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菜吃酒曹张路上的悬铃木伞影
A01版: 要闻 A02版: 今要闻 A03版: 看无锡 A04版: 看无锡 A05版: 焦点新闻 A06版: 焦点新闻 A07版: 焦点新闻 A08版: 看无锡 A09版: 看无锡 A10版: 看无锡 A11版: 意图 A12版: 专版 A13版: 天下 A14版: 众聊吧 A15版: 度周末 A16版: 度周末 B01版: 人文周刊 B02版: 二泉月·心情 B03版: 二泉月·文学 B04版: 二泉月·读城 B05版: 二泉月·晚会 B06版: 二泉月·书苑 B07版: 二泉月·逸事 B08版: 二泉月·市井
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曹张路上的悬铃木

| 王金大 文|



  锡城曹张路上,东西两行,有一百多棵固守了数十个春秋的悬铃木。炽热的夏天,高大、挺拔的悬铃木,如一把撑开的遮阳大伞,把强烈的阳光阻挡在空中,给街道搭上了“凉棚”。细心观察,毛茸茸的果实在浓密的树叶掩盖下偷偷地生长。
  早年时的悬铃木,树干表面呈青白色,没有纹路,十分平滑。成年后,尤其是上了些年纪的树,表皮会一块块地翘起,时间长了变成黑色,树身磕磕巴巴,犹如老年人脸上的黑斑。
  悬铃木和白杨树一样,木质疏松,容易开裂,打不了家具,做不了房梁。引进它的初衷是用它做绿化树、庭荫树、行道树,用来增加城市品位,给行人遮阳。南京是“六朝古都”,是引进悬铃木做行道树较早的城市,经过人工修饰培养,特别帅气壮观。南京人对悬铃木是有着特殊感情的,记得2011年修地铁,政府欲砍伐一些悬铃木,引起了轩然大波。郑州朋友告诉我,郑州定位河南省城后,街道用悬铃木做行道树,历年种植累计达30万株以上,郑州能被冠以“绿城”的美誉,高大伟岸的悬铃木功不可没。
  悬铃木属于外来物种,这已经被《中国植物志》确认。是哪座城市最早引进?云南人说:“是十九世纪法国传教士把法桐带到了昆明”; 上海人说:“上海是最先用法桐树做行道树的城市”。我看到过一份资料:上海法租界于1887年花1000两银子从法国购买250株悬铃木植于租界内。四两白银一株的树苗,身价确实不低,上海从此开启了用悬铃木做行道树的历史。
  悬铃木属于高大乔木,它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果然不负众望,粉白匀整的枝干可摩天,它不仅是铮铮铁汉,而且志高存远,一年四季都在努力地向上生长。不过,用它做行道树,高大的躯干若被大风刮倒,会殃及居民和行人;四月是悬铃木花期,花絮随风飞舞,落在人皮肤上会有些痒痒,飘落在地上的花絮,和煦的春风把它们吹滚成棉花糖状大大小小的花球。
  秋风萧瑟,树叶仍顽强地固守在树枝上,叶片青中带翠,翠中显黄,五彩斑斓,仍然是街道上一道靓丽的风景。冬天,在大自然枕戈待旦的日子里,经寒流一次次袭扰,悬铃木叶片变褐变黑变干枯,被寒风撕碎了也迟迟不肯离开生长了一年的枝头。隆冬季节,一场雨雪,枯萎了的树叶密密匝匝覆盖了曹张路。
  清晨,曹张路在微弱的路灯下忙碌起来。点心铺里,油锅沸腾,炉火通红,油条和烧饼的香味交融着在空气中蔓延。面食店里,顾客在津津有味地品尝面条、馄饨的美味。水产店里,鱼在箱中挣扎,蟹在兜里吐沫,虾在盆里舞蹈。鲜肉店里,切肉、剁骨、称重、报价、扫码,有条不紊。悬铃木掩映下的,是川流不息的早起人群。
  曹张路上的悬铃木,枝干毫无规则地在狭小的空间生长着,杂乱无章的电线在树枝间穿来穿去,电杆攀线竟从树身穿孔而过,日长月久,路牌嵌进了树的身体,该给这些代表着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悬铃木施些人文关怀了。
  城市绿化,种什么树,争论不小,起伏波折,变化巨大。时下,可供做行道树的树种很多,用悬铃木做行道树已不是首选,曹张路上那些已经上了些年纪的悬铃木,是无锡城市发展的一个缩影,陪伴无锡这座城市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春秋。悬铃木会不会在无锡这座城市消失,我不得而知。但我相信,聪明智慧的无锡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