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梅森的“多重”身份
A01版: 商报要闻 A02版: 商报主页 A03版: 本地关注 A04版: 本地新闻 A05版: 本地新闻 A06版: 本地新闻 A07版: 文娱新闻 A08版: 体育新闻 B01版: 时尚 B02版: 消费 B03版: 财富赢家 B04版: 财富赢家 B05版: 财富赢家 B06版: 财富赢家 B07版: 汽车周刊 B08版: 城市资讯 T01版: 品读·乐活 T02版: 品读·乐活 T03版: 品读·乐活 T04版: 品读·乐活 T05版: 品读·乐活 T06版: 品读·乐活 T07版: 品读·乐活 T08版: 品读·乐活
2017年04月21日 星期五

新闻中心iphone | ipad 安卓

按日期检索:报纸选择
日期选择
按标题检索:
上一期 下一期

周梅森的“多重”身份



  周梅森说
  我的创作一直在关注老百姓的生活。我此前的几部反腐小说同样非常精彩,它反映了我们国家各个不同时期的社会政治生态。我想看过《人民的名义》的读者们,不妨再看看《绝对权力》《至高利益》《我主沉浮》等六部政治小说。相信你们会有所得,相信你们也会和我取得同样的共识。如果你们喜欢《人民的名义》,我相信你们会喜欢这六部小说。

  1沉寂整整八年

  90后认识周梅森多半是因为这部正360度无死角火遍各个角落的《人民的名义》,事实上,周梅森的文坛地位早在上世纪末就已经奠定。
  周梅森当过矿工、文学编辑,挂职出任过政府官员,下海经过商,从事过房地产开发、实业经营、证券投资,现为国家一级作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享有国务院特殊津贴。著有《人间正道》、《中国制造》、《绝对权力》、《至高利益》、《国家公诉》、《我主沉浮》、等一批极具影响力的政治小说,这些小说均被其亲自改编成影视剧,并屡创收视纪录。也多次荣获国家图书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全国优秀畅销书奖、中国电视飞天奖、中国电视金鹰奖等,周梅森也因此被誉为“中国政治小说第一人”。

  2炒股是兴趣,写
  作是事业

  1994年,周梅森便进入证券市场,是江苏最早的十个大户之一,曾经几乎所有稿酬都投入了股市。2005年,周梅森对金丰投资股权分置改革方案说不,呼吁中小散户团结起来,在股东大会上投票否决大股东的股改方案。由此诞生了后来记入中国证券史的三封著名公开信:《作家周梅森致全国流通股股东的一封公开信》、《周梅森致非流通大股东并国资部门的公开信》和《周梅森致管理层的公开信》。他也因此被提名为2005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社会公益人物。
  之后,股改启动的历史性大牛市给周梅森带来了巨额的财富增长。尽管炒股赚了很多钱,但周梅森始终认为那是副业。
  “写作是我终身的事业,炒股那是我的兴趣。也就是我们赶上了这么一个时代,我想一个聪明人都不会错过吧”。
  周梅森1983年发表的第一部小说《沉沦的土地》说的是煤矿行业的故事,早年出版的12卷本《周梅森文集》中,只有3本是现实题材小说,其他9本都是历史小说,如今他却堪称“中国政治小说第一人”; 早年的周梅森,在某市政府挂职做过一年的副秘书长,如今他的小说中却触及省委书记一级的高官; 从1995年至今,他已经写了包括《人间正道》、《天下财富》、《中国制造》、《至高利益》、《绝对权力》和《国家公诉》等政治小说,但他自己却不是党员。这种反差背后包含着哪些故事?

  3没有完美的一把手,道德品质是关键

  周梅森政治小说对为官者的道德品质相当看重,理想人物往往都是品德高尚的人,比如《至高利益》中的李东方,《绝对权力》 中的齐全盛、刘重天等,《国家公诉》里的叶子菁、唐朝阳;而反面人物的政治品德往往也是十分低劣,比如《至高利益》中的赵达功,《绝对权力》中的赵芬芳,《国家公诉》里的王长恭等。
  周梅森说,他十分看重为官者的道德和人格。他说,如果一个人不为官,他道德品质再坏,产生的危害也有限;做了官,如果他的道德品质很差,那造成的危害就相当大了。很多政治题材的小说,总是会把最高位置的领导人塑造得高大上,理想化到臻于完美。但是周梅森的小说却没有采用这样的模式,反而一把手往往都有一些问题,比如说《至高利益》的钟明仁,《绝对权力》里的陈百川。
  周梅森说,他觉得这样写更加真实,更加生活化,而且他从来不相信一把手就会没有问题,“还是根据生活本身的规律,尽可能还原生活本身,而且生活本身没有模式”。

  4塑造理想人物,不是为了掩盖现实

  周梅森觉得,从长远的历史来看,我们还是能够出现像李东方、齐全盛、刘重天这样的理想干部。第二,我们确实有很多优秀干部,否则怎么可能会有20多年改革开放的成就呢?第三,如果有人真的不相信还有优秀的干部,那好,我就说至少我的作品还能给各级官员树立一个标杆,告诉他们真正的好官是这样的。毛泽东当年曾经说过,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而周梅森觉得现在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干部。
  周梅森的《梦想与疯狂》是一部批判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完美融合的典范作品,也是目前其唯一一部尚未改编影视的代表作。孙和平、杨柳、刘必定的亮相,是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融合与博弈,是财富欲望与道德坚守的博弈,这给读者呈现出一幕幕既陌生又熟悉,既勾心斗角又波澜壮阔的深度现实场景。《梦想与疯狂》 讲述了一个资本时代呼啸而至,并以其排山倒海的力量改变人们生活和命运的时刻。

  5高产源于生活

  有人说周梅森老是这样写下去,每年写一部,是不是批量生产?会不会不够成熟?“其实不会,生活太丰富了,如果仅仅写我自己的感受,写生命的哀叹,那早就枯竭了。”周梅森说,写《至高利益》时,他绝对没有想到要写《绝对权力》,写作过程中,他去了不少城市,很多朋友提供的素材促使周梅森不得不思考权力是怎么异化的,思考的结果就是《绝对权力》。在《绝对权力》中,他描写了一些经济领域的腐败案件,于是很多人又把关于经济领域腐败的素材提供给他,于是他完成了一部关注权力经济的小说,定名为《我主沉浮》。
  写了那么多作品,承载了那么多声誉,周梅森会不会淡出政治小说的写作舞台?
  周梅森如是说,如果生活不能激励我,没有我的生存空间了,那我就淡出。我所说的没有我的生存空间,有两点:第一是说没有新的东西激励我,没有新的东西让我激动、让我震撼;第二如果这些让我震撼、激动的,我写不出来或者写出来后无法和观众见面“。哪些东西还能让周梅森震撼呢?周梅森说,是一种新的思想发现,”看有没有印证我思想发现的毛茸茸的生活、生活事件、生活细节" 赛非《中国制造》
  节选
  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四日八时省委会议室
  省委书记刘华波一进小会议室的门就说:“老天爷又捣乱了嘛。啊?这几天西部地区大雨不断,昨夜又下了一夜,估计昌江、北川这几个市又要闹水灾了!”
  刚刚在沙发上坐下的女省长陈红河接过话头说:“今天早上的天气预报说,这个降雨过程还在继续,我更担心平阳呀。刚才,省防汛指挥部汇报说,昌江的下游水位升高了二点五米,离警戒水位只有不到一米了。万一淹了平阳就麻烦了,平阳一个县的家当可比西部地区一个市都多。”
  刘华波指了指高长河:“陈省长的话你听到了没有?你一到平阳,就得过问一下抗洪防汛工作,要立足于抗大洪水,不能掉以轻心哦!”
  高长河站起来点点头:“刘书记,陈省长,你们的指示我一定认真落实。”
  刘华波挥挥手让高长河坐下,自己也坐下了:“好,这事先不说了,还是谈平阳的班子。长河同志,昨夜我的电话一打,你恐怕就睡不着了吧?啊?”
  高长河老实承认说:“是的,刘书记,几乎一夜没睡着。越想越觉得责任重大,就怕辜负您和省委对我的信任和期望。”
  省委副书记马万里笑道:“恐怕想的还不止这些吧?”
  《我主沉浮》
  节选
  不论过去还是现在,共和道都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三十几座风格各异的欧式小洋楼历经岁月风雨的侵蚀,至今仍静静地耸立在不足七百米的路道两旁,像一幅凝固了的异国风景 画。不知什么年代种下的法国梧桐早已根深叶茂,硕大的树冠几乎遮严了整个路面。绿阴下的狭长街区永远那么幽静,一座座森严的院门在人们的印象中似乎永远关闭着,更增加了几分令人敬畏的神秘。漫长的岁月,尤其是这二十五年的改革开放,早已改变了省城的一切,共和道却风貌依旧,一副永恒不变的昔日模样。在玻璃幕墙和钢筋水泥构筑的一片片高楼大 厦面前,就像个锁进了岁月保险箱的雍容华贵的少妇,一直保持着自己独有的矜持和自信,骄傲和尊严。
  共和道矜持的尊严源自权力。这里历来是高官云集之中枢所在,每座小楼曾经的和现在的主人均非等闲之辈,都在一定的历史阶段,一定的程度上主宰或决定过这个泱泱大省的历史。今天,这里仍在决定历史,决定着那些玻璃幕墙和钢筋水泥的高度和速度,也决定着汉江省八万平方公里土地上五千万人的政治经济命运。
无锡新传媒 版权所有(c)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03106