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艺天地小脚的脚炉笔耕岁月玩核桃健身心安全用药小常识痴呆患者防晚躁
A01版: 要闻 A02版: 要闻 A03版: 热闻 A04版: 社区新闻 A05版: 无锡观察 A06版: 纵横 A07版: 快门周刊 A08版: 快门周刊 A09版: 保健周刊 A10版: 保健周刊 A11版: 保健周刊 A12版: 保健周刊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笔耕岁月

□王唯唯



  从1978年发表第一篇作品算起,我与文字打交道整整40个春秋。
  受一生从事文字工作的家父影响,初中阶段常被文学弄得如痴如呆,后来有了勾勒某种意境的强烈冲动,再后来拿起笔来胡涂乱抹,简单地说,这就是我走上写作这条道路的成因。诗歌、散文、小说都写过,但成果乏善可陈。自而立之年公开出版第一本诗歌集至今,先后出版了两本诗集、四本散文集。
  回望40年笔耕历程,虽没尝到硕果累累带来的喜悦,但也有聊以自慰的收获:一是留下一篇多少有点影响的“代表作”。1992年夏,带着放暑假的儿子和弟弟的女儿去海南。半个月时间,有感而发地写了一篇散文《三亚落日》。不久就在家乡一家报纸副刊上刊发出来。一年后,《三亚落日》被江苏省选入了苏教版六年级下册语文课本。入选理由:该文按照事情发展的顺序描绘了三亚落日美丽的景象,表达了对自然的热爱,对祖国美丽风光的赞美。作者把落日分别比作快乐孩童、大红灯笼、跳水员,通过拟人、比喻等修辞手法,更加体现了三亚落日的色彩美、形态美、意境美。2017年央视文化情感类节目《朗读者》热播后,浙江一家官网将《三亚落日》选入“悦读越美”专栏。
  二是2012年作家出版社出版了我的一本自叙人生旅程的散文集《遵从生命》。论者、文友认可这是一部平实质朴的个人心路历程的回忆录。一位评论长者写道:“在今天这个浮躁的世界,王唯唯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宁静,将心扉完全打开,任其随着跳动的指尖飘散,收获一份人生的回味和积淀。”也有朋友直言不讳地指出它“过于朴实,略输文采”“有些拘谨,没完全放开”。无论是情深意切的赞扬,还是直言不讳的批评,都深深镌刻在我的记忆深处,因为我相信朋友的声音是真诚的。《遵从生命》还获得了第二十一届全国孙犁散文奖二等奖。
  朋友们常说我尽写些陈年往事,沧桑味太浓。我的回答是,在那些陈年往事中能看到现实的影子。如果没有那些陈年往事,失却历史沧桑感,现实多少会显得苍白、轻飘。正是因了现实每天都在成为过去,我很乐意把笔浸在陈年往事之中,眼睛却时时注视着今天。对于我而言,沧桑是时间与空间的结合。在时间的流动中感受着历史,在空间的存在中感受着世界,或者说,两者从来就是一体的。正是在这样一种历史与现实、个人与群体、抽象与具象的交叉渗透中,沧桑才赋予了人情感、思想,是人生一种沉甸甸的分量。
  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说:“所有写作都是一种纪念。”我喜欢这句话。虽然我不是幸运的一代,但是,我相信那些曾经用心写下的文字会在某一时刻闪光,会向每一个读到它们的人证明:我认真地写过,认真地活过,从来没有因为困难放弃过。写作上,我力求恪守真诚与勤奋这两点。我相信真挚比技巧重要,勤奋比天赋更重要。这就好像怀胎十个月了,作品诞生犹如自然分娩那样自然、顺畅。孕妇分娩时那个瞬间是痛苦的,生活脱胎成文字时,恰恰是快乐的极致。
  元旦前后,面对文友、朋友发来的“身健笔健”的美好祝愿,六十有三的我,似已感到力不从心。尽管如此,我还是在日记里写下一句勉励自己的话:珍惜与文字结下的情缘,只要力所能及,不轻易放下手中的笔。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