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想听她喊声妈妈,但她却不会......只为降低 颈肩腰腿痛手术率
A01版: 要闻 A02版: 今要闻 A03版: 物博盛会 A04版: 物博盛会 A05版: 物博盛会 A06版: 看无锡 A07版: “一块摸金” A08版: 看无锡 A09版: 众聊吧 A10版: 爱健康 A11版: 报个料 A12版: 缺德膀爷 A13版: 跑社区 A14版: 谈天气 A15版: 微发布 A16版: 看无锡 B01版: 休闲周刊 B02版: 游线推荐 B03版: 吃范儿 B04版: 无锡最美乡村巡礼 B05版: 江南旅游 B06版: 游线推荐 B07版: 江南旅游 B08版: 江南旅游 B09版: 江南旅游 B10版: 江南旅游 B11版: 江南旅游 B12版: 江南旅游 B13版: 创富周刊 B14版: 创富·理财 B15版: 创富·证券 B16版: 创富·证券
2017年09月13日 星期三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坚强母亲照顾重残女儿40年

最想听她喊声妈妈,但她却不会说话



  “忙忙碌碌了这么多年,就这么走过来了。”在曹张新村附近的一处简陋的私房里,69岁的杨芹珍望着躺在床上的女儿高君,眼泪又下来了。40岁的高君骨瘦如柴、肢体扭曲,不会说话,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最让人难忘的是那双大大的却空洞的眼睛。
  “如果她好好的,一定会很漂亮。”杨芹珍的眼泪不是为自己多年的辛苦而流,而是心疼女儿。

  女儿出生45天突然病倒,醒来后成了重残

  时光回到40年前。那时,杨芹珍已有了一个5岁的儿子,所以第二胎生下一个女儿时,刚好凑成了一个“好”字,有儿有女,全家开心。女儿眼睛大大的、皮肤白白嫩嫩的,杨芹珍喜欢得不得了,沉浸在幸福的憧憬中。噩梦从高君出生后第45天开始。那天高君咳嗽咳得很厉害,喂了药以后却醒不来了。杨芹珍和家人连夜把孩子送到医院,医生也束手无策。
  从医院回来以后,女儿醒是醒了,可是却完全变了样,连吃奶也不会了。这犹如晴天霹雳,让杨芹珍夫妇无法相信。“当时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人,好好的孩子突然生了这种怪病,家里又不富裕,将来怎么办?”杨芹珍回忆,当时亲戚大多建议放弃孩子,再生一个,可她觉得终究是一条生命,“怀胎10月来到我身边,怎么能说扔就扔,我舍不得。”她觉得自己要尽到做母亲的责任。

  40年无微不至的照顾,依然把女儿当宝贝

  高君的房间在一楼,一张老式架子床、旁边放着三张凳子,女儿睡床上,妈妈则在凳子拼凑的“床”上陪着。这样的日子,不分昼夜,她们已经走过40个春秋。每天清晨,杨芹珍要帮女儿穿好衣服,“夏天还好一点,冬天衣服多,她的关节又全部变形,边穿边要手伸进去把四肢拽直,一点一点穿。”尽管高君很少出门,然而给女儿穿的衣服杨芹珍一点没马虎,“女孩子要有几件像样的衣服才行,她穿红色条纹的挺好看。”
  杨芹珍对女儿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为了让女儿保持干净,她把旧衣服做的尿布、尿不湿轮番使用,还要时不时地检查,一旦女儿“方便”好了,立即用水洗净。家里虽然简陋,却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异味。她怕女儿抽搐时把皮肤磨破,就连夏天床上也都垫着软和的棉布,床顶一只小电扇24小时不停吹。在客厅里,还有一把特制的椅子,这是高君的专座。椅背和扶手凡是有金属的地方,都被包上了厚厚的棉布。椅子左侧还有一把竹椅挡着,“她坐着的时候会往旁边倒下去,只能用东西挡着。”

  也曾想结束生命,但为了女儿坚持下来了

  女儿房间里唯一的装饰品便是窗台上的一小盆绿植,碧绿的藤蔓攀爬在一根竹竿上。“这是田七花,不需要阳光也能生长得很好。”杨芹珍说,“我养它,因为它的生命力特别顽强,就像我的女儿,也像我。”
  40年,就这么熬了过来。当中,杨芹珍也有过情绪极度低落的时候。“老伴去世时,我自己也想放弃了,想结束自己的生命。”然而她终究不忍心丢下女儿。女儿不能说话,偶尔会用那双大眼睛望着杨芹珍,“啊啊”地喊几声。“也不知道她晓不晓得我是她的妈妈,最想听她喊声妈妈,但她却不会说话。”说着说着,杨芹珍的眼泪又下来了。
  (王晶)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