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别天姥谁寄锦书云中来出海轻罗小扇扑流萤她是小镇睡美人 鹅湖是她的枕......在火车站出站口
A01版: 要闻 A02版: 要闻 A03版: 热闻 A04版: 社区新闻 A05版: 无锡观察 A06版: 聚焦 A07版: 纵横 A08版: 公益广告 T01版: 太湖周刊·聚焦 T02版: 太湖周刊·阅读 T03版: 太湖周刊·文艺 T04版: 太湖周刊·文学
2018年08月10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谁寄锦书云中来

□王珍珍



  1978年新年元旦前的一周,我踏上了工作岗位,正儿八经属于改革开放前参加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那时十几岁的小孩,在1000多人的单位里,渺小得像滴水珠,但是进进出出却经常能在传达室的黑板上看到我的名字,那是因为:信多。
  40年前,书信仍然是人们交往的重要手段。电报是给特别喜人或吓人的事用的,住宅电话还没有普及,安装这个通讯工具,一个非常贵,当年几十元的工资,几千元的电话,装不起,也不是想装就能装,而且电话光你家有也没用,信才是生活中油、盐、酱、醋、茶之外的另一种必需品。那时候天总是很蓝,信总是很慢。人们习惯于定定心心把要说的话想讲的事写在纸上,装进信封,捣好糨糊,贴张邮票,跑出一里,投入邮箱,静静等着远方回信。本来爹妈给取的名字挺好,让热情却没上过多少学的门卫师傅写得歪歪扭扭。可是对于期待回信的人来说,看到黑板上歪歪扭扭的名字,就是那么愿意和欣喜。
  从小跟着父母多次转学,同学们也是跟着父母天南地北,同学之间友谊小船,书信划桨。记得那时信里寄过图片,寄过照片,还夹寄过蝴蝶结缎带。参加团市委组织的培训班去往外市,要提前好几天给当地的同学写信相约才能见得到。那些成长的烦恼、生活的喜悦,在信来信往中丰盈着我们的青春时光。亲友之间大事小情,见字如面。平日里的问候,节假日的相逢,书信像天使一样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滋养。记得偶尔有封国际信件,必须找那种白色的有着蓝红线边框的航空信封,而且还得把收信人和寄信人地址倒过来写。享受着这样从容的过程,一封封的书信伴随着我们大步向前。
  走着走着,我们走进了改革开放和现代化的新时代。经济越来越发展,社会越来越进步,生活越来越富裕,节奏越来越快,技术越来越新,平台越来越多,这几十年人们身边最大的变化首推资讯的发达。电话、手机、微博、QQ、微信扑面而来,目不暇接。尤其是QQ和微信,一下子拉近了人们的距离,分分钟可以把几十年没有见面的亲朋好友聚集在一起。什么叫人以群分,什么叫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就是你QQ和微信里的模样。
  今天,我们不再写信,不用笔墨纸张,也不必推敲文字,更没有等待的耐心了。还要写什么信呢,微信无孔不入,无所不能。工作上开会出差建个群,生活中好友吃饭建个群,用“久别重逢建个群,萍水相逢也建群”来形容绝不为过。同学群,发小群,老同事群,老战友群,单位工作群,核心家庭群,兄弟姐妹群,七姑八姨群……。群名眼花缭乱,清晨醒来打开手机,会有一种坐拥江山的错觉。大家在手机里早上问候,夜里道安,天涯海角,喜作一团。连我的父母亲也居然能把微信玩得很溜。怎一个“拽”字了得。亲朋好友在微信里聊天,展示才艺,分享远足的美景,所有的一切都只需动一动手指,现代人的生活确实不是一封书信所能承载的。如今的锦书,可不就是来自云中吗?
  去年家里老人又一次搬家,自然又扔掉不少瓶瓶罐罐。那天午后,我指着一只纸箱问里面是什么,说,年代久了没什么用就处理了吧。老人家一把按住说这个要的,打开一看全是信,多少年的都存着呢。其中一摞还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由复旦大学寄往如今勤学路的信。信封信纸都已泛黄变脆,苍劲有力的钢笔字依然清晰。温暖的阳光照在老人的脸上,那一刻她的眼里闪着柔情的亮。这可是六十几年前的情书啊,朋友们在圈里唏嘘不已。的确,现在的一切都那么便捷直观,似乎非常过瘾,但是多少年以后摩挲信件的手感,翻阅回望时光的体验,一定也是不可复制的。
  (作者系市政协委员,市政协文教卫体委主任)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