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我乡,甘若荠故乡那条红砖路书画长廊
A01版: 要闻 A02版: 今要闻 A03版: 看无锡 A04版: 看无锡 A05版: 看无锡 A06版: 天下 A07版: 天下 A08版: 天下 B01版: 教育周刊 B02版: 锡教资讯 B03版: 招考校园 B04版: 师生秀场 B05版: 小记者 B06版: 小记者 B07版: 小记者 B08版: 小记者
2018年04月16日 星期一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忆我乡,甘若荠

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 周润宇



  “三月三,蚂蚁上灶山。”因而乡里家家皆置野菜花于灶陉上,以厌虫蚁。明清之际,彼时村童往往采集于篮,走村入市叫卖不绝。妇女系于簪髻之上,以祈明目,俗号亮眼花,那便是荠菜的花。乡中素有谚云:“三春戴荠花,桃李羞繁华。”荠花,那星星点点的白色小花,羞羞地开在田埂的草丛中,在春风中摇曳,实在平凡了然,从不与桃李争艳。也正显得戴荠花者清秀脱俗,不似桃李般俗媚。
  这种常见的野菜能做成鲜美的汤,那往往是我童年的寄托,家乡老宅的象征,乡愁的变形,勾起我对故里的回忆。拆迁后,我已经好久不见这花了,仿佛对老宅的印象也渐渐模糊不清了。
  一个机会,在这风雅的时节,在乡间小饭馆中尝到了荠菜汤,却丝毫没有兴味。年轻的厨师“深得”做菜精髓,大加虾仁,发菜,肉末于荠菜汤内……黑糊糊不显清白,肉汤腻而难以清淡,放入虾仁口味更杂。还有软塌塌的荠菜,烧不出野性的生机,简直与青菜无异,难以下食……莫非荠菜汤也随着城市化的步伐,渐渐走远了乡野的本真?
  只是依稀记得外婆的荠菜豆腐汤。田间地头,采集些许,加水,一些生粉,两只蘑菇,三片豆腐,稍煮片刻,清淡鲜美,浓稠馥郁,一清二白。若在田间地头玩累后,来上一碗荠菜豆腐汤:热气腾腾,经通络展,生龙活虎,饭也不用吃,那是无比的舒畅。外婆一旁看着我,看我舔尽最后一勺,看我啧啧嘴,幸福无比。
  热切地,我要自己做一碗荠菜豆腐汤。大动干戈,可惜,只有几株荠菜依稀地藏在停车场的方格砖里,艰难地生长,但叶色早已发黄,茎秆也难以挺起。难掩失落。
  最终,菜市场里买到半斤,又是无味。无奈野菜中的清香,是否应蕴含着家乡故土的味道?小小的荠菜,是对家乡记忆的变形么?远离家乡的同时,大概也远离了家乡的味道。
  “荠菜马兰头,姊姊嫁在后门头。”小孩子们常挂在嘴边的俗语,就是对田间美好生活的最纯朴的歌颂。现在这个高屋林立的水泥时代,又有什么孩子在田边玩耍,识各类野菜?别提会对家乡的爱恋了,更不可能会有对“乡”的愁情了。
  回到老家,噢,一下子就闻到了那清新的绿色的自然的味道。原来一直疑惑,为什么外婆年纪这么大了还执着地一直去老屋宅基地上种菜?今天我终于知道了。——宅基地上到处开着一丛丛白白的,小小的荠菜花。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