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钓娘的玉镯尝 一 口
A01版: 要闻 A02版: 今要闻 A03版: 看无锡 A04版: 看无锡 A05版: 广告 A06版: 看无锡 A07版: 看无锡 A08版: 看无锡 A09版: 看无锡 A10版: 看无锡 A11版: 专版 A12版: 看无锡 A13版: 看无锡 A14版: 众聊吧 A15版: 科技 A16版: 秒读 B01版: 人文周刊 B02版: 二泉月·心情 B03版: 二泉月·文学 B04版: 文化研究 B05版: 二泉月·书苑 B06版: 二泉月·读城 B07版: 二泉月·市井 B08版: 脑轻松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雪钓

| 王金大 文|



  2019年元旦前,纷纷扬扬的飘雪,染白了村庄、山林、城市。老友给我打电话:“有兴趣去山里水库雪钓吗?”
  “非常想去,这几天有事,只能改日了啊!”我不无遗憾地回答。
  年复一年,年龄比我还大几岁的老友,还想着我这个退休赋闲的人,每年安排我去钓鱼,还真有些感动。在水库里垂钓,有着别样的感觉!水库边一坐,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眼睛盯着水里的鱼漂,家长里短,天南海北,别有情趣地享受垂钓的乐趣,不是神仙胜似神仙。
  老友的撩拨电话,让我回想起之前雪钓的情景。
  那天,夜里下了场不大不小的雪,清早,天空还飘着雪花,天气预报是小雪转阴到多云。我应老友邀请,去山中水库里钓鱼。
  备好钓具和盛鱼的网兜,换上厚厚的带风斗帽的棉衣,开车接了多年的钓友老尹,一起向目的地驶去。公路上雪被碾成了雪饼,透过车窗玻璃,山林迷蒙蒙的,路两边的树木变成了“玉树琼枝”,美景如画。
  到了垂钓地点,把车停在路边,已在等候的老友领我们到垂钓处。见水库边已经有人下钩了,我和老尹选好钓点,整理钓具。
  “用手竿还是抛竿?”我问老尹。
  “自选呗!”他说。
  雪虽然停了,天依然阴沉沉的,山里的温度比城里要低些,风吹在脸上冷飕飕的。我想,在这样的天气里,鱼儿恐怕也躲到深水里抱团取暖去了。
  这时,养鱼的师傅过来了,我问他:“这样的天气能钓到鱼吗?”
  “能啊!昨天人家钓上来两条20多斤的大青鱼呢。”
  “用的抛竿还是手竿?”
  “当然是抛竿啦!”
  听他这么一说,我立马选择用抛竿。我把抛竿拉开,挂上串钩,扎上油炒的红薯块,双手紧握竿子,拉开马步,瞄准方位,将钩线抛甩过去。“咚”的一声闷响,铅锤牵着钩线落入30多米远的水中。我将抛竿斜搁在石头上拉紧,夹上响铃,坐等鱼儿上钩。
  老友风趣地对我说:“放长线钓大鱼啊!”“嗯!懒人懒钓。”
  老友不钓鱼,只是在一旁陪我们说话,到饭点领我们一起去享受农家乐!
  见老尹还在结钩线,我说:“你用手竿啊?”
  “先用手竿钓会试试,不行再用抛钩。”老尹把蚯蚓穿在钩子上,从塑料袋里抓出诱料撒入水中,点上根烟,蹲在既避风又安静的大岩石旁,近水钓了起来。
  我戴上手套,一边听着铃声,一边悠然地问老友:“您女儿公司经营得怎么样?”
  “托您的福,不错啊!”老友洋洋得意地说。
  老友经营的水泥厂,前几年由于矿山停采,原材料成了问题,加上设备老化和生产方式陈旧,几乎到了关门的状态。有人劝他把厂子卖了,再寻找新项目。他没听劝,坚持认为熬过了寒冬,春天就会到来。他自信有多年搞水泥的经验,国家建设少不了水泥。于是,他去外地寻找原料供应商,引进人才,改造设备,改进工艺,搞起了产业升级。果然,水泥市场回暖,水泥价格上涨,他赚了个盆满钵满。由于他的坚持,终于守到了一条“大鱼”!前年,老友把水泥厂交给了女儿经营,自己当起了参谋。
  云层开始变薄,微弱的阳光开始光顾大地,不知是人体适应了气候,还是气温回升,感觉没有来时寒冷。不经意间,我抛竿上“叮铃”一响。我赶紧提竿紧抽,摇线收钩,没啥力度,我知道是空钩。
  “钓上没有?”老尹问。
  “放长线钓大鱼,这里的鱼学精了,空钩!”我诙谐地回答。
  老友见我放了空钩,接着我话茬说:“钓鱼有时像办厂,要想得到大的,不能目光短浅,急功近利,要学会守候,鱼总归要吃食的。”
  老友的话颇有道理,办厂、干事业是一场意志拼搏和实力较量的完整过程。把做事情、干事业当作享受,会有另一番情趣!钓鱼也一样,有的人见鱼儿咬钩、鱼漂沉浮,把快速提竿的瞬间快感当作享受;有的人把碧水溪流,风和日丽的逍遥当作享受;有的人把临水冥思,静修顿悟的禅意当作享受……各取所需,各有所好。
  “上钩了!”老尹惊呼一声!
  起初,我并没太在意老尹的叫声,因为他用的手竿,近水浅钓,细线小钩,即使咬钩,也是鲫鱼、鳊鱼之类。
  “老王,快过来帮忙!”
  我转过身去,见老尹的鱼竿成了弯弓,这才意识到,老尹钓上大鱼了。
  我赶忙拿起网兜过去,老尹不停地挺腰提竿,弯腰松竿,步随鱼移,鱼随人走,每一个动作,都是力量的比拼,手上的鱼竿始终保持着弓形状态,人和鱼的耐力较量正在进行之中!
  “坚持住!小心脚滑!坚持就是胜利!”我鼓励着老尹。
  经过十多分钟的较量,鱼头终于被提出水面!鱼儿还在不停地挣扎,明显已力不从心,乖乖地被我套进网兜拉上岸来,一条青鱼足有10多斤重!
  老尹首战告捷,提增了我的信心,看到了雪天水域里的希望!
  “老王,快!铃响了,钩线松了!”老友急不可待地叫我。
  我急忙拽住鱼竿,迅速摇动转轮收线,感觉线上有些分量,但经验告诉我不是大鱼,拉近一看,一条3斤多的大鳊鱼在钩上不停地挣扎!
  有了收获,寒冷已甩在脑后,为让老尹稍作休息,我和老尹互换,我用他的手竿,他守我的抛竿。
  “老王,吃钩了!”老尹提醒我。我紧盯水面,浮漂正上下浮沉。我猛提竿,一条鲫鱼露出了水面,为防鱼儿脱钩,我一手提竿,一手用网兜将鱼捞起。
  午餐后,天空放晴,阳光照在雪地上银亮银亮的,把山林、水域打扮更加美丽!我想如果鱼儿有意一定会跃出水面与我们共享这雪后美景。
  大约过了个把小时,铃铛一阵骤响,斜搁在岩石上的抛竿被拉动了,我一把抓住抛竿向后紧甩两下,迅速摇动转轮,收线、放线,放线又收线,随着鱼线进了又退,退了又进,脚下的积雪被我踩成了雪饼,鱼儿也筋疲力尽,拉近岸边,捞上来,少说也有20多斤吧。
  雪钓,不仅观赏了雪中美丽的风景,而且享受了雪中垂钓的快乐,大获全胜,满载而归,真让人念念不忘!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