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月》:凡俗逸奔者的精神追......冬日读书录上架新书
A01版: 要闻 A02版: 今要闻 A03版: 看无锡 A04版: 看无锡 A05版: 广告 A06版: 看无锡 A07版: 看无锡 A08版: 看无锡 A09版: 看无锡 A10版: 看无锡 A11版: 专版 A12版: 看无锡 A13版: 看无锡 A14版: 众聊吧 A15版: 科技 A16版: 秒读 B01版: 人文周刊 B02版: 二泉月·心情 B03版: 二泉月·文学 B04版: 文化研究 B05版: 二泉月·书苑 B06版: 二泉月·读城 B07版: 二泉月·市井 B08版: 脑轻松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奔月》:凡俗逸奔者的精神追寻

| 李健 文|



  鲁敏的长篇小说《奔月》是一部让人惊骇的作品,小说表面上是一出“良家妇女失踪记”,内里却暴烈地撕开了生活的荒谬假面,揭露出夫妻、母女、同事、情人之间的隔阂和淡漠的关系,开篇就告诉人们一个残忍的现实:貌似牢固的社会关系网,实际上薄如锡纸,一遇变故就脆弱不堪,让人不得不逃离却又无路可逃。
  小说起因于一场旅游大巴意外坠崖的车祸,小说的女主人公小六在车祸中失踪。她的丈夫贺西南不相信小六的“死亡”,于是从多种渠道搜索事故现场、搜寻事件信息。他试图通过还原小六的社会关系来维系小六的生存空间,以便等她回来后随时可以即插即用、迅速复原。与此同时,小六借失踪隐匿了自己的身份,她化名吴梅逃向了陌生的小城乌鹊市。她在小城做卡通人偶、超市保洁员,藏匿于人群中,只为摆脱庸常生活的羁绊,甩掉同事间的勾心斗角、夫妻间的貌合神离、闺蜜间的虚与委蛇,犹如飘尘出世,实现对本我的一次逸奔。
  然而生活的剧本最终给他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无论是留守南京“寻旧”的贺西南,还是“隐身”在乌鹊市的小六,他们最后探寻的结果都让人匪夷所思。贺西南意外发现小六让人诧异的面目,不但有隐秘的外遇,而且人格分裂成多个矛盾的侧面。她既是一个八面玲珑、活跃在社交场上的优质白领,又是一个满脑子怪力乱神的网络怪客,最终构成了夫妻角色的强烈反讽。
  小六的“新生活”同样是虚幻、混乱的,迷失在房东夫妇的阿尔茨海默病的记忆的衰退之中,迷失在自我身份的错乱中,最终还是无法忍受,潜回南京。小六出走为的是从生活的繁琐平庸中抽离出来,消失于人们的视野之外,在陌生的时空胶囊里如寂寥花开。但是,小六最终疲惫地发现,她原以为“出走”抽离了痛苦的肉身,却始终在人性的迷魂阵里转圜,就好比人心即是江湖,又能往何处逃遁?
  如果小说仅仅止于故作惊骇,以情节的离奇为卖点,未免过于单薄了,《奔月》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将虚妄融合于生活情境之中,将惊骇得以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回归于对日常生活的反思。贺西南、小六的“离奇”故事回到了生活的根源,在生活的逻辑上合而为一,连接为一体。从这个层面来看,这篇小说的故事演进就像水蒸气蒸腾而上,一冲霄汉,在空中凝结成为雨珠,降落于人间,虽然离奇,却充盈着人间的烟火气。
  我们常说“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其含义之一就是,文学作品中所呈现的独具个性的人物,既有其自身特点,同时也折射了生活中芸芸众生的面貌。个性抽离于共性,就如一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泛起让人诧异的涟漪,共性寓于个性,则是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心灵的对应。
  所以,就《奔月》来说,无论是一心寻妻却最终移情别恋的丈夫,还是虚构家族“失踪病”遗传史的小六母亲,还是耽溺于望子成龙幻想的舒姨夫妇,小说触及的都是活生生的社会小人物,他们的日常生活构成了城市中忙碌的剪影,他们被世俗的物质利益、私欲虚荣、贪念执妄等等挤压变形,这些群像虽然内心煎熬、面貌扭曲,却仿佛在我们每个人身上若隐若现,真切地反映了现代都市人的精神暗疾。
  《奔月》贴切地表达了现代都市人的状态,它犹如一面镜子,既反映出小说人物的状态,也映照着世间无数凡夫俗子的焦虑与不甘。小说抓住的切入点,就是我们那些在深夜里或者清晨忽然而生的倦怠感,以及我们在一刹那间想为之做的种种冒险。鲁敏敏锐地捕捉生活中的种种阴暗,从中概括性地提炼提升,把日常生活中的行为具象化,如她自己所说,“以小说之虚妄对抗生活之虚妄”。
  当然,从结构上来说,《奔月》分而合之的树形结构,在结尾收束的时候略显仓促,尤其是篇末处理小六的结局时,她的精神彷徨与记忆错位相交叉,表述较为混乱。对于人物的行为逻辑铺垫还欠周延,其合理性似乎缺少足够的论证,在情节转承中显得较为生硬。同时小说中的有些线索前后呼应不够,以至于结尾剧情反转、戛然而止时,让人感到过于突兀,有着头重脚轻之嫌。
  概而言之,鲁敏的《奔月》没有从宏大角度的历史叙事,而是从日常生活中的人际关系入手,呈现城市平民世界中的隐秘精神暗伤,关注被生存压力所挤压之下的变形的、肿胀的、浑浊的人性斑驳。这些故事奇形怪状,却没有脱离生活的真实,植根于我们人性的灰暗和柔弱之中,小说的人物同样是活生生的街巷中人、俗世动物,都是稠人广众的映衬,就如鲁敏所说,他们是社会中的“凡俗逸奔者”,总在追寻对个体纠葛的纾解和释放,试图在人海中寻求同病相怜的呼应与回声。
  鲁敏是一位执着于描述人们精神暗疾的作家,她把人们内心隐藏的那些精神褶皱铺陈开来,摊开、熨平、复原,将这些被人忽视的晦暗见之于阳光。从早年的短篇小说《取景器》《墙上的父亲》《不食》 到最近的《荷尔蒙夜谈》、长篇小说《六人晚餐》等等,都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概括性地展示了个体内心的困境。长篇小说《奔月》,让我们再次见识了鲁敏的探索:以写作来反叛日常生活,通过这些身体、精神上的癖好、缺陷、弱点,来触及人们心灵深处的孤独与无助,在娓娓道来中闪现着压抑后爆发的力量。

  《奔月》,鲁敏 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定价:45元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