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闲置空间搞“更新” 让老......
A01版: 要闻 A02版: 今要闻 A03版: 证件照片 A04版: 看无锡 A05版: 高喷大修 A06版: 空间改造 A07版: 看无锡 A08版: 谈天气 A09版: 说案件 A10版: 科技 A11版: 专版 A12版: 众聊吧 A13版: 专版 A14版: 天下 A15版: 天下 A16版: 秒读 B01版: 休闲周刊 B02版: 游线推荐 B03版: 江南旅游 B04版: 吃范儿 B05版: 江南旅游 B06版: 旅游资讯 B07版: 江南旅游 B08版: 无锡最美乡村巡礼 B09版: 创富周刊 B10版: 创富·理财 B11版: 创富·证券 B12版: 创富·证券
2018年08月22日 星期三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社区闲置空间搞“更新” 让老小区处处有“惊喜”



  大家觉得自己的小区美不美?如何让小区变得更美、更人性化?今年,滨湖区月秀社区、水秀社区、河埒社区等多个社区开启了社区闲置空间改造项目,目前大多数项目都在施工中,预计年底能够完成。相关人士表示,小区闲置地块、微空间的品质提升和功能塑造,不仅可改善社区空间环境,让小区变得时尚、洋气,而且在居民参与共同改造和维护环境的过程中,也让社区治理有了新的撬动点和新的平台。

  改造案例初级版:废弃泵站改建花园

  在月秀花园唐巷浜南面尽头有一处废弃的泵站,面积约120平方米,周围有一圈栏杆围着,长久以来一直荒废着。一些居民将这里变成了私家花园、菜园,因此也上演了无数的“争抢事件”:这家种了那家拔,看看种得好的花卉挖回自己家里。还有的居民把这里当成了废旧物品堆放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这里放。
  今年4、5月份,唐巷浜经过整治跳出了黑臭的榜单,紧邻着的泵站环境整治也被提上议程。“花园怎么改?”“我们能做什么?”月秀社区邀请附近的居民一道商议,前后开了4次议事会,大家献言献策,形成了由12位居民组成的改造核心团队,然后再根据各自的能力,分为绿化、监督、宣传3个小分队。
  如今,花园改造的规划已经定下,泵站里的杂物、垃圾全部清理完毕。“里面的几棵小树应居民的要求保留下来,根据原有的格局划分几个小板块,中间这里再铺一条小石子路。”站在泵站里,居民蔡晓凤作为绿化小分队的成员讲解着规划,“原来的水泥硬地上放上桌子和椅子,平时可以带孩子们来认认植物。”她说,等到热天过去,绿化队就要开始种花花草草了,后期维护也由他们包揽下来,“不久以后,这里就将是个赏心悦目的小花园了。”

  升级版:水秀新村“公共空间整体焕新”

  跟月秀花园局部改造相比,水秀社区的“公共空间整体焕新”就是个“巨无霸”工程。改造涉及面积达1.1万平方米。“社区居委会旁边的中心公园有2000多平方米,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建起来的,里面还有个露天游泳池,当时是挺高大上的。”金邻居社工事务所理事长顾雪窈介绍,30多年过去了,泳池设施陈旧,加上经营不善,没人去玩了。而周边的空间也没有很好地利用,成了共享单车、建筑垃圾堆放点。
  如今,水秀新村人口密度和土地使用趋于饱和,而社区需要不断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亲子活动、老人健康锻炼、文化广场等公共空间和资源分配等需求,因此社区今年成立“百姓规划师”工作坊,让老百姓扮演“规划师”的角色,为扮美自己的家园出谋划策。
  “工作坊的第一个改造项目就是中心公园,居民代表们越讨论越热烈,对改造社区空间的积极性很高,出了不少点子。”顾雪窈说,今年5月份以来,在游泳池是填平还是设计成下沉广场、健身步道如何布置、儿童乐园是否扩建等等方面,线上、线下共有1000名居民参与讨论,前前后后开了23场议事会议,最终有了现在的改造方案。不仅包括中心公园的改造,还有健身广场扩建、道路拓宽等,把社区的公共空间都包含进来,“江南大学设计学院的几位学生已经给最终方案画好了设计图纸,改造审批流程也正在进行中。”

  居民“设计者”:从来没有这样深入参与过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些社区空间改造项目都没有实行“一堂言”,而是邀请居民一道坐下来进行协商。60多岁的蔡晓凤搬到月秀花园没多长时间。起初得知泵站要改造时,她并不以为然,总觉得跟自己关系不大。“我以前住的小区也曾改建小游园,谁来设计、谁来施工、具体怎么做,整个过程我们都知之甚少。等到种了草皮、修好了凉亭、摆好了健身器材后居民们才知道:哦,小游园建成这样了。”
  来到月秀花园以后,因住在泵站附近,社区召集居民开会的时候,蔡晓凤以为是走走形式。但对这个废弃泵站她是深有感触的,“平时经过那里时,垃圾乱堆放,臭烘烘的,再加上以前唐巷浜没有治理好,整个环境糟糕极了。”这里不仅上过263行动的“黑榜”,也是社区的老大难问题。座谈时,她提的第一个意见就是能不能改造以后放点桌子、椅子,居民好坐在那边休息。“当时只是随口一说,但没想到真的被社区采纳了。”她说,社区每个月开一次推进会,“我们是看着花园改造方案一稿一稿改出来的。”渐渐地,她越来越把花园改造放在心上。“平时在社区里,几位邻居碰头闲聊时也开始七嘴八舌的“畅想”,一个说我觉得应该这样,一个说我觉得应该那样,有时候还会争论起来。“从来没有这样深度参与过社区活动。”蔡晓凤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
  “其实这些社区空间改造项目都属于今年的协商民主项目。”河埒街道民政办副主任洪逸介绍道。去年,滨湖区启动协商民主推进社区创新治理,“去年是启动年,大部分社区都不知道协商民主是咋回事,所以都在搭框架,弄懂协商的概念和机制。而今年则是一个全面开花的阶段,滨湖区的绝大部分社区都申报了相关项目,并且都是要解决实际问题,因此改善社区空间环境作为居民迫切的需求被提了上来。”她指出,老百姓最关心的就是居住环境,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对审美和休闲也有了更高的要求,而空间改造就成为社区共治的一个新焦点。
  “居民在参与式治理的过程中,会培养自治的能力”,顾雪窈说,水秀的居民如今学会了提案,学会了规划,项目进行中共收到35位居民写的改造计划书。“未来,水秀新村很可能面对第二轮老新村改造,而我们的居民有了这种自治能力后,甚至可以抛出自己的方案,直接跟相关部门沟通,制定出适合本小区的改造计划。”

  小区公共空间改造让“里子”与“面子”更匹配

  “无锡这座城市给人感觉很精致,但深入一般的居民小区,就未必会让人有精细之感了”,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副教授史明表示,到一些居民区逛逛,拍几张照摆出来一看,感觉居民小区大同小异,没啥特色。尽管许多社区在社会管理方面已经做到了精细化,但物质空间并未精细规划,“里子”的布置似乎与城市的外观形象还不匹配。
  “哪怕是商品房小区,居民都以为这个小区已由开发商建好了,我们拿来用就行了,遇到问题有物业在管。”她说,事实上按照国际上的先进理念,小区环境与全体居民密切相关,景观如何设计、种植哪些植物,居民是有话语权的,景观和居住者之间应形成紧密互动的关系,形成一种“亲近感”。
  为了让居民实地体验到公共空间改造的成果,7月底,水秀社区组织了45名居民代表前往上海四平路街道参观。“那个地方真是处处有惊喜”,居民王蓉回忆说,那里电话亭被改造成手机充电站,拆下闲置的自行车停放架改造成儿童玩乐设施,几块木头放下来是凳子,合起来又是一个“雕塑”,还有把游戏里的超级马里奥场景也变成了现实,供小朋友攀爬……“特别洋气,特别有趣。”
  “上海的社区之所以改造得这么好,就是因为那边有许多高校的老师、学生以及其他设计师共同参与进来,把自己的设计理念与居民的需求完美融合在一起。”顾雪窈说,同样是改造公共空间,无锡与上海还是有差距的,居民们的改造设想还是以“实用性”为主,缺乏设计感和美观。为了扬长避短,这一次的公共空间改造,社区特意邀请史明和其团队参与进来,不仅为居民上了几堂创意课,9月份还将与居民分别结对,一起沟通、设计细节。
  (晚报记者 王晶)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