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中的龙兴古镇村庄笔记·财富儿童与海
A01版: 要闻 A02版: 今要闻 A03版: 看无锡 A04版: 看无锡 A05版: 焦点新闻 A06版: 焦点新闻 A07版: 焦点新闻 A08版: 看无锡 A09版: 看无锡 A10版: 看无锡 A11版: 意图 A12版: 专版 A13版: 天下 A14版: 众聊吧 A15版: 度周末 A16版: 度周末 B01版: 人文周刊 B02版: 二泉月·心情 B03版: 二泉月·文学 B04版: 二泉月·读城 B05版: 二泉月·晚会 B06版: 二泉月·书苑 B07版: 二泉月·逸事 B08版: 二泉月·市井
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暮色中的龙兴古镇

| 艾英 文|



  黄昏时分,天色暗淡,我们一行来到距重庆市区36公里处、长江支流御临河畔的重庆市历史文化名镇——龙兴古镇。入口处南龙门石砌城墙、青瓦飞檐。走在清幽如玉、被经年累月的足迹打磨得油亮、有点硌脚的青石板老街,如同踏进沧桑的岁月深处,步入泛黄的古老时光。
  来重庆之前,我做过功课,了解龙兴古镇兴街于元末明初,有600多年历史,其地理位置险要,是古代兵家必争之地。相传明朝建文帝为躲避四叔父朱棣追杀,曾夜宿隆兴场,在一小庙避难,躲过追兵。后小庙扩建,命名为龙藏寺,香火日盛,邻近地段修起过街楼,形成至今保存完好的古镇老街,每逢3、6、9赶场集市,成为繁华的旱码头。据《江北县志》记载,龙兴“元末明初已有小集市,清初设置隆兴场(龙兴场)”。龙兴古镇历史文化遗存丰富,传统格局和风貌保存完好,有大夫第、明氏宗祠、包氏宗祠、龙兴寺、藏龙宫(道观)、基督堂、贺家寨、刘家大院、风雨廊等建筑。
  徜徉在古镇宽阔、笔直的石板街和狭窄、悠长的阶梯步道,古榕树枝繁叶茂,常青藤爬满墙面,青石板上布满青苔; 两旁的民居穿插商户和店铺,有面粉作坊、油榨坊、糖坊、豆腐坊、酒馆、酱园铺、药房、旅店、茶铺等,有的是百年老字号; 连片成群的大院、府第、佛寺、道宫、祠堂、牌坊、会馆、戏台、石桥、绣楼、水井等原生态建筑群,仿佛是一个建筑博物馆,精致的门楼、门柱、屋顶、墙面、窗棂上的雕花显露昔日繁华,浓缩建筑、绘画、书法等文化和艺术元素。
  宗祠又称宗庙、祖祠、祠堂,是祖先灵位供奉地、祭祖活动的场所,也是商议大事的议事堂、家族最高权威的所在。为什么龙兴镇宗祠这么多?这与历史上“湖广填四川”有关。龙兴古镇在重庆东边,是湖广人移民入川的必经之道,许多外地移民来到龙兴耕耘、经商,逐渐形成大的家族,形成一种包括姓氏、宗族、宗祠等内容的传统民俗和文化现象。
  走进建于清道光年间,原为“贺氏宗祠”的华夏宗祠,木雕、石雕、彩绘三大工艺,把祠堂装饰得富丽堂皇。厚德堂供奉炎、黄二帝石像,始祖堂陈列107个姓氏的始祖石雕像。两堂楼上楼下立有174块姓氏渊源石碑,以及众多家谱、百家姓书库等文物,供人们寻根问祖,成为鲜活的文化传承载体,蕴藏深厚的文化底蕴。
  与此同时,龙兴人宗教信仰多元、极具包容性,既供奉本土的英雄人物,又信奉“诗礼传家”的儒家思想、“乐善好施”的佛家教义和道家的阴阳五行,天主教、基督教也占有一席之地,和谐相处。
  古镇戏楼、戏台很多,寺庙也是看戏的地方。龙藏宫、禹王庙里的戏楼高大壮观,贺家寨、高峰寨、天堡寨里的戏楼古香古色,华夏祠堂、刘家大院、江家祠堂、明氏祠堂、包氏祠堂里的戏台清丽精致。“龙兴场人生得犟,栽秧挞谷把戏唱”,就是形容龙兴人对戏的痴迷。
  古镇老街、老建筑、老物件都有来历。“三井巷”是三眼明代所开老井,呈“品”字形排列,方台、圆口、方井身,井水清澈可见底,至今还给龙兴古镇提供水源;“大夫第”有“有德必寿”匾,被称为龙兴第一楼,前身为“第一娄”,是建文帝为感谢当地娄氏兄弟带路而建,现在是一家茶楼兼客栈;一线天式的小巷子,把老街与另外一条街连通。
  正是晚饭时分,古镇炊烟袅袅,街道上行人稀少,从敞开的大门中,我看到当地人的生活状态,以及他们看游人走过时淡然的样子。我想,无论是面对游人的镜头,还是面对世事变迁,古镇人都有一种不动声色的从容吧。
  在一户人家,我看到一对中年男女把一桶热气腾腾的米饭倒进石臼里,女人在舂米,“砰嘭”“砰嘭”的声音很有节奏,随热气喷出浓浓的米香。我问:“这是做什么啊?”女人说:“打糍。”看我不太懂,又说:“做糍粑。”我问:“现在可以吃吗?”女人说:“还没做好呢,十分钟后来吧。”我说:“如果回来还从这里过,我一定来吃。”走到街尽头后,我折回,守信来到那户人家。女人拿出一个餐盒,把一块块黏稠的糍粑,裹上黄豆粉和白糖,说:“十块钱。”同时,又往里面加几块糍粑。米香、豆香四溢,我用牙签挑起糍粑,入口爽滑,味道清香,滋味甜润。我把沾在手指上的黄豆粉也吮干净,感觉唇齿留香。
  在一家豆干店,我看到五香味、麻辣味、泡椒味、香卤味、烧烤味、野山椒味、孜然味、香菇味、海苔味等豆干,价钱都是28元一斤。卖豆干的女人端一个小盒子让我品尝,我吃一块麻辣味豆干,入口嫩而有弹性,既香且辣,绵密香醇。我就每样抓一点,共50元钱。
  夜幕降临,戴袖标的保安在街上巡逻,这是延续古镇古老的风俗吧。街上除我们一行人,看不到其他游客。天下起小雨,我们回到南龙门下餐厅吃晚饭。站在城楼上,我再一次眺望古镇:依山而建的木屋、砖舍重重叠叠,古庙、祠堂错落有致,在我去过的古镇中比较原始和古朴,这种宁静与厚重的原生态、幽远与苍老的韵味,是我最喜欢的。
  有600多年血与火历史的古镇,隐藏在大山庇佑、秀水滋润、人文鼎盛的渝北,曾经是繁华的所在,如今没被工业文明破坏,商业气氛不甚浓郁。但龙兴是重庆向北开发下一站,在大步向商业化发展,不知将来古镇原汁原味的美会变化吗?亘古不变的生活方式会改变吗?自然淳朴的民风会保持吗?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