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经济越发达,人们越容易......轮椅曾经多用于贵族“炫富”
A01版: 健康热点 A02版: 网络健闻 A03版: 天时节气 A04版: 寻医问药 A05版: 健康资讯 A06版: 生活百事 A07版: 饮食宝典 A08版: 慢病管理 A09版: 中医中药 A10版: 心灵驿站 A11版: 运动健身 A12版: 两性世界 A13版: 好孕妈咪 A14版: 亲亲宝贝 A15版: 旧闻新读 A16版: 悦读连载
2018年04月12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为什么经济越发达,人们越容易过敏?



  核心提示:更卫生的食物,更清洁的家居环境,更细致的对幼儿的呵护,一方面使免疫系统不能像祖辈一样“正常”发育,一方面限制了个体的适应能力,导致他们在成年后一旦接触过敏原就会发病。
  在拿破仑战争结束不久后的英国,一位名叫约翰·波斯托克的医生发现自己每到夏天就得一种怪病——眼睛奇痒、不停咳嗽、打喷嚏。
  出于职业敏感以及对未知领域的兴趣,波斯托克在致伦敦医学外科协会的一篇论文中,将这一奇怪病症命名为“夏季黏膜炎”。
  这个古怪的病名,如今鲜为人知,替代它的词则家喻户晓:花粉过敏。
  贵族病的不列颠入侵
  “夏季黏膜炎”患者非常罕见。从1819到1828年,波斯托克只找到28名病友。有趣的是病人无一例外出身英国上层阶级。
  半个世纪后,波斯托克的后辈查尔斯·布莱克利记录道:患有“夏季黏膜炎”的病人几乎都是教士和医生,就算不是上层阶级,也至少受过良好教育。
  19世纪中后期,法国、德国、瑞士也陆续发现相似病例。由于只在夏季制作干草的时节发病,欧洲人把它称作“枯草热”。欧陆医生的诊疗经验与英国同行类似,“枯草热是贵族病”的观点由此成为欧洲医学界的共识,新大陆也不例外。
  既然是贵族病,显然足够有钱才能享受到“休假式治疗”。曾被林肯派往欧洲、作为合众国总统特使的教士亨利·毕彻公开宣称:对于能加入枯草热病友协会、拥有去豪华度假区休病假的机会,“我非常感恩”,度假区的夏天是如此安逸,以至于“我不能痊愈,也不想痊愈”。
  毕彻所说的枯草热病友协会,正是美国镀金时代上流社会最显赫的社交组织之一。任何枯草病患者交1美元就能入会(那时1美元的购买力可不低),会员不外乎医生、商人、法官、律师和政府高官。
  最著名的度假区位于美国东北部新英格兰地区的白山。这里原本土地贫瘠、经济落后,自从时任美国国务卿丹尼尔·韦伯斯特的枯草热症状在此缓解后,白山的旅游业和酒店业迅速崛起。
  盛夏六月,新大陆又到了社交的季节。东北工业区的富商巨贾,逃离纽约和波士顿,来到豪华度假区休假。他们六个星期的度假支出,抵得上普通受薪阶层半年以上的工资。
  生病不只是因为我们查得勤
  如果推广至更一般的“过敏”,至少今日已不仅仅是上层阶级的专利。世卫组织估算,全球超过20%的人口都有过敏反应。不过,依然存在的现象是:经济越发达、城市化越高的国家,过敏问题就越严重。
  在欧洲,对普通人过敏的流行病学调查始于20世纪初;最晚在上世纪90年代末,主要发达国家的政府、学界和医疗机构,都对国民过敏情况进行了大范围、高频次、多维度的监测和研究。
  研究越多,问题越大。过敏发病率在近年的增长速度远超医学界预期:过去十年,欧洲医院接诊的严重食物过敏儿童人数增长了700%; 英国儿童食物过敏率翻了一番;1997到2007年,全美18岁以下儿童食物过敏率增长了18%……
  医疗和学术界的进展,很快渗入到了立法层面。近20年,发达国家逐步建立了食品过敏原标注体系,折射出现代社会的治理,不仅要考虑复杂的方方面面,还是高度技术性的活计。
  欧盟和日本列出了麸质谷物、鱼类、花生、牛奶等7至14种强制性标注过敏原;美国也列出了8种,但由于美国的法案未对非包装食品和餐厅做出强制标注要求,受到了不少学者的批评。
  在学术研究、医疗检查、行业标准、政府保姆的伺候下,发达国家公众对过敏的认知度自然也就更高。甚至在社交中形成了规范:即便参加小型午餐会,主办方也会提前询问与会者是否对特定食物过敏。与中国人以“吃了吗”来寒暄不同,“你不吃什么?”才是许多西方人喜闻乐见的社交话题。
  另一个世界,情况则大不相同。直到2012年,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没有任何居民食物过敏的数据,更遑论为食品过敏原立法。
  是否由于数据、研究的匮乏,导致发展中国家的过敏情况被严重低估?而发达国家是因为查得勤所以才过敏多?
  从现有的少数对比实验看:中国人的身体确实没那么敏感、娇贵。
  儿童哮喘与过敏国际研究(ISAAC)发现:患病率最低的是东欧和亚洲(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中国、韩国),最高的是美国、英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
  为什么富裕的现代国家过敏更严重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越富裕的现代国家,过敏越严重?又为什么在一个发展不平衡的国家里,富裕地区居民的过敏更严重?
  学界尚无定论。其中一种被普遍接受、获得众多研究数据支持的“卫生假说”认为:
  急遽推进的工业化、城市化和医疗条件的改善,导致人体不能接触足够的病原体,免疫系统无事可做。而在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我们的身体已经适应了环境中有一定数目的病原体,当病原体达不到这个水平时,免疫系统就会攻击与其接触的无害物质,导致良性微生物(如花粉)引发的免疫反应。
  更卫生的食物,更清洁的家居环境,更细致地对幼儿的呵护,一方面使免疫系统不能像祖辈一样“正常”发育,一方面限制了个体的适应能力,导致他们在成年后一旦接触过敏原就会发病。
  这样看来,世界上最早的过敏患者都是医生,也许并非偶然。
  卫生假说还能用来解释:为什么很多中国人移民发达国家后会过敏——他们的免疫系统早已适应一定程度的污染,环境太好反而会让其不适。
  来自《国家人文历史》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