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唐文治学术成就,发掘思想......用“远去的风景”感怀岁月的沧......·速读·诗中见道
A01版: 要闻 A02版: 要闻 A03版: 无锡观察 A04版: 社区新闻 A05版: 加油吧太空站 A06版: 纵横 A07版: 旅游专刊 A08版: 广告专版 A09版: 太湖周刊 A10版: 太湖周刊 A11版: 快门画报 A12版: 快门画报
2017年04月21日 星期五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诗中见道

——读许军的诗集《低吟》



  □陈永跃

  “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传统中国人对诗歌的定义,是对诗歌文体的规范,也是在信息不发达时代读者对诗歌的反映。故而,对于《诗经》的“风、赋、比、兴、雅、颂”六义,朱熹认为,风、雅、颂是诗的体类分别,是文学的体格;赋、比、兴是作诗的方法,文学的技巧。由此可见中国人对诗的喜爱源自有渐。案头这部诗人许军的诗集《低吟》,字里行间让人强烈感受到道存诗间、诗间见道,以诗言志、以诗述道的士子情怀。
  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诗人所作之诗即申述己志。直赋其所见之物仅为其表,比与兴之处才是其要义。要明悉此要义,则需要读者对文化的理解与诗人所赋之物的比、兴、怨、叹有相类似的思考。此即“人人心中所有、他人笔下所无。”在诗集上卷《城隅与乡居之间的低语·书法》三首中,我们所见到的是《狂草》“三尺宣纸上已卷起千堆雪”;《篆书》“守真抱朴。入木三分”;《小楷》“翩翩而立,惊散多少富贵与荣华”。诗意般的狂草、篆书、小楷书法,都是人类活动的记载,它的表现形式,是在变化中更便于使人书写、阅读、传播。狂草笔走龙蛇般的豪气、篆书象形会意般的持守、小楷一撇一捺的宁静,不正是千百年来中国人所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厚德以载物”师法天地的人文之道吗。古人云,不学古人,不见道之有自,不知道的深远。书法即是道法,诗义即是微言。
  明古之道,是为知道之所自;而见今之事,则为知道之实有所在。在《在梅树下歌唱爱情》中,诗人所赋《腊梅》的品格中有着电光石火般比兴,“一次最平常的邂逅,已足以让我相信,冰冷的钢铁,也能开出花来。”此时严寒不用述、萧瑟勿须言、寂静何再表,“坚贞”二字呼之欲出。此时的梅,除了贞洁的气概,只有超群的品质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历史上不同阶段,人们崇尚不同的植物,并藉以此明志。春秋时人爱松柏,是因社会动荡乱臣贼子多而忠贞之士稀,故孔子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先秦时人爱兰花,是因君子小人混淆,故视兰草为高洁典雅;魏晋时人爱菊,是因道义不彰人伦不显,故视清寒傲雪的菊花为楷模;宋朝人爱梅,有鉴于“五代之乱”而崇尚其贞洁气概。诗人如此不厌其烦地描述梅花,正是在表彰梅花贞洁品质时以告知人们,千百年来,传统文化所衡定下礼义廉耻、忠义孝节基本价值观念,从来都未曾离我们远去,坚持并遵守这样的人越发显得珍贵。我们身边以此道自守之人,依然如故。此即是此道真实之所在,也是表彰他们的用意所在。
  明于道途之人,则更见此道之大而无所不包。在诗集下卷《静默的大提琴或轻吹铜号》中,《2008:大雪》系列组诗,则让人们感受诗人以道途之人视野来述说“大道之行,古今一揆”的朴实现象。在《大雪退走》中让我们看到了中华民族乐善好施、乐于助人的人间大爱之道。诗中写到“人民被大雪所困,国家急白了头。无数双来自四面八方的手,一同搭在交通命脉上:从京广铁路到京珠高速,从国道到省道,不分昼夜——把脉、施救、调理、疏通。”诗人最后写到“2008年。冬天。我们在覆盖了半幅国家的大雪里,开辟出一条让成千上万人民回家的路,它最终还将通向春天。”萧统说:“诗者,盖志之所之也。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又说:“颂者,所以游扬德业,褒赞成功。”我们宁可说,诗人在《2008:大雪》系列的组诗中,以雨雪道途之人在灾害中深切感受到了“人间大爱之道”,又感受到“家国一身之道、喜忧相通之道。”
  “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孔子所说即是诗道,而诗道中则存天理。仔细品读许军同志的诗,时见道存其间,此道即是对传统文化价值观念在现代社会的诗意化阐述,跃然纸上的文字表述。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