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笸泡饭春色满人间一间斗室画友“裘腊”“欣旺飘香蟹”杯“江南新味”......旧时光,生命帖
A01版: 要闻 A02版: 要闻 A03版: 热闻 A04版: 社区新闻 A05版: 无锡观察·发布厅 A06版: 纵横 A07版: 快门周刊 A08版: 快门周刊 T01版: 太湖周刊·人物 T02版: 太湖周刊·阅读 T03版: 太湖周刊·文艺 T04版: 太湖周刊·文学
2018年04月13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泡饭

□裘永义·自由撰稿人



  也许是只有在浸泡中才能慢慢领悟生活滋味的缘故吧,所以才会有泡茶、泡面、泡菜、泡酒等那么多带“泡”的生活方式出现。
  “泡饭”,是江南人家最熟悉不过的一道早餐。上年纪的老无锡人,对泡饭之钟情是不亚于上海人的。泡饭,就是在煮好的大米饭里倒上开水,或者锅里的冷饭倒上水再放灶上烧滚,即可。
  泡饭简单至极。但为迎合无锡人喜欢吃泡饭之所好,本地许多饭店的菜谱里都有精工细作的“咸泡饭”。星级酒店甚至还有上百元一份的“鸡汤咸泡饭”“海鲜咸泡饭”,据吃过的人说,连眉毛也鲜落咧!咸泡饭,寻常人家也会做,但做得再好终敌不过一碗白泡饭来得爽口实在。一碗泡饭在手,干稀由己,抵饥又解渴,好不自在。
  是的,白泡饭是我迄今为止见到的最简约的早餐了。泡饭简单不过,但它还是有一丁点儿讲究的。泡饭在开水里泡时间长了不行,把饭米梭泡开了花,就不符合无锡人挑剔的爽口要求了。
  也许是以前条件有限。不像现在面包牛奶家家都有;早面店、早点摊遍地开花,花样繁多。还有洋快餐早点也跟着凑闹猛。但无论何时、何地,就算吃遍锡城,吃尽天下各种美味早点,深植于无锡人骨子里的那碗白泡饭,才是他们心中真正难以忘却的味道。
  去年10月,跟家人去东台走亲戚。在东台的日子,早饭当然没有泡饭。人家见来了稀客,那个热乎劲儿,一连几天吃在当地饭馆。早上是东台名气响当当的鱼汤面,中午和晚上更是海鲜满桌。可是,这些竟然敌不过三天后回到无锡家里的一碗白泡饭,更让人心满意足!
  亲戚招待可谓周全,好吃好住,还带去海边玩,只怪是无锡人那种刻骨铭心的泡饭情结在“作祟”。
  但有时候的我,偶尔也会对眼前的这碗泡饭,边吃边暗自困惑纳闷:一碗白泡饭究竟是什么魅力?论营养抵不上千煮百熬的稀饭、煲仔粥、养生粥;论口味更比不过令人唾沫欲滴、香气扑鼻的面条、包子、手抓饼……它有的只是滋味索然清淡,而土生土长的无锡人偏偏就一生吃不厌、忘不掉呢?
  上海人对搭泡饭的小菜素有讲究,无锡人自然也不例外。为让泡饭的爽口发挥到极致,无锡人一般会首选自家腌制的雪里蕻咸菜、爽脆的萝卜干,还有就是上好的腐乳、什锦酱菜、直流红油的熟咸鸭蛋,以及泛着盐花的油氽花生米和一路小跑从楼下摊上买来的又香又酥脆、刚炸出锅的油条等。大冷天一碗热腾腾泡饭就着这些可口小菜下肚,出门底气十足; 酷热天饿了,冷泡饭搛上几片拌过酱麻油白糖的开胃榨菜,吃完顿觉浑身神清气爽的惬意……
  江南人家爱吃泡饭,犹如其口口相传的方言,耳濡目染,在基因里代代相传,就像山东人天生爱吃煎饼、北方人生来爱吃面食、广东人从小爱吃早茶一般。一碗白泡饭滋味寡淡,却偏偏与丰富多彩、多滋多味的小菜搭配为伍,相得益彰,相映成趣,从而显示江南人简约不失追求,内敛不忘表达的一种善于领悟生活滋味的态度。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