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经典科推崇经方治病服务先行 压缩病人住院天数三个食疗方, 岁末年初用得着高血压病人的自我护理图片新闻04名医微博听医生一句劝,别这么看手机了......治孤独症患儿 先治家长“心病......
A01版: 要闻 A02版: 要闻 A03版: 热闻 A04版: 社区新闻 A05版: 无锡观察 A06版: 纵横 A07版: 快门周刊 A08版: 快门周刊 A09版: 保健周刊 A10版: 保健周刊 A11版: 保健周刊 A12版: 保健周刊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听医生一句劝,别这么看手机了!

□本报记者 卫文



  受访专家:
  ■无锡市人民医院骨科博士、副主任医师 丁涛
  ■无锡市二院眼科主任、主任医师 武志峰
  ■无锡市精神卫生中心临床心理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 朱伟
  “我经常在地铁上看到很多人低着头看手机,作为一名骨科医生,我真想大声疾呼:别这么看手机了,因为颈椎病患者实在太多了!”1月8日,无锡市人民医院骨科博士、副主任医师丁涛对记者表达自己的忧虑。无锡市二院眼科主任、主任医师武志峰,无锡市精神卫生中心临床心理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朱伟也介绍,要保持好的姿势,控制看手机的时间,否则引起的眼病患者、手机依赖症患者会越来越多。
  手机,对于时下大多数人而言,已成为无法不随身携带的物品。那么,如何使用手机有利于保持健康呢?

  脖子上挂27公斤重物,怎么不得颈椎病?

  【门诊故事】
  “这才30岁不到,颈椎已开始变形了!”提起患者小孙,丁涛感叹。原来,小孙每天坐地铁上下班,途中50多分钟时间全靠看手机打发,出门随身带着充电宝。两个月前他感觉脖子僵硬,手臂酸痛麻木,到医院看病,被确诊为颈椎病。
  丁涛询问小孙看手机是什么姿势,他坦言低头向前的角度有60°。丁涛解释,我们的头颅一般重5公斤,根据生物力学测算,头颅往前倾15°,颈部就相当于承受12公斤的重量,如果向前低头60°,承受的重量可达到27公斤,试想,每天让脖子吊上如此重的份量,不得颈椎病才怪呢!
  丁涛介绍,该院每天200多号的骨科门诊中,有三分之一的较年轻患者发病原因与看手机有关。正因为如此,我国颈椎病平均发病年龄已从十年前的55岁提前到39岁。他遇到的最年轻的患者才20岁。这些患者因为低头时间较长,导致了正常的颈椎C字型前凸的生理曲线变直甚至出现反弓,有的已出现神经症状,包括头晕、视物模糊等交感神经症状以及肩膀、手臂疼痛等神经根性症状。随着年龄增长和病情逐步加重,这些症状还容易进展成脊髓型颈椎病,严重的甚至一遭遇轻微外伤就会导致瘫痪。
  丁涛提醒,身体直立,头部稍微向后,肩膀向后张开,让耳垂和肩峰在一条直线是颈椎最好的姿势。因此,他建议市民看手机尽量不要头太低,以降低颈椎负荷,半小时左右就要活动,对颈椎有利的运动是“望月”和“小燕飞”,不建议乱扭脖子,也不要随意接受按摩推拿,那样反而会加重颈椎损伤。

  刷屏刷得顾不上吃饭,怎么不得眼病?

  【门诊故事】
  “每天看手机时间肯定很长吧?”在武志峰的眼科门诊过程中,30多岁的小敏因为眼干、晚上开车看不清路前来就诊,接受相关检查后,被诊断为视频终端综合征和近视加重。
  当医生这么一问,小敏承认自己是个“手机控”,深夜刷完屏才睡,早上一睁眼又刷,走路、吃饭都要看手机,在食堂吃饭时被同事戏称“手机比筷子还动得勤”。武志峰解释,视频终端综合征具有干眼症和眼疲劳等多种表现。因为人们看手机看得津津有味时,眼睛往往一眨不眨。而人的眼球表面有一层泪膜,长时间不眨眼睛,会导致泪液蒸发过快,眼睛得不到润滑就会变干。屏幕上不断变换的光影,更会对泪膜造成损害,加剧眼睛疲劳、干涩、刺痒、流泪、畏光等不适症状出现。长时间看手机的人,往往又是近距离盯着屏幕,使眼睛的睫状肌得不到休息调整,从而导致眼睛近视或者近视加重。
  武志峰介绍,在该院每天500-800人次的眼科门诊中,有近三分之一的患者因沉迷于手机而发病,由于手机上的字和图片都较小,眼睛会不知不觉离手机屏幕越来越近,再加上不注意光线,用“葛优躺”等不当姿势看手机,时间长了很容易诱发视频终端综合征和近视,而且患者逐渐低龄化。
  武志峰提醒,看手机时,人机要保持25-33厘米的距离; 不要在昏暗的光线下看手机;用眼45分钟就要让眼睛休息一下,可以闭上眼睛,也可以做眼保健操,还可以向远处眺望,都可以缓解视疲劳。更重要的是,要经常到户外参加体育活动。

  手机没带比下雨没带伞还急,患了“依赖症”?

  【门诊故事】
  “我怀疑患了‘手机依赖症’……”坐在朱伟面前的高先生,每天要花很多时间轮番看两部手机。他感觉自己对手机的依赖越来越严重,哪天没带手机出门,感觉比雨天没带伞还急。看到网络上冒出一个“手机依赖症”后,他走进了医院。朱伟通过问诊以及量表检测,发现高先生目前尚无焦虑、强迫、烦躁、抑郁等情绪,也无手机铃声幻听等异常举动,诊断高先生还未达到“手机依赖症”的程度。
  朱伟介绍,许多人看上去“机不离手”,但不能轻易称为“手机依赖症”。只有当人们对手机的依赖已经影响到日常生活,如因为没带手机、手机功能受限带来焦虑、烦躁、抑郁等情绪或出现幻听症状时,才称得上患了“手机依赖症”,这部分人还是极少数的。但是,还是应该对此引起重视,避免进一步发展至“手机依赖症”。特别是青少年,从家长那里受到的限制较多,而沟通的愿望又很强烈,如果任由手机替代面对面交流,就可能影响到他们正常的人际交往能力。而且手机内容有的未经过滤,也容易让他们被不健康内容吸引而误入歧途,产生心理、精神及行为障碍。
  朱伟建议,防治“手机依赖症”,应从调整生活方式入手,多参加一些有益身心的活动,将注意力从手机上转移;尝试在一些场合不带充电器,逼着自己减少看手机时间;如已发展为“手机依赖症”,则需要去医院的心理科、精神科进行相关治疗。对于青少年,家长和老师要多和他们交流,不断增强他们人际交往的兴趣和能力。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