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妈妈”李利娟的双面人生
A01版: 晚报要闻 A02版: 今要闻 A03版: 智造强市 A04版: 看无锡 A05版: 跑社区 A06版: 夺命车祸 A07版: 谈天气 A08版: 看无锡 A09版: 看无锡 A10版: 爱健康 A11版: 看无锡 A12版: 看无锡 A13版: 众聊吧 A14版: 看无锡 A15版: 天下 A16版: 天下 B01版: 休闲周刊 B02版: 游线推荐 B03版: 吃范儿 B04版: 旅游资讯 B05版: 江南旅游 B06版: 江南旅游 B07版: 江南旅游 B08版: 游线推荐 B09版: 创富周刊 B10版: 创富·理财 B11版: 创富·证券 B12版: 创富·证券
2018年05月16日 星期三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多年来收养118个孩子 因涉嫌敲诈勒索被刑拘

“爱心妈妈”李利娟的双面人生



  5月4日上午,河北省武安市午汲镇上泉村的“民建福利爱心村”内,74个孩子被武安市政府的大巴车接走。他们之中,最大的孩子十几岁,最小的刚出生十几天。
  与此同时,武安市中兴路和西环路交叉处的万腾大厦三楼,一场关于爱心村存废的听证会正在进行,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和爱心村均有人参加。但爱心村的负责人李利娟并未到场。
  11点左右,听证会当场决定,因爱心村2014年至2016年未参加年检,2017年未按规定报送年检材料,故撤销其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这意味着爱心村将被彻底清理、取缔。
  第二天,从武安市公安局传来李利娟被刑事拘留的消息。据官方通报,李利娟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证据确凿,已被警方从北京带回武安。

  村里人称她“沾边赖”

  爱心村属于上泉村地界,在村落外约2公里。
  村里人管李利娟叫“四霞子”,因为家里4个姐妹中她排行老四。“李利娟”其实是四霞子的曾用名,她的现用名叫“李艳霞”。知情人士提供的身份证信息显示,李艳霞出生于1965年,今年53岁。
  多名村民说,他们被四霞子和她男朋友“许老大”欺负了近二十年,敢怒不敢言。大家还给她起了个外号:沾边赖——被她沾上边,她就赖上你。
  村民朱明(化名)就和她起过冲突。朱明家的口粮地离爱心村不远,一次焚烧土地时,朱父点完火就走了。不想半个月后,李利娟在路上拦住朱父,说他上次烧地把她种的树林都烧了,得赔钱。朱明家的电动车被扣下了。
  本来李利娟要求赔偿几万块,经人说和,朱明赔了8000块赎回了电动车。“租一亩地一年才1000块。”
  村里人凑在一起说四霞子时,总不忘提起一个人——上泉村村民张超(化名)。“是张超把四霞子带到我们村的。”村民说。
  张超与李利娟的相识源于湾河铁矿。那里正是爱心村的所在地。
  武安市矿产资源丰富,光是上泉村就有不少矿井。1989年,张超的父亲从别人手里买下铁矿,用了一生积攒的10.5万元现金,还借了十几万贷款。1998年,张超经人介绍认识了李利娟,后者想用2万元入股铁矿合伙经营,然后五五分成。

  曾把别人铁矿办到自己名下

  张超说,后来李利娟和他处了对象。或许因为这样的关系,两人在铁矿上的合作定了下来。张超管生产,李利娟管账。
  2000年左右,国家对矿产资源的管理渐趋规范,武安市开始取缔无证小矿。张超的矿井也在整治范围,被勒令停产。但节骨眼上,李利娟帮他拿下了采矿证,湾河铁矿后来也更名为鑫森铁矿。
  但鑫森铁矿采矿证上的权利人不是张超,而是李利娟。为此,张超和她大吵一架:我的矿为啥写你的名字?李利娟说,只有写她的名字,证才能办下来。
  那三四年,铁矿采出的块矿非常抢手,刚采出来,就被人开车拉走。张超说,每天采矿量约一二百吨,按照每吨八九百元的价格,一天的流水就有近十万。
  但好景不长。2005年,因为生意不景气,张超的矿井又停工了,李利娟也很少在矿上出现。没过多久,人称“许老大”的许琪来到了上泉村。
  张超记得,许琪是陕西人,以前抢过别人的矿井。后来,许琪还成了李利娟的男朋友。
  第一次见到许琪,张超就被他用啤酒瓶打破了头,还被连踢带踹地赶出了铁矿。张超说,许琪打他是因为禁止他与李利娟联系,但遭到拒绝。

  收养孩子的“一意孤行”

  连李利娟的亲属也不太记得,她是从何时开始收养孩子的了。李利娟之前接受采访时曾说,她在1996年收养了第一个孩子——5岁的四川籍孤儿。
  当地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所谓的四川籍孤儿当时十几岁,原本是李利娟给家里请来的保姆,也是上泉村一村民亲戚家的孩子。
  与李利娟无数次对媒体讲过的一样,李利娟的大姐李贤(化名)说,李利娟收养孩子是因为亲生儿子曾被前夫卖掉。虽然后来孩子找到了,但此后她看见孩子就觉得亲,遇到别人不要的孩子她就领回家来养。
  在李贤眼里,李利娟从小就一意孤行,16岁认识了第一任丈夫,17岁生下了亲生儿子。收养孩子也是一样。李利娟没和人商量,就把一个脏兮兮的小姑娘带回娘家。李贤把她们撵了出去,“你来可以,她不能进来。”
  后来,李利娟又陆续领回几个孩子,一群人一天三顿都在娘家吃饭,一天吃掉一大锅。全家人商量了几次,都觉得接受不了。
  本来,李利娟领回家的孩子都是“黑户”,上不了学,结不了婚。记者此前于2017年2月采访李利娟时,她说,2006年,她曾为了孩子们的户口问题冲进正在召开武安市人代会的宾馆,嚷着要见市长。“市委、市政府、公安局,我跑遍了。市长不出来,任何人不能过去。”她堵住了会场出入口,“你们不是开人代会吗,怎么不替人民解决问题?我死在这里也要见市长。”
  那次会议后,孩子们的户口解决了。

  被查出银行存款2000余万元

  爱心村藏在三环路边的山坳里,穿过两米多高的铁门,迎面是一块一米高、两三米长的大石,上面有三个红色的大字“爱心村”。这里曾是李利娟和118个孩子的家。
  为了照料这些孩子,李利娟从附近的村子里聘请了二三十个60多岁的“阿姨”。每天早上,阿姨们带着孩子吃饭,然后上小学的孩子自己去上学,上幼儿园的孩子由阿姨们跟着坐校车送到幼儿园。孩子们走后,阿姨们洗衣服、收拾屋子,中午再接孩子们回来吃饭。
  住在南庄村的孙祥(化名)就是爱心村里的一名“阿姨”。她负责照顾5个上幼儿园和小学的女孩,每月工资2000元。
  虽然李利娟经常带着孩子外出看病,不总待在爱心村里,但孩子们和李利娟还是很亲。孙祥说,李利娟每次回来,孩子们都会大叫“妈妈好”,然后一窝蜂扑过去抱住她。
  从日常的衣食住行到带孩子看病,李贤估算,爱心村一年至少要花掉上千万。“一个正常孩子一年生活费得一万左右,看病的三四十万也不算多。”但具体的账目,李贤并不清楚。
  李贤说,这些钱有李利娟做生意赚的,但大多数是别人捐赠的。
  李利娟被刑拘后,武安市委宣传部指定的信息发布平台“新武安”微信公号透露了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李利娟名下有各类银行账户45个,存款2000余万元。

  “孩子去你家砸电视,有本事就抓他”

  2013年6月19日晚上9点多,武安市某宾馆经理沈吉(化名)正在宾馆院子里坐着。突然,七八个成年人堵在了宾馆门口,“爱心妈妈的腰受伤了。”沈吉回忆,那天李利娟和许老大来宾馆就餐,电梯从四楼升到五楼时出现故障,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继续上升。
  晚上8点多,李利娟吃完饭,已经离开。但半小时后,她的人又跑了回来,说她在电梯里腰部受伤。后来,宾馆垫付了2万元医药费,还出了15万元赔偿。
  类似的事,发生过不止一次。微信公号“新武安”曾提到,李利娟从宾馆出来后住到医院,以药物过敏为由,讹诈医院12万多元;从某企业门口路过时,她以路面坑洼剐蹭车底盘为由,讹诈该企业一辆新迈腾。
  但之前,没人敢说李利娟不好。“因为她是爱心妈妈,说她好,违心;说她不好,别人骂你心术不正。”现武安市政府副秘书长石书军说。
  石书军和李利娟的正面交锋发生在2014年,石书军时任武安市贺进镇党委书记。当时,他想招商引资,在南街村马鞍山引入2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
  当时,马鞍山南坡被吕盛(化名)承包了,他还在坡上开了一家永峰白灰粉加工厂。吕盛不愿关厂,镇里的人就找他谈判。“谈到第四五次时,李利娟出现了。”南街村村支书杨占山说。
  在贺进镇,杨占山第一次见到了李利娟,“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她自称在永峰投资了1800万元,是大股东,过来是为了谈赔偿。
  项目无法推进,原来的项目公司也退出了。石书军换了新公司重新选址。这一次,李利娟又找了过来。她说她在马鞍山种了10万棵树,被项目部砍了1.3万棵,每棵树价格1000元,镇政府要赔她2000万。
  从那之后,李利娟每周都要带着十几个人去镇政府闹,石书军走到哪,他们就跟到哪。石书军说,李利娟有时会带着孩子一起来。“(让这个)傻孩子去你家砸电视。你有本事就把他抓起来。”
  李利娟被刑拘后,爱心村74个孩子中的73名未成年人被民政部门接管。微信公众号“新武安”称,爱心村的“孤儿”中,已有32人被确定为有父、有母或有法定监护人。
  (新京)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