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别天姥谁寄锦书云中来出海轻罗小扇扑流萤她是小镇睡美人 鹅湖是她的枕......在火车站出站口
A01版: 要闻 A02版: 要闻 A03版: 热闻 A04版: 社区新闻 A05版: 无锡观察 A06版: 聚焦 A07版: 纵横 A08版: 公益广告 T01版: 太湖周刊·聚焦 T02版: 太湖周刊·阅读 T03版: 太湖周刊·文艺 T04版: 太湖周刊·文学
2018年08月10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轻罗小扇扑流萤

□谢建骅·自由撰稿人



  夏日的傍晚,我徜徉在城中水域边的石径上,两岸的五彩灯光映照在飘着细浪的河面上,河面星光点点,犹如千万颗珍珠在跳跃,又似无数只流萤在水面上飞行。此情此景,让人无限陶醉,也勾起了我儿时在乡下“轻罗小扇扑流萤”的回忆,唤醒了我久违的童心。
  儿时,夏天的夜晚,乡下的野外萤火虫特别多。月朗星稀,夜色空蒙,田野上,河面上,无数只萤火虫一闪一闪地在飞行,像星的河流,灯的长阵,织成无数条纵横交错的彩带。我喜欢看夏夜的萤火虫,它们闪烁着如星星一样的梦。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夏夜,月光如水,我们这些精力旺盛的孩子会三五一群,抓着蒲扇,拿着小瓶,或掐朵南瓜花,去野外追逐萤火虫。池塘边、菜地边、草丛边,是我们常去捉萤火虫的地方。萤火虫是最好捉的,它爱在低空徘徊,且飞得缓慢,似乎带着醉意,东拐西撞不走直线。它对人无戒心,我们对它也只是喜爱,捉住了也不加伤害。看到了萤火虫,便迅猛地追过去,举起蒲扇进行“偷袭”,当一只萤火虫被某个小孩扇到地面的时候,其他孩子会帮他抓住,逮着了萤火虫便小心翼翼地放进小瓶里,又会去继续追逐第二只……有萤火虫的乡下月夜,在我们孩童的眼里,是唯美而浪漫的……
  因有蒲扇这锐利的“武器”,我的小瓶总是先捉满,这时,我就旋紧瓶盖,拎着扣在小瓶口上的带儿,瓶里荧光一闪一闪的,非常好看,像灯笼。用南瓜花装萤火虫,也很好看,像橘红色的灯笼。这时,我们各自拎着“灯笼”回家了,嘴里唱着:“萤火虫,提灯笼,飞到西,飞到东……”我们拎着仿佛就是阿拉丁神灯的小灯笼,跑着,跳着,多有意思啊!
  回到家里,我把这“小灯笼”挂在蚊帐里,拿来我喜欢的连环画看,有着古时候“囊萤夜读”的味道。我借着萤火虫的光浏览一幅幅优美的画面。让童心与萤火虫一起在童话的世界里闪烁飞翔。
  长大后,离开了家乡,但一直没忘的是家乡夏日的流萤,它一直氤氲在我的脑海里,如梦如幻。“萤”光闪闪的曼妙夜景成为我永不褪色的记忆,一抹浓浓的乡愁,这种记忆也成为温暖我一生的心灵诗意。
  离乡的日子,夏天的夜晚,在回味“轻罗小扇扑流萤”的野趣时,对孱弱的萤火虫更多了同情。当读过昆虫学家法布尔《昆虫物语》中的《萤火虫》后,才知道小小的萤火虫真是不简单,不仅是猎手,还是液化专家,蜗牛的天敌,庄稼的保护神。夏天的晚上,看似漫无目标飞行的萤火虫,一是寻找配偶,二是寻觅蜗牛。每当寻觅到蜗牛,萤火虫嘴里的两个弯钩就会快速地叮住蜗牛,向它的体内注入一种毒素,将蜗牛毒死进行液化处理,蜗牛肉被液化成流质的“肉粥”后,就成了萤火虫的美食,直至吃得一干二净。庄稼也因少了蜗牛的危害而更加茁壮茂盛。
  而今,偶尔回乡,夏日的夜晚,漫步野外,往日流萤漫天飞行的迷人景象不见了,更看不到孩童们“轻罗小扇扑流萤”的动人场景,让人难免惆怅。
  萤火虫不仅具有观赏价值,更具有平衡生态的作用。现在乡下萤火虫的消失,也是环境恶化的表现。萤火虫没了,蜗牛多了,庄稼危害大了。它告诉我们,保护环境、保护生态刻不容缓。否则,我们失去的将不仅仅是萤火虫。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