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人类上瘾史:治病良方如......成语医话——怒发冲冠
A01版: 健康热点 A02版: 网络健闻 A03版: 天时节气 A04版: 寻医问药 A05版: 健康资讯 A06版: 特色中医 A07版: 饮食宝典 A08版: 慢病管理 A09版: 中医中药 A10版: 心灵驿站 A11版: 运动健身 A12版: 两性世界 A13版: 好孕妈咪 A14版: 亲亲宝贝 A15版: 旧闻新读 A16版: 悦读连载
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可怕的人类上瘾史:治病良方如何堕落为罪恶毒品?



  核心提示:几十年间,上百种新的合成毒品竟会出现,他们更无法料到,金钱、欲望会使毒品交易愈演愈烈,人们深陷在由毒品构建的精神幻境里,全然忘了最开始的它们,只是救人性命的良方。
  11月28日下午,北京石景山警方通报,歌手陈某因吸毒、非法持有毒品被行政拘留。其实早在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就已懂得靠“吸毒”来刺激大脑,只不过当时所谓的“毒品”仅是一些能够让人产生兴奋感的草药混合物而已。最早在5000多年前,人类开始从仙人掌、龙舌兰等植物中提取致幻剂,而人类与鸦片、大麻、古柯的接触,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早。
  万能特效药的发现
  在阿司匹林诞生前,欧洲各国对付疼痛的唯一镇痛剂为鸦片,它是包治百病的良药,任何文明病——焦虑、烦闷、长期疲劳、慢性疼痛、失眠、幼儿啼哭、痢疾在它面前,都无所遁形。
  罂粟的种植可以追溯至人类文明的早期,其最早的农业化大约在8000年前的地中海西部地区。公元前4000年左右,两河流域的苏美尔人发现罂粟是可以给人带来快乐的植物,并开始提取罂粟汁液。大约在同一时期,种植罂粟和提取罂粟汁液的方法从青铜时代的塞浦路斯传到了埃及、希腊和罗马地区。我国所称的鸦片,就是由希腊语中的“罂粟汁液”一词,经阿拉伯语转音而来。
  公元前1552年的一张草纸显示,古埃及底比斯医生被告知大约700种不同的鸦片配方的用途。在古希腊罗马的文明和宗教中,鸦片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它有着神奇的魔力,不仅可以增进食欲,还能治愈疾病。公元前400年时,希腊人已懂得将罂粟汁拌在其他食物里,人们食后即能“安神止痛,多眠忘忧”。据此,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将罂粟归入药品一类。
  16世纪以前,鸦片被欧洲人们普遍用作四种标准通用缓和剂的成分,随着医学的发展,鸦片剂量在这类药方的比重开始越来越大。
  越来越多的旅行游记,令欧洲人对鸦片的运用有了新的认识,他们开始通过各种方式,增加鸦片剂量、制作鸦片酊、鸦片酒、御用鸦片,来激发它的其他用途,让病人乃至正常人慢慢对其产生生理依赖。
  此时,在遥远的东方国度——中国,被欧洲人视为万能特效药的鸦片正一步步走向罪恶的深渊。
  吸食鸦片法导致鸦片禁令
  鸦片传入中国的准确时间已无从考证。可以肯定的是,经由阿拉伯人之手,罂粟开始在唐朝传播开来。在最初的数百年内,罂粟主要被作为观赏花卉和药用植物,许多医书不仅记载罂粟可治痢疾、腹痛、咳嗽等疾病,还将它视为养胃、调肺、便口利喉等功效的滋补品。
  明代时,尽管中国人已懂得从罂粟割乳浆取鸦片,但主要来源仍采自国外。明万历十七年(公元1589年),中国开始对进口鸦片征税,规定每进口10斤鸦片要交2钱银子的税钱,随着鸦片输入的增多,民间逐渐出现了吃鸦片者,但仅限于富绅地主权贵阶层,其中尤以“鸦片皇帝”明神宗为代表。17世纪以前,中国人只知道生吃鸦片,至苏门答腊人发明吸食鸦片法,经荷兰人传到东南沿海城市后,中国人才真正体会到毒品鸦片的乐趣。
  清初,海禁开放,吸食鸦片方法逐渐从东南沿海城市蔓延至内地。到雍正时,喜欢群聚的吸食鸦片者们引起了统治者的恐慌,一方面,鸦片烟“淫荡人心,贻患不浅”,另一方面,吸食鸦片的人往往到最后会弄得倾家荡产,最终沦为盗匪,有碍社会和谐。故此,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清廷颁布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鸦片禁令,毒品鸦片的恶名自此“声名远扬”。
  鸦片如此,大麻如此,古柯亦是如此。
  大麻与古柯的世界化
  早在公元前5世纪,斯基泰人就开始凭借大麻种子燃烧时产生的烟雾,慢慢进入迷幻状态,从而唱歌、跳舞。世界上最早崇尚使用大麻文明的非印度莫属,在面对病人患有疟疾等传染病或风湿等疼痛症时,印度传统医学阿育吠陀体系的诊病者会开出口服大麻的药方。战士们饮大麻药来壮胆,苦行僧们借它来安神,新婚夫妇用它增进情欲,民间用它来消除烦躁与疲劳。
  地球的另一端,16世纪时,西班牙人开始在美洲殖民地栽种大麻,他们的本意是为了收取大麻纤维,以供船舰的绳缆之用,没想到大麻在精神状态的功效竟让它成为当地穷人的“鸦片”。20世纪初开始,含有大麻树脂的药物纷纷问世,它们被广泛用作止痛和镇静药物。但医学界很快发现这类制剂非但不能给治疗带来良好的效果,反倒使患者情况更加严重,于是,国际社会开始禁止大麻。
  一直以来,古柯都生长在南美洲安第斯山区。远在3000年前,古印第安人就有嚼食古柯叶的习惯。通常来说,原住民会将草木灰、石灰石掺入古柯叶,然后送进口中咀嚼,一方面解除疲劳,消痛祛病,一方面舒缓高山反应,充饥、提神。16世纪中叶,西班牙入侵印加帝国时,将古柯叶带到了欧洲。1859年,一位奥地利化学家从古柯叶中首次提取出生物碱——可卡因。
  1884年,弗洛伊德在其著名的研究报告《谈古柯》中指出,可以乐观看待古柯对于神经衰弱、消化不良、恶病体质、吗啡毒瘾、酗酒、高山哮喘、阳痿等病症的潜在疗效,并适当注意它的局部麻醉功能。一时间,可卡因因医疗实验所带动的需求超越了供应。
  1890年,医学专家第一次记录了可卡因成瘾的病案,6年后,美国康涅狄格州医学会建议只有医生才能使用可卡因,美国洛杉矶大学精神病学专家罗纳德·辛柯博士曾形象地将可卡因的危害比作一股在大脑里燃烧的高温暗火,作为鼻吸入剂,其危险性远远超过鸦片。
  新型毒品的兴起
  英国历史学家理查德·达文波特-海因斯曾将现代毒品史的起点放置于19世纪20年代,并表示其中最重要的变化起因于皮下注射器的研制和把它们用于治疗神经痛以及慢性病人。
  19世纪初,医学家从鸦片中提炼出吗啡,用于镇静、止咳、镇痛。美国南北战争时,吗啡作为镇痛剂在美军广泛使用,但由于吗啡不仅对循环、呼吸、肠胃系统有副作用,而且具有比鸦片更大的成瘾性,因此,战争结束后,美军当中首次出现了群体吗啡瘾者。
  为了解决吗啡的毒瘾,人们开始研究新的药品,1897年,德国拜尔药厂化学家菲力克斯·霍夫曼合成了一种名为二乙酰吗啡(海洛因)的制剂。当时,拜尔公司领导人认为,这是一项了不起的发明,可用来替代吗啡等致瘾性麻醉品,并将它作为一种止咳处方药出售。而海洛因中极强的毒性,大大超出了化学家菲力克斯·霍夫曼的想象。
  1919年,日本的一位化学家合成了第一种人工合成兴奋剂——苯丙胺,即安非他命,用于治疗成人肥胖症及小儿运动机能亢进。二战时,各国为提高士气和官兵的耐久力,安非他命被广泛使用在军队里。同为毒品家族中的“后起之秀”,二战时,冰毒(即甲基苯丙胺)也被同盟国与轴心国以Pervitin之注册名称分发至前线。纳粹军曾给士兵,特别是在苏德战争时的党卫队人员及德意志国防军广发冰毒以作兴奋剂之用,希特勒亦曾注射过甲基苯丙胺。当然,毒品同样也解释了他们的内部混乱以及问题重重和令人疑惑的决策。
  二战前,全世界管制的毒品大致只有三类:鸦片类、大麻类、古柯类,设计管制办法的人想象不到,几十年间,上百种新的合成毒品竟会出现,他们更无法料到,金钱、欲望会使毒品交易愈演愈烈,人们深陷在由毒品构建的精神幻境里,全然忘了最开始的它们,只是救人性命的良方。
  来自《国家人文历史》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