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歇掌声起,最后一课结束了矫正的是牙齿 改变的是人生才艺天地乡下人上城
A01版: 要闻 A02版: 要闻 A03版: 热闻 A04版: 无锡观察 A05版: 纵横 A06版: 科技 A07版: 快门周刊 A08版: 快门周刊 A09版: 保健周刊 A10版: 保健周刊 A11版: 保健周刊 A12版: 保健周刊
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无锡新传媒网新闻宽屏 | 图片客户端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乡下人上城



  我在生产队当了三年知青后,成为一个强劳力,也能摇船上城了。摇船上城趣事多多,感慨多多。
  到无锡城里摇大粪,去拱北楼吃银丝面,好吃;从骄阳似火的马路上,走进有空调的冷饮店,舒畅。5分钱喝了一杯酸梅汤,通体舒畅,感到城里人就是幸福,经常能喝到这样美妙的食物。再花5分钱,买一支棒冰,走在马路上,飘飘欲仙,暂时忘记自己是乡下人。
  把乡下人辛辛苦苦喂养大的一船活猪摇到城里,已经深夜12点多钟。清点完毕,马上到屠宰场的食堂用餐。那简直是一顿美味大餐,一大碗下脚汤,味道鲜极了,吃得头上冒汗,百脉舒畅。特别是腐乳肉,粉红色,又肥又大,入口便化,喷香爽口。回到生产队,过了好多天还津津乐道,听的人垂涎三尺,讲的人眉飞色舞。
  那次,到城里摇大粪,大家把大粪挑满3只水泥船以后,就兴高采烈逛城去了。小七子在城里买了几斤肉,有肉吃了,兴奋得手舞足蹈。走上跳板,跳板没放平,眼睛又有点近视,跌跌撞撞,不小心就掉在装满大粪的船舱里,人爬上来了,肉却不见了。急得在船上跳脚。看船的金老伯说:“下船舱去摸。”小七子下去摸,摸来摸去,摸到了。好在船上只有他们两人,连忙在河中洗干净。当时,河水还是清清的。
  洗干净了,金老伯不放心,用鼻子使劲嗅,说,不行,衣服臭,头发臭,肉还有点臭,马上买块肥皂,再洗。小七子买了肥皂,洗肉,洗头,洗衣。一块肉洗得白白嫩嫩,干干净净。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金老伯说:“丢了可惜,乡下人难得有肉吃。”还说:“三日不吃回魂食,两脚笔立直。”“回魂食”,乡下人的口语,意思是大粪浇出来的蔬菜。小七子当然惟命是从,上城摇一次大粪,队里每人只发5毛钱伙食费,再去买肉是不可能的。这几斤肉多放一点酱油和糖,他们吃起来肯定你抢我夺的。小七子是伙头军,不过,他自己没有吃一块肉。
  本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过了几天,小七子憋不住了,他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成为生产队里的爆炸性新闻,但没有一个人责怪他,乡下人就是乡下人。
  另一次,是三老板买菜,喊他三老板,因为他排行第三,苏北人,我插队时,他当贫农代表。当时,农村里很少喊“老板”的。三老板没有文化,目不识丁。买菜是在城里,他看到好几个人在买细青菜,3分钱一斤。站在旁边想了一会,就说:“便宜点,一毛三斤。”那菜农突然火冒三丈:“三分一斤,已经便宜了,你还要便宜,不卖。”三老板也发火了,拉住菜农说:“上派出所,走资本主义道路还这么凶。”和三老板在一起的小七子也嚷嚷,说三老板是贫农代表、大队干部。那菜农就说:“好、好、好,一毛三斤。”三老板花一毛钱买了三斤细青菜,走在路上,还得意地说:“城里人也怕乡下人。”回到船上,小七子把事情一说,大家都放声大笑,把眼泪都笑出来了。三老板感到莫名其妙。有人对三老板说,三分一斤,一毛可以买三斤三两多。三老板就是不相信。后来,在一次“忆苦思甜”的大会上,三老板讲着讲着,忽然讲到他当长工时,早餐有大团子吃,中午还有鱼肉吃。会后,公社干部很气愤,说是“放毒”,要撤销三老板的贫农代表,大队书记就讲了“一毛三斤”的故事,公社干部也放声大笑,不再追问。三老板躲过一劫。
  弹指一挥间,5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农村变成了城市,高楼林立,交通便捷,超市里商品琳琅满目,火锅店香气扑鼻而来,已远远胜过当年的城市了,这50多年的变化很大很大,想不到以前的乡下人也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城里人啦。 (宋子伟)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举报电话:0510-8185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