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别天姥谁寄锦书云中来出海轻罗小扇扑流萤她是小镇睡美人 鹅湖是她的枕......在火车站出站口
A01版: 要闻 A02版: 要闻 A03版: 热闻 A04版: 社区新闻 A05版: 无锡观察 A06版: 聚焦 A07版: 纵横 A08版: 公益广告 T01版: 太湖周刊·聚焦 T02版: 太湖周刊·阅读 T03版: 太湖周刊·文艺 T04版: 太湖周刊·文学
2018年08月10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梦别天姥

□阚迺庆·大学教授



  在崇尚儒道的魏晋士大夫看来,世人寻访天姥、追慕仙迹,和天子登泰山、封禅天下一样,皆出诸本心。一篇《梦游天姥吟留别》更经李白之口,吟哦至今。而暴得大名之后,天姥山又重归沉默,以至于寂寂无名,湮灭无闻。
  浊酒浇块垒,同好赋新章。24岁的李白从大山环伺、犹如陆沉的四川盆地走出,走向了繁华簇锦的大唐盛世。
  天宝元年,四处游历20多年的李白在金銮殿上得到了唐玄宗的召见。皇上降辇步迎,赐予翰林待诏,可谓一夜飞渡。由布衣而卿相,青云直上,志满意得。
  大唐盛世,威加天下,万邦来朝。《梦游天姥吟留别》中有诗句“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与其说是对天姥仙列的虚空想象,不如说是对大唐天子仪仗的现实描摹。李白见识了,也很喜欢。
  李白在水汽氤氲、绿植遍野的蜀中,盛行的道教与他的内心甚为契合。“朝隐”和“野隐”一样,殊途同归,可以择机行事,无为而治。所以“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对于李白来说,与“朝饮兰露、夕餐菊英”的隐逸生活都是一样的修为,都是一样的自我成全。
  世间事,不如意者常八九。其兴也勃,其亡也忽。随后,我们看到了杜甫的诗句“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让人对李白的不祥命运似有预感。
  结果可以想见:天宝三年,李白上疏“恳求归山”,玄宗没有挽留,赐金放还。
  李白走了,不是决绝,而是不舍,不是潇洒,而是幽怨。
  既然朝堂不容立锥,那就寄居山水吧。“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离开了庙堂,李白开始走天涯。唐诗也开始了新的局面。
  我登上了天姥山。
  当地人把山的最高处叫“拨云尖”,因山顶常萦绕白云,故得其名。登山回望,山下的房舍田野方正俨然,如微观世界。北有芭蕉、斑竹两座大山遥遥相对;南有王会、牛牯、万年诸山蜿蜒俯伏;西南有莲花峰拜倒脚下;天台山遥遥在望。众山环绕,如屏如障,横亘天际。山色由近处的深黛,到中观的翠青,到远野的淡苍,如洇染的水墨,一层层没入天际,以至于无极。
  在李白笔下,天姥山是如此雄伟:“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我记得上大学时,游国恩先生的《中国文学史》中对此诗这样评价:“淋漓挥洒、心花怒放的诗笔,写出了诗人精神上的种种历险和追求,好像诗人苦闷的灵魂在梦中得到了真正的解放。”但是,此地的山势山色并不出奇,诗中所津津乐道的明灭的云霞、催人入梦的花和石、惊天动地的电闪雷鸣根本无从得见,至于訇然中开的洞天石扉、浩荡的天国仪仗和如麻的仙人队列,更是恍如隔梦,子虚乌有。
  不得不说,这是一处普普通通、无甚特色可言的南方山系。
  我注意到,《梦游天姥吟留别》 又名《别东鲁诸公》,是李白被排挤出长安的第二年,即天宝四年,准备由东鲁南游越中时,写来向朋友们留别的诗。
  原来如此!李白开了个千年玩笑:他老人家在山东,人还没来,就把即将要来的天姥山来了个极致的想象,写出来作为赠品送了人。
  李白在诗歌中浪漫不羁,现实中却功利心十足。诗中不是追求神仙世界,而是借梦游天姥写他“待诏翰林”的经历,抒他“攀龙堕天”的情态。而我更愿意相信,李白是记了一场梦,一场可以跟庄子逍遥游相媲美的大梦。而李白在梦境中从“我”入梦,到由“我”的隐匿和旁观,最后是“我”的惊醒和自我确认。
  有人说,梦是自然进化的谬误,是上帝造人时的过失。梦是一封没有翻译的远古来信。对于李白而言,梦是人生的另一部华彩乐章。
  能做梦是人生之幸,能白日做梦则是人生之大幸。
  其实,人生就是一场接着一场的梦连缀而成的大梦,既然是梦,梦在何处,梦在何时也就不重要了。无处不可做梦,无处不可游仙,李白不过是在此地找到了一个出口。
  李白的天姥山之梦绮丽无比,梦游天姥既是一个美梦,而美梦是让人沉醉回味、憧憬不已的,但是李白梦醒后为何却惊悸嗟叹,胆战心惊?答案可能只有一个,他对遭受的现实落差耿耿于怀,他的入世之心还没冷却。这也是他余生行为轨迹的逻辑起点。
  诗酒相伴,笑傲江湖。李白的生活看似潇洒浪漫,其实一地鸡毛。
  李白55岁那年,天下乱了。安史之乱爆发,当时的李白正在庐山隐居。地处富庶江南的歪脖子永王却起了异心。他派其帐下谋士上山,盛邀李白入幕。当时的名士均不应召而走避之。而此时的李白却心头一热,欣然从征。后来永王反叛,李白背书。结果是李白的好朋友、诗人将军高适率领中央军南讨,永王兵败,俘获被杀。
  树倒猢狲散,仓皇间,李白逃到浔阳,可是很快被人认出,被捕入狱,后又被“流放夜郎”。到了乾元二年,因关中大旱,朝廷大赦,李白终获自由。他随即顺江而下,而那首著名的《早发白帝城》最能反映他当时的心情。
  一路漂到了江夏,到宣城,再到金陵,最后为生活窘迫,投奔在安徽当涂做县令的族叔李阳冰。第二年,年过花甲的李白病重,在病榻上赋《临终歌》,歌曰:
  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
  馀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
  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李白在年青时所作的《大鹏赋》中,以大鹏鸟自喻。而今,大鹏鸟翔于半空,却折翅欲坠。春秋之时,有人猎获一头麒麟,皆不识是神兽,唯有孔子见后,痛哭流涕。孔子他不在人世了啊,有谁来为我这只麒麟痛惜流泪呢?
  李白歌罢,含恨而逝。
  再后来,又换皇帝了,年轻的唐代宗大概是读了李白的诗,激动之余下了一道诏书,让李白到京任“左拾遗”一职,而那时,李白已经仙逝经年了。
  2008年的端午节前,我在汨罗江边寻访屈原的诗踪。江水激流,汤汤不息。屈原悲愤自沉,李白郁闷终老。可至今,采石矶还流传着李白醉中捞月而亡的传说——人们宁愿相信,李白这个旷代诗人以这样不同凡响的方式完成了他一生最后的诗作。这样一来,华夏历史上的两个最伟大的诗人,就让我们民族的诗歌有了淋漓的水汽、孤独的抒发和哀怨的基调。
  江水自流。冷月无声。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