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放多数种粮户来自巢湖
A01版: 要闻 A02版: 今要闻 A03版: 规范培训 A04版: 看无锡 A05版: 专版 A07版: 外来农民 A08版: 看无锡 A09版: 爱健康 A10版: 看无锡 A11版: 专版 A12版: 看无锡 A13版: 看无锡 A14版: 专版 A15版: 看无锡 A16版: 秒读 B01版: 房产周刊 B02版: 市场 B03版: 广告 B04版: 业界 B05版: 公益广告 B06版: 创富·财经 B07版: 创富·证券 B08版: 广告
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他从巢湖来到太湖之滨种田26年 还将一批老乡带过来成了种田大户……

硕放多数种粮户来自巢湖



  这几天,在安徽巢湖人毕光杰租种的田里,播撒下去的小麦已经冒出了绿油油的幼苗。这是他来无锡种田的第26个年头。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拖家带口、啥也不会的愣头小伙子了,而是硕放街道最大的种田大户。20多年间,他不光自己种田,还将老家的亲戚、老乡都带领过来,如今硕放绝大多数的种粮户都来自巢湖,还有少部分来自浙江。“多亏了这些外来农民的精心耕作,让硕放3000亩农田没有荒废。”硕放街道相关负责人说。

  成长记忆

  背着一只蛇皮袋出来闯荡,如今成为种田大户

  毕光杰今年48岁,妻子徐素云跟他一样大。20多年前,夫妻俩带着刚出生40天的孩子,背着一只蛇皮袋,从老家巢湖来到硕放安桥村谋生计。“老家人多田少,不够种。”毕光杰说,他跟妻子都没什么文化,想出来打工养活自己。刚好那时安桥村里有一些抛荒地,土地闲置着实在可惜,村委的人便跟他商量,让他把抛荒地都承包了,种水稻、种小麦。
  “你可别笑话我,我那时真的连水稻都不会种呢。”毕光杰说。幸好,村里的书记、副书记人都特别好,直接拍胸脯说:“别怕,我们来教你。”说帮忙,还真的帮上了。插秧、割水稻、晒稻子,村里的负责人都来搭把手,“有一次,我的孩子哭了,他们就让我抱着孩子站在一边,自己起劲地帮我干活儿。”“正因为村里、街道里对我好,才能坚持20多年。”毕光杰表示,最开始,他租了50多亩抛荒地。如今,他在硕放和鸿山两地租种的田加起来有700多亩了。
  种田的日子是非常艰苦的,面朝黄土背朝天。夫妻俩平常在田里忙碌,就拿个木桶放在田埂上,把儿子放在桶里,活儿忙好了再一起回家。“儿子6岁的时候就知道烧饭给我们吃了,当时我问他怎么会的,他说是天天看我们忙,就想帮帮我们。”徐素云回忆起儿子小时候的事情眼泛泪花。“儿子做给我们吃的第一顿菜,是烧的毛豆和青菜,可是他还小,不知道青菜要多洗两遍,所以菜叶上还有泥,但是我们俩把菜全吃掉了。”如今,懂事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在上海念硕士,“种田培养出一个硕士,心里也蛮自豪的。”徐素云说。

  政策暖心

  一年一签的短租变长租,20多年心病有了着落

  今年三四月份,他们在秦村租的房子拆迁掉了,只能重新找地方安家。现在住的地方属于安桥村,就靠在农田边上,搭几间板房将就着住。“我们种田必须要有个房子,放种子、农具、机械、粮食等”,毕光杰说,板房周围都是他的田地,有种粮食的,还有种菜大棚。板房里条件非常简陋,用夫妻俩的话讲是“冬冷夏热”,一共有4个房间,一间住人,其余都用作仓库,各种农具随处可见。屋外的空场上,一边晒着稻子,上面停着毕光杰的黑色尼桑轿车; 另一边停着一台收割机。这是老毕今年新添置的大物件。
  “以前一直不敢投资,今年不一样了。有300多亩田一下子签了3年的租种合同。”原来,硕放的3000亩耕地多数是村庄整治后的“临时闲置”土地,一旦有开发项目征用,在对租用者支付相关补偿费用后,土地就得腾出来。因此,以前安桥村跟毕光杰的租田合同都是一年一签。老毕说,“因为签的时间短,心里总觉得没有保障,怕村里会突然收回土地,所以根本不敢投资,怕血本无归。”
  转机从去年开始显现。2017年市国土资源局公布《无锡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06-2020年)》调整方案,其中硕放有一处382亩的耕地被划定为永久基本农田。而这处农田恰巧是在毕光杰的租田范围内。“以前他都是见缝插针地种田,哪里有闲置的田地,我们基本都会喊他耕种。”硕放街道农业服务中心主任张忠林表示,看到了新出的文件后,他立即向街道建议,将耕作的合约从短租变为3年以上的长租。该方案通过后,今年9月份,村里与老毕就那300多亩永久基本农田签了3年的租种合同,老毕的一块心病终于放下了。

  困难不少

  种田大户种粮难赚钱,街道在积极帮助他们

  今年粮食虽然丰收,但是因为国家相关政策调整,水稻价格反而从原来的一斤1.55元降到了1.3元。“现在种粮基本不赚钱”,但老毕说,他跟老乡们也是种习惯了,大多数人都在坚守。“一亩地的补贴现在七七八八加起来160块到180块,一年的租金每亩300块,再加上人工、肥料等成本,一年一亩地就赚300来块,种田少的就亏本,我田多还能撑一撑。”老毕说,这20多年间,他带了10多户老乡出来种田,今年有几户坚持不下去走掉了,去厂里打工了。
  因为硕放耕地的租金比其他地方便宜,所以毕光杰大部分的租种田都在硕放。他把田地分为几块,一部分分别交给哥哥、弟弟打理,剩下的他们夫妻俩打理。今年,为了多创收他新搞了种植大棚,请来外面的农业技术人员帮助种草莓。“大部分田还是种粮食,水稻、小麦一茬接一茬。还有一些种种蔬菜、芝麻、水果等。”夫妻俩吃的蔬菜都是自己种的,种的芝麻榨油后也是自己家吃吃。
  由于老毕租下的土地有好多是拆迁地,房子地基、砖头等没法一一弄掉,所以只有再弄土来覆盖上一层,然后才能正常耕种,这些被称为“复耕地”,很不好种。近年来,老毕陆续投资了80多万元进行土地改良养护。这个投入对他来说相当大,“街道说未来可能会慢慢给予补贴”。
  “街道有20多户毕光杰这样的外来农民,他们对农田的付出我们也看在眼里”,硕放街道农业服务中心主任张忠林说,帮助这些农户解决难题,让他们安心种粮、振兴乡村,是街道一直在做的事。“现在化肥、农药价格都在上涨,导致种田成本上涨,秋收过后,我们计划发放一批免费的化肥,帮助农户减负。”

  未了心愿

  最希望能有烘干房,晒稻谷不用再打游击

  这几天,硕放飞凤路安桥村段长长的路面上,都晒着毕光杰新收的稻谷。来来往往的汽车有的会避让,有的则直接轧过去。“这也是我们的难题”,老毕说,粮食收获了却没有地方晒,只能挑一些车流量小的偏僻马路或者新马路“打游击”晒稻谷。
  老毕说,他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没办法。“以前硕放有粮管所,有专门的场地晒稻谷,现在粮管所没有了,房子都租出去了,人家不让在里面的场地晒稻谷。那就没有地方晒了。只能自己找地方‘打游击’晒稻谷。”如果太阳给力,稻谷晒一个星期就可以,但如果阴天就得拖到十天甚至更久。这段时间,他心里也害怕会出事,“大车经过还好,最怕电动车。之前有个老乡在路上晒稻谷,有个人骑电动车从那边经过滑倒了,结果人家把我老乡的3万斤稻谷都拉走了。”在马路上晒稻谷时,毕光杰会自己竖个牌子提醒往来车辆当心,也曾无数次地跟城管争论、解释。
  “如果能有烘干房就好了,就不用到处‘打游击’了。”毕光杰说,鸿山那边的大公司种水稻就有自己的烘干房。但是一套烘干设备动辄几十万元,而且还需要有专门的场地,投入太大、程序太复杂,因此毕光杰也只能心里想想。
  “烘干房这事比较复杂,要上面一层层审批的”,张忠林说,他能够理解农户们的心情,如果有条件,街道肯定会向上争取。(晚报记者 王晶 文/摄)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