初,每年放暑假我就去张家港(那时称沙洲)乡下。奶奶把家园布置得非常合理考究,前有清清的水塘,水塘边是芦苇; 后有通长江的河道,水是黄的,看上去有泥沙。家四周除菜园外都是树木。其中,有桃、杏、柿三种果树,还有一排槐树和两棵香椿树,另有一片竹园。奶奶爱喝茶,还在菜园边种了两棵茶树。清风吹拂,枝叶沙沙作响,鸟鸣虫唱,让人心醉,就像来到了世外桃源。
  后来上山下乡,我来到宜兴,落户在今云湖下游的一个村庄的边缘。住房紧靠田边,后面有个挖水塘形成的小土墩。尽管那个时代人们对绿化的概念不深,但我很喜欢植树,只是对绿化没什么规划,基本上是有什么树苗就栽什么。一开始我买了几棵白柚树苗栽在小土墩的周围。这些树长得很快,只是容易生虫子,我拿来一个废针筒放上注射针,把杀虫药水注射进虫眼和树皮,终于抑制了虫害。我在水塘边随便插了几根柳树枝,竟长成了柳树。有一次我看见人家买了不少烧柴的树枝,其中有一些既直又粗壮的白杨树枝。我就向主人要了十几根,插在稻田与家门口的晒场之间。没想到第一年这些白杨树枝就生根成活,三年后变成了一棵棵大树。我还在与邻居家之间的空地上栽了泡桐树根,没多久长出了两棵粗壮的泡桐树。后来有人要买去派用场,加上树枝在刮大风时影响邻居屋上的瓦,我只能忍痛割爱卖掉了。我还见缝插针在一块自留地与一座无主坟之间种了几棵杉树苗,由于土地肥沃,又是沙质土壤,树苗生长奇快,但后来粗壮的树干和繁茂的枝叶影响了蔬菜的生长,我不得不卖掉了其中两棵。
  我还念念不忘要在土墩上培育一片竹园,特地去挖来两棵长大后可以劈丝编席条做篮子甚至家具的竹子栽种。我还想种上点果树。一次人家送我一棵叫不出名字的果树苗,我精心栽培,第二年就成活开花结果,果子有点像今天的樱桃。后来请教了邻村见多识广的河南籍老人,才知道果树叫“央李子”,大概与今天的车厘子是一族吧。遗憾的是,当竹子和“央李子”长大的时候,我离开了那个地方。
  我离开时,原来只有两棵野黄栎树的地方已经是一片郁郁葱葱。我的一片苦心加上大量汗水改变了那里的面貌,我这个植树迷没有愧对那片热土。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