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笸泡饭春色满人间一间斗室画友“裘腊”“欣旺飘香蟹”杯“江南新味”......旧时光,生命帖
A01版: 要闻 A02版: 要闻 A03版: 热闻 A04版: 社区新闻 A05版: 无锡观察·发布厅 A06版: 纵横 A07版: 快门周刊 A08版: 快门周刊 T01版: 太湖周刊·人物 T02版: 太湖周刊·阅读 T03版: 太湖周刊·文艺 T04版: 太湖周刊·文学
2018年04月13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一间斗室

□冯磊·自由撰稿人



  我一直想,要有一间斗室。
  房子不需要大,有七八个平方即可。
  斗室的窗外,应该有一棵树。窗下,应该有一丛野花。周末的时候,可以去郊外拣一堆旧砖头,整块的或者破旧半块的,圈出一个花池子——它应该是我们读书时教室门口小花坛的模样。
  斗室内摆放一张旧课桌。我可以去邻居家里借来刨子、锯子,把桌面刨平了,把漆刮净,露出木质的底纹。课桌上的旧毛茬、参差不齐的地方,全部用锯子锯掉。不再刷漆,只要是它本来的样子就好。
  墙上挂一幅画,画面上有耄耋翁在溪边垂钓。室内的旧课桌摆上一套文房四宝,墙角里搁一台老式单放机。
  没事儿的时候,不妨听听美国乡村音乐,或者听听罗大佑的《童年》。偶尔冲一壶茶,看茶叶缓缓地舒展它的叶片。然后研墨,顺手写下几个大字。
  字不要写得多好,也无需谁都认识。歪歪扭扭,自己喜欢即可。或者买一盒水彩颜料,画几笔窗外的野花和蝴蝶,像不像都没关系,只要从容不迫即可。
  扔掉手机,掐掉网线,坐在斗室里发呆。这样很好。
  晴天的时候坐在窗前,看天上闲闲的云,看它们懒懒地在天上玩。雨天的时候,听外面的风雨撼动大树。深深吸一口气,捕捉窗外大地被雨点击打溅起的土腥味道。
  有时可以去梧桐树下看蚂蚁,手里拎着方凳。打开旧时的海报,看明星们怎样老去。喝一杯茶,闲来笑笑自己。放下茶杯,学村童爬上大树,不担心树皮蹭脏了肚皮。
  还应该有一把扇子,看乌鸦反哺的时候,假装大度地挥一挥手,把燥热全部赶走掉。
  最好坐在斗室里发呆和冥想,快活得就像一个傻子,一枚在棋盘的边角上偷懒的卒子。
  只是枯坐和遐想,或者什么都不想:减去应酬,减去浮躁,减去烦恼,减去问候,减去眼镜,减去衣服,减去手表,减去疤痕,减去燥热,留下清爽。
  就像个快乐的大孩子,没事听听蟋蟀的琴声,去窗外大树下嘲笑正英勇战斗的蚂蚁。去村边的路口,帮推三轮的老头爬坡过坎。
  还应该有一本书,随便放在窗台上。博学的风儿进来,翻得书页子哗啦啦响。看阳光斜斜地照进窗口,看一本书的纸页慢慢变黄。
  这样一个痴顽的家伙。他不成器,什么也做不成,什么也做不了。他每天穿着大裤衩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想干什么就什么也不做。他可以一无所有,但必须有一帘清风明月,一份自得的心境。重要的是,他内心自由。
  夜深人静的时候,就拉开课桌。摆上象棋,自己和自己杀一盘。有时黑棋吃了红棋一个卒,有时红棋用炮翻山打了黑棋一匹马,斗室里偶尔会传出一声断喝。他端着茶杯,掰着手指度日。待窗外的月亮升高,夜来香的味道越来越浓,就随便歪在玉米皮编的草垫子上昏昏入睡。
  他的睡姿很丑,就像一摊烂泥。有时也深沉,就像深夜的大树。他呼噜声连天,睡得黑甜。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