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歇掌声起,最后一课结束了矫正的是牙齿 改变的是人生才艺天地乡下人上城
A01版: 要闻 A02版: 要闻 A03版: 热闻 A04版: 无锡观察 A05版: 纵横 A06版: 科技 A07版: 快门周刊 A08版: 快门周刊 A09版: 保健周刊 A10版: 保健周刊 A11版: 保健周刊 A12版: 保健周刊
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歌声歇掌声起,最后一课结束了



  6月24日,风狂雨猛。我撑着雨伞趔趔趄趄走进无锡市老年大学二楼花鸟专修18班,发现同学们大都就座了。中间第二排立着三脚架,上面已置放好摄像头。江宝国坐在旁边,脸上洋溢着大男孩般童真的微笑。我想这套器材够重的,也不知道这位“80后”是怎样弄上来的。昨天朱班副在群里征求意见,说今天上本学期最后一课,是否请省摄影协会会员江老师给咱们拍张集体照。今天一早班长苏孟璞又发布消息,让大家做好拍照准备。
  上课铃响,苏班长说:“同学们,老师今天还教牡丹,大家学会了可以画给亲朋好友做礼物。题上富贵吉祥的祝福,谁都喜欢!”大家会心微笑,继而聚精会神看邹老师作画,苏班长作课堂笔记。每次他把老师的讲课要点记录整理后发到群里,作为大家作业时的参考。他不愧是1962年毕业于无锡轻工学院的高工,笔记做得准确、简洁、重点突出,很有实用价值,所以受到全体同学欢迎。
  突然,一女生发问:“老师,这是胡乱画的吗?”她的率真把大家逗笑了。朱班副解释,看起来像随心所欲,其实老师早已成竹在胸,想好了才下笔的。这位女同学在市老大学习钢琴和二胡已经两年,学了五门课,现在还想学画画。她上周插班进来后,大家都很友好。孙大姐给她示范侧锋和调色,江宝国见她用水粉画纸练习,送给她一张宣纸说欢迎新同学。我不揣浅陋,回家画了一张牡丹送给她,课余时间给她比划花瓣的画法。
  没多久,邹老师的一幅牡丹呈现在宣纸上。同学们钦羡得眼睛发亮。朱班副把画吸到黑板上照相,转发到群里供同学们模仿做作业,然后去冲洗毛笔和剩余颜料。这位班里的二号人物,擅长摄影、做相册等,还很热心于社区的公益事业。她帮同学办事的时候,那热忱的微笑好像是在求别人帮助她自己一样。
  课间休息之后,开始点评作业。大家都十分珍视这一环节。因为如果只听不练,就好像坐茶馆看戏,雨过地皮湿,混个票友都难。听班长口令大家向后转,教室里很快安静下来,秩序井然。这也是我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大家面向作业墙。这面墙很有趣:有时翠竹青青雀鸟喳喳,有时青草池塘处处蛙,今天是牡丹花开春满园。明显比上次作业有了大进步。班长感叹:“不知道大家在家里撕掉了多少张!”邹老师是无锡市著名画家,点评很精到。上次我用黄牡丹搭配紫牡丹,自以为很鲜艳,但是老师说:“黄配紫,一堆屎。”所以这次还是按照一般的配色规律画了两张:右边《金玉满堂》,左边《天真无处窥神化》。班长每次都让大家为画得较好或者进步较大的同学鼓掌。这次表扬的是俞益元。我仔细观摩,果然不错:用笔老辣,色彩和谐,特别新枝老干的过渡衔接十分自然贴切,很值得我学习。
  讲评结束,集体合影。因为那位新生动了一下,江先生让我们重新照一次,谁知又出状况了。朱班副问道:“新同学怎么啦,怕丑吗?你是同学中最美的呀!”后来看到照片我猜出来了,她是因为蹲下之后,领口会稍微显大一点,于是一连两次都用手臂去挡住领口。哎!哪能预料呢!照片中第二排第一个是苏班长,他坐得有点偏。因为他把邹老师、班主任张老师,还有他一贯很照顾的年龄大的学员安排在中间,最后发现自己没有位置了,只能侧身挤在最边上的半边凳子上。
  摄影结束,还剩一点时间,班长就临时组织联欢。先让我唱支歌。我就说清唱《鸿雁》吧,表达思亲念友之情的。茜红同学给我拍了照片:哟!还露出四颗上牙,看口型,那是唱到“今夜不醉不还”的“还”字。接着,翠竹同学唱《祖国你好》,她掏出手机伴奏,同学们拍掌应和。她以前是声乐教师,曾到北京求教过金铁霖教授。接着大家请那位新同学表演,可是她刚刚自报要唱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的,现在却死活不肯唱了。可惜呀,我听她唱过,相当好听。那是花两百元一课时特意请师傅教会的。这大概就是人老了,也就像小孩一样多变吧!于是班长亲自上阵,唱《我的祝福你听见了吗》。他是无锡市侨联所属联谊会歌咏班班长,男高音,两个女儿现留学国外学习声乐。“我的祝福,你听见了吗?我的思念,你感觉到了吗?”唱到动情处,声音哽咽……最后,班长打拍子指挥全班齐唱《团结就是力量》。下课铃响,最后一课,在热烈欢快的掌声中落幕了! (杨晓华)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