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吾邑之龙光也”
A01版: 要闻 A02版: 今要闻 A03版: 看无锡 A04版: 看无锡 A05版: 广告 A06版: 看无锡 A07版: 看无锡 A08版: 看无锡 A09版: 看无锡 A10版: 看无锡 A11版: 专版 A12版: 看无锡 A13版: 看无锡 A14版: 众聊吧 A15版: 科技 A16版: 秒读 B01版: 人文周刊 B02版: 二泉月·心情 B03版: 二泉月·文学 B04版: 文化研究 B05版: 二泉月·书苑 B06版: 二泉月·读城 B07版: 二泉月·市井 B08版: 脑轻松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真吾邑之龙光也”

略说道光十八年钱泳龙光塔进士题名碑



  | 金石声 文|

  1
  去年10月23日,有文化局业务领导唐先生打电话我,说微信朋友圈中看到有人发了其收藏的龙光塔进士题名拓片照片,并通过微信,转发来他的一段文字:“今天重修龙光塔的消息,引发了老无锡们的关注。这座塔的前世今生,确与无锡的文脉、功名休戚相关。少有人知道,大清道光年间,无锡金石大家钱泳曾在此书写过一块《锡山龙光塔进士题名》碑,刻录了唐宋元三朝,无锡历史上的七十三名进士,包括一名状元,三名宰相,十五名尚书侍郎学士。不知此次大修,能重现这一历史古迹否?”随微信还发来了此拓片的七张照片,六张是清代学者钱泳书写的“道光十八年龙光塔进士题名碑”并跋,一张是同期无锡金匮知县及上级官员在此观赏此碑的题名碑。
  2
  看到此碑片,我很惊喜,惊的是还有这样的碑?我真是孤陋寡闻,搞了这么多年的园林文史,特别是平时收集了好多龙光塔的史料,竟然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份资料;喜的是此拓片的出现让我大开眼界,看到了这么多的进士,可见无锡文风之盛,印证了龙光塔是文峰塔这一事实,这是非常有力的证据,同时也排除了此塔是佛塔的说法。
  单位领导指点我找唐先生了解此事细节,我当即打电话他,唐先生说是他在朋友圈中看到的这份拓片,凭他多年分管文物文化的职业敏感性,觉得此拓片蕴含着很大的文化价值,是一个重要的发现,这次修塔一定会用得上。他也乐意促成此事。
  他介绍我找倪先生。我一看,又是个熟人,当即电话联系。倪先生很热情,他说是他的一个朋友收藏的,前几年好像收购于某古董市场。他和他朋友这两年来,暗暗研究此拓片并来龙光塔周边,企图寻找此碑痕迹,竟无功而返。我说,你怎么不和我联系呢,我想知道此拓片的尺寸,并看到此拓片,了解拓片的来龙去脉。我告诉他此拓片是真的。
  3
  10月25日上午,倪先生带着拓片来到我办公室。我看到拓片被包夹在透明的软玻璃袋里,共两大片,一片大概正反各夹着若干拓片,每张拓片长80厘米,高26厘米,进士题名和年号为隶书,字大3厘米; 进士名下生平简介为正楷,字大1.5厘米,均为右排,竖行。“锡山龙光塔进士题名”碑系钱泳撰文并隶书,凡25行,正行每行8字,整个拓片188字;蔡坚立石。
  10月27日,我请朋友帮忙将此拓片扫描入电脑,一共是九张拓片,发现整个碑刻少了半张拓片,也就是按照年代排第四张,绍兴十八年至绍兴三十年间少了半张拓片,大概少了七个进士,具体名录待考,这可能是这份拓片最大的不足和遗憾。这份拓片的价值,在于现存所能看到的无锡方志资料中没有这方碑刻的记载,龙光塔或者其它地方也没有发现这方碑的实物或者残片,因此这份拓片成为龙光塔这段历史的真实记录和唯一例证,其文化价值不言而喻。
  我请同事打印此拓片并按年代顺序进行了简单排列,由于像素关系,放大之后,某些小字不甚清楚。下班回家,我细细地放大了看,查阅资料并研读,基本读懂了此拓片的内容。此拓片是横排,从右到左排列着唐宋元三朝进士名录,按朝代、年号、榜号、进士题名并功名事迹一一开列,计唐进士一人,宋进士七十人,元进士二人,三朝凡七十三人。这些进士中有一人是状元,即宋代嘉定十六年蒋重珍;有宰相三人,他们是唐代的李绅,宋代的李纲和另外一人,由于拓片不

  全,具体是谁有待考证。
  从这份进士题名录中我们发现,唐宋元三朝进士中有无锡历史上第一个进士李绅,时在公元806年;有嘉 二年与苏轼同榜进士的蒋之奇;有李夔、李纲和陈篆、陈翥等父子进士;有蒋之奇、蒋之美和李端行、李尚行等两兄弟进士;有袁默、袁植、袁点和沈初、沈禋、沈愓等三兄弟进士;有喻樗、尤袤、蒋重珍等师生进士,反映出江南无锡家庭历来尚文重教、才俊辈出的优秀家风和传统。

  4
  进士题名录作者是钱泳,在此名录后有一段作者撰写的跋,共二十五行,每五行为一节,每行8字,隶书,字大如豆。跋曰:“右锡山龙光塔进士题名,历唐宋元三朝,可考者计七十有三人,其中有一状元,三宰相,又尚书侍郎学士十五人,俱遵县志,注其官爵,无考者则辟之慎之至也。有明一代甲乙禅联有一榜九进士,六科三解元之目,已足冠于江左。至国朝而人材尤盛,顺治丁亥己丑吕宫、刘子壮两榜俱中十一人;后邹忠倚史大成金德瑛三榜亦俱中九人,实海内所未有,并当刻诸乐石以成千佛名经,真吾邑之龙光也。爰志数语,尚竢后之君子焉。大清道光十八年九月。邑人钱泳记并书。蔡坚立石。”
  可以说龙光塔建成后,无锡文风渐盛。无锡在明代隆庆万历年间,曾有“六科三解元,一榜九进士”的荣光。六科是指六次举人考试中无锡人得了三次举人第一,也就是取了三解元。他们是隆庆四年的吴汝伦、万历四年的顾宪成、万

  历十三年的周继昌。一榜说的是明万历十七年京城科考,无锡有九人同榜录取为进士,他们分别是:叶茂才、周继昌、华士标、杨应文、陈幼学、高攀龙、何湛之、华国雄和堵维坦。清朝的时候,钱泳碑文中说无锡又有三次一榜九进士,二次一榜十一进士。要知道,明清科举,一榜一般也就二三百个进士,无锡能考取这么多,人材之盛,真的是“足冠于江左”,这是无锡科举史上的荣光,应该载入史册。
  可以标榜于世的是,无锡历史上出了五个状元,第一位是南宋的蒋重珍,他于嘉定十六年高中状元,此后无锡沉寂若干年,终于明万历二年(1574),状元再次于我们结缘,那年,孙继皋进士第一。清朝,顺治九年(1652)、康熙四十五年(1706)、嘉庆六年(1801),邑人邹忠倚、王云锦、顾皋分别高中状元。历史上无锡人共考中五个状元,作为一个县能考取五个状元,在江南诸县中排名靠前。

  5
  从唐元和元年李绅成为无锡第一个进士至清末的千余年时间里,到底考取了多少个进士,目前尚无统计研究资料。我们希望能整理一份完整的明清无锡进士名录,与上述唐宋朝三朝进士题名录一起,镌刻立石,铭记于龙光塔上,再续文脉,共振文峰。
  作者钱泳,生于1759年,卒于1844年,无锡人,是著名的金石篆刻家,精于碑记。其著作《履园丛话》包罗万象,蔚为大观,为清中期著名的文人笔记。
  进士是古代学人之楷模,是读书人功名学问至高的荣誉,甚至是他们毕生的追求,应该与天地日月、名山名塔同存于世。钱泳借修塔之际,研习方志,将三朝进士题名刻石,展示于龙光塔上,辉耀于梁溪之畔,为无锡这座江左名城展示文教之昌盛,以提携后人,启迪来者,勉励年轻学子以此为荣,这是一种很好的教化,也是无锡这座城市珍贵的文化遗产。
  我们此次修塔,将据此拓片重镌勒石。江南文脉,系于一塔,再现文化佳话,是十分功德之事。龙光塔及其进士题名碑,必将与无锡这座历史名城一起名标青史。名塔名碑矗立于名山苍穹间,长美于名泉胜景地,滋养着天地万物、莘莘学子,“真吾邑之龙光也”。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