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涛声雾漫小东江车,车,车巷子小娄巷:她的灵魂 正慢慢醒来
A01版: 要闻 A02版: 要闻 A03版: 要闻 A04版: 热闻 A05版: 社区新闻 A06版: 发布厅 A07版: 纵横 A08版: 科技 T01版: 太湖周刊·聚焦 T02版: 太湖周刊·阅读 T03版: 太湖周刊·文艺 T04版: 太湖周刊·文学
2018年09月14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巷子

□吴铮儿·学生



  不知为什么,在阴云密布的夜晚渴望起一轮皎月来了,也许是离开成长的故地太久,因而生发了种种思念。七年不曾在巷子里常住,思绪太浓无处寻人倾诉,惟望月亮可作那深夜唯一的倾听者了。
  南方的巷子总与北方的胡同相映成趣,北地流传着冰糖葫芦的童谣,南方则流传着水乡韵味悠长的吴歌。那些年板车拉过的,都是黑黝黝的、码放整齐的蜂窝煤。
  时间就像烧剩下的煤球渣,被我们一个一个、一铲一铲,卖到不剩一粒碎屑。
  那些年岁里的嬉笑怒骂,也大多被生活的磨刀石,一下一下从回忆里抹去。
  但总有些东西是抹不掉的。
  那些年趴在平房屋顶上、敲着青瓦看着的落日,一如既往的温和、令人迷醉。余晖荡漾,仿佛可从中看到巷子里孩童的玩耍、少年的刻苦、青年的叛逆和壮年的操劳,以及老者的无所事事、遛狗玩鸟。
  穷人的虚张声势、富人的不屑鄙夷、外乡人的大惊小怪、移居者的深居简出……从巷口到巷尾,演尽了世上的悲喜。
  懵懂的年纪里,我在这样一片恣意生长的乡土中生活,看着一幕幕世相。
  巷子是我们这些从中走出的孩子不舍得抛弃的记忆。年少不更事的孩子,一个站在朽坏的门边,一个站在出殡的队伍里,相互报以无声的笑。如今,听闻,仅是听闻,谁家又过世了一个老人,怅然发现,巷子曾作的那幅旧画,又失去了一份鲜活。也许,一段传奇,也就此埋葬在巷口那几棵老杉树的灵魂里了。也不知树上鹊儿的啼鸣中,有无他们的故事?
  老一辈就这样慢慢地把巷子交给下一代,在很多年以后,接手巷子的也许是再下一代,但也许……
  他们说,何愁巷子在城市中无法生存?一条老巷,铺上砖石,理齐旧瓦,开出各种店铺,便可以成为招徕游客的古镇了。
  我不知道巷子成为古镇后会多么风光,我只知道,我出生的地方是巷子,不是古镇。那里有斑驳的老墙,坑洼的老路,三九时暖阳照得到的墙根,常年放着几把竹椅,人们冬日曝背,夏日乘凉。檐下总有几窠燕子,将大门口祸害成一片白地,引得几声屋主笑骂。雨后的窄弄堂,老墙青砖生满苔藓,滑你一跤,却不伤人。不知谁家阿婆买菜回家时滑倒,她会拨拨砖缝里溢出的泥土和青苔,扯扯蓝布衣襟站起,慢悠悠地拾起陈旧的竹篮,缓缓向家的方向行去。
  ……
  那日我望着那两堵依旧斑驳的墙,和墙之间夹起的水泥小路,泪水潸然而下。
  明月一直都在,故乡,却是只存在于记忆中了。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